闵良臣: 从中共隐匿国际歌词看对”初心”的背叛|民主中国

3.png

1949年,共产党内大凡真有几个坚持“初心”且为“初心”而奋斗者,都是悲剧收场,都没有好下场。彭德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不说,当年几十几百万知识分子希望共产党“坚持不忘初心”,结果,给他们一个个都戴上“右派”或“右倾”帽子。就是所谓改革开放后,给人们的感觉好像中共这回真的要“坚持初心”了,可谁知就好了那么三几年,随后还是“坚持初心”的人倒霉,像刘宾雁、郭罗基、王若水、胡绩伟、李慎之,尤其是像胡耀邦、赵紫阳这样希望能带领中国真正走出阴霾、走出专制独裁、走上宪政民主道路的人,最后都弄得暗然下台,或流亡异国,甚至遭囚禁致死。

2016-8-15

2016814zhonggongzhengquan.jpg (580×385)

坚持中共初心的《炎黄春秋》一再遭整顿(网络图片)

七月一日,中共大张旗鼓地召开纪念这个组织成立九十五周年,一把手习近平按议程最后做了“重要讲话”——名曰“最后”,其实谁都清楚,这个大会就是为他要作“重要讲话”而召开的——如果仅是表彰一些所谓“模范”党员干部,没有他那篇“重要讲话”,这个大会完全可以不开,或者没必要如此“隆重”召开。不然,大会后,大陆各大门户网站头条挂着的为何不是如何向那些被表彰的“模范”党员干部学习,而是一个劲地讲总书记的讲话如何如何精彩,大家又是如何如何“热烈讨论”呢?与其说形势逼人,不如说“生态环境”太恶劣,现在各网站都学得贼精贼精:你不就是喜欢毛泽东那一套吗?你不就是喜欢歌功颂德吗?那我们就天天让你上头条,天天给你说好听的,且夸张到天上去。反正既然“你不讲了”,我们也不讲了——这国家是共产党的,又不是我们的。

这次习的“重要讲话”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他用八大段话讲“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仿佛这次真的要重拾“初心”了。可有意思的是,在习讲完一堆“初心”后,李克强做了几句老套的总结,然后就宣布:“现在,请全体起立,奏《国际歌》。”

本人原以为这是要全体与会者共同高唱国际歌呢,然而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这次不是唱,而是奏。咱也不懂,估计放的是一盘“伴奏带”,只有音乐没有词,且只奏了一段即宣布:“散会。”

这样一来,在奏国际歌音乐时,从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得很清楚,与会者大都闭着嘴,甚至有不少人还闭着眼,包括主席台上,也不知是在享受这段再熟悉不过的音乐,还是觉得放这段音乐不过就是走个形式,睁眼闭眼,无所谓——那什么国际歌歌词早已忘到九霄云外。也难怪,此一时,彼一时。今夕是何年,不是说“与时俱进”吗——唱国际歌还有什么意义。

这就让我等不是“先锋队分子”的普通国民有点想不明白了,刚刚还在大讲特讲“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可“初心”是什么,不就是国际歌里所唱的那些吗?连这首实打实要算“初心”的战歌都不肯唱了,你费那么大劲讲那些“不忘初心”,是什么意思?

国际歌里是怎么唱的: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後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的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多好的词,多好的句子,多么符合中国大陆这种“性质”(名义上)的国家啊。可现在为什么不唱了呢?就连这样隆重的大会结束时也仅仅放个伴奏带呢?是那些唱词过时了吗?还是那些唱词与今天的人类尤其是与今天的中国大陆现实相差甚远?这个国家的成人,有真正的选票吗?各级官员,包括国家高层,直至一把手,是人民选举出来的吗?特别是对照英国一次次公投,这个国家的人民也能算得上“主人”吗?还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人民政府”?这个国家,到底谁在做主人?是不是各级官员?既然还是各级官员做主人,那么人民的“热血”就有理由“沸腾”,人民就要像国际歌里唱的那样:“要做天下的主人!”

