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报道: 泛亚事件是地方政府打造的”庞氏骗局”|明镜邮报

5.jpg

《明镜邮报》记者 杜辉

泛亚事件:地方政府打造的“庞氏骗局”

2016-8-22

中晋系、e租宝、易乾财富、武汉财富基石……自2015年夏至2016年夏,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中国多家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因涉嫌诈骗而轰然倒塌,普通百姓的上千亿元投资血本无归。就连新华网也承认,“停业、失联、跑路”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关键词”。

在这些诈骗案件中,最着名的当属波及28个省,涉及账户22万个,总诈骗金额高达430亿人民币的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泛亚)诈骗案影响最大——该案最大特点是地方政府在其中充当的同谋,甚至是始作俑者的角色。

在百度“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贴吧”中有这样一段话:“泛亚事件真是世界丑闻,历史怪诞!政府成立的交易所,政府监管的交易所,政府发文认可业务合法、年年合法合规的交易所,不想还钱,变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了!云南政府正在改写历史!”

庞氏骗局

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曾经是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2001年2月16日进行了工商注册和税务登记,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王清民,总经理郭枫。

2011年3月21日,交易所揭牌,4月21日正式开始交易。


《云南日报》关於泛亚从事有色金属现货电子交易的报导。

泛亚号称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拥有占全球总量95%的铟库存——泛亚称这是在为国家做战略储备。

铟是一种柔软的灰色金属,带有光泽,具有轻微放射性,可用作低熔点合金、半导体、整流器、热敏电阻等;还可应用於宇航、无线电和电子工业、医疗、国防、高新技术和能源等领域。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仓库不存在 泛亚库存成疑

2016-8-24

对於谭娜这篇分析透彻、有理有据的文章,泛亚则给其扣了个“打压中国稀有金属产业”的帽子。

几乎是在“谭娜”这篇剖析文章发表的同时,2014年11月,云南证监局官网曾发布了一篇题为《云南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清理整顿收尾》的简报,在这篇报导中,时任云南证监局局长王广幼指出:从证监局牵头和部际联席会议联合检查组两次现场检查的情况看,部分交易场所仍然存在违规行为,特别是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风险巨大,积极应对和处理相关风险刻不容缓。


泛亚投资者示威维权。

但是该文章很快就被删除了,时任泛亚副总裁张子诺称,这是云南省证监局内部工作纰漏所造成的乌龙事件。

事态发展很快证实了谭娜文章推论的正确性。

2015年4月,泛亚首次出现了提现困难——泛亚的资金进出要依据其公布的“配比率”,若配比率小於1,则平台资金充裕;若配比大於1,则显示资金出现缺口,要排队退出。自2015年4月後,泛亚资金配比率一直超过了1。

之後,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与业内人士开始对“日金宝”产生了怀疑,对此泛亚发表声明,称散播“谣言”者意图“洗劫中国稀有金属”。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泛亚董事长是金融诈骗惯犯

2016-8-25

2015年初,泛亚曾在深圳成立了一家名为泛融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的P2P公司,将泛亚之前的融资业务转移到这个新的平台上。据泛融网官网介绍,该网站“是专注於稀有金属仓单质押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联动产业链上下游,将民间投资理财和稀有金属行业融资需求有机结合起来,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创造性的综合金融解决方案。”

一些投资者同意了将账户转到泛融网上,泛亚危机爆发後,该网站给予的承诺是在一年後“还本付息、刚性兑付”,但是据《中国经济周刊》报导,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P2P平台要进行刚性兑付的。

《中国经济周刊》援引一名投资者提供消息,泛融网给他们提出了两种资金退出方案,一种是180天,一种是365天——“前者有10亿资金额度,後者是40亿的资金额度。参与180天退出资金的投资人需要排队申请争取这10亿的额度;如果是参与後者,那麽就排队申请总额40亿的资金退出。”


单九良

可是问题是,仅2014年10月底,泛亚董事长单九良公开承认的、泛亚所管理的资产规模就超过了425亿元,远远超过了泛融网可以退出的金额。

据公开资料显示,单九良的盛富泛亚旗下公司,除了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外,还有天津泛亚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天津盛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上海泛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和上海盛富泛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企业。

2014年,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出资1500万人民币,收购了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50%的股份。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昆明市政府称非法“日金宝”是金融创新

2016-8-26

据中国媒体披露,单九良注册了很多空壳公司,利用这些公司来借钱和做生意。一名从2013年开始在泛亚出售产品的山西铋厂的商人的说,他从来都不知道买家是谁,因为交易都是匿名的,“泛亚的交易非常活跃。在这个平台上的流通量占了我公司总流通量的六七成。”

这位商人还透露,自2014年12月开始,泛亚平台的交易量迅速下跌,“当时他们修改了结算规则,从可以当天买卖同种产品,变为五天才可卖出已买产品,并引入了一个实名交易系统。那之後,我几乎什麽都没卖出去。”

单九良也承认,泛亚在2014年12月接受中国证监会检查後,改变了交易规则。对於没有警告投资者注意风险,单解释说,他不愿意误导市场。


“日金宝”宣传材料。

这位厂商还说,自己之前就曾经担心过泛亚的商业模式,因为平台收20%的抵押就可以借出100%的所需款项。在这种模式