既然要做主人,尤其是在中国大陆现在这种状态下,不团结起来行吗?可你们却不允许民众团结起来,害怕他们“团结起来”,更害怕他们团结起来要做“最后的斗争”。就连几个国民约个饭局,也能演变成“同城饭罪”;就连在马路边举个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几个字的横幅,也能定为“寻衅滋事”,要吃牢饭;即使这个国家民主实行最好的村子乌坎,那些村民们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也只能围着自己的村子所谓“游行”,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村庄四周都早已布满了军警,绝不能给那些“国家机器”找到一丝借口,更为可怖的是,今年乌坎民选村主任居然被以涉嫌受贿罪拘押,并且不允许家属请律师前往会见,还以他孙子相要挟迫使其上电视认罪。由此可见,这个国家究竟是谁在作主?这个国家公民没有基本的人权,当然也就被人奴役,而无法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

再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从当年的彭老总到现在,几十年了,也不知有多少人,一代又一代,一直在质疑:中国大陆民众到底应该唱“他是人民大救星”,还是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现在虽然不大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了,可国家领导人不是仍然在大会上讲要“永远高举毛泽东的伟大旗帜”,“前三十年”不能否定吗?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十八大三年多来,这个国家不论从经济到政治,还是从形而下的生存温饱到形而上的文化艺术,整个生态大倒退,从官员到百姓都生活在近乎恐惧中,即使网购一本毫无稀奇可言的文化类书籍,也会受到有关部门的“亲睐”,甚至还会找上门去收缴网购的书籍。请问:这样做,也能算是“坚持不忘初心”?那么你们要“坚持”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初心”?你们的行径背离“初心”有多远了?

“我们要夺回劳动的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这一句还敢唱吗?一边假模假样地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甚至要人们“解放思想”,一边又在搞“媒体姓党”,“绝对忠诚”,甚至强调要“向核心看齐”,一言以蔽之,这不就是要彻底“统一思想”吗?所谓“解放思想”,就是反对“统一思想”。如果我们还要“统一思想”,不如不改革不如不开放。毛泽东时代就最“统一思想”,统一到“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然而现在我们知道,那些都是极荒唐的。抹杀了个人,也就抹杀了人类。“媒体姓党”了,“绝对忠诚”了,还怎么“解放思想”?这不就是要把人们的思想控制得死死的吗,或者说不就是要让人们把思想“解放”到“绝对忠诚”上来吗?还在七八年前,一位忘年交就曾在电话中对我说:“解放思想”是假,“统一思想”才是真,就是要把思想“解放”到“统一思想”上来。转眼又是七八年过去,“解放思想”始终是个幌子,“统一思想”反而真正成了中国大陆现实。所以说,谁都看得出,现在中国大陆不是一般地自相矛盾,而是把多少亿国民包括高级知识分子以及两院院士,完全当成三岁孩子对待,甚至就是在“当猴耍”。

在那么“隆重”的大会上大谈“坚持初心”,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人忽然“睡醒”了似的。那么请问,什么是你们的初心?1949年,共产党内大凡真有几个坚持“初心”为“初心”而奋斗者,都是悲剧收场,都没有好下场。彭德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不说,当年几十几百万知识分子希望共产党“坚持不忘初心”,结果,给他们一个个都戴上“右派”或“右倾”帽子。就是所谓改革开放后,给人们的感觉好像中共这回真的要“坚持初心”了,可谁知就好了那么三几年,随后还是“坚持初心”的人倒霉,像刘宾雁、郭罗基、王若水、胡绩伟、李慎之,尤其是像胡耀邦、赵紫阳这样希望能带领中国真正走出阴霾、走出专制独裁、走上宪政民主道路的人,最后都弄得暗然下台,或流亡异国,甚至遭囚禁致死。

请你们掰着指头算一算:1949年前不说,近七十年来,你们有几天不是为了巩固你们这个政权,为了坐稳这个与人民毫无干系的所谓“红色江山”,有几天不是在你死我活地搞派系权斗,又有几天打心眼里所谓要真正“坚持初心”!有吗?有吗!

2016/7/9

民主中国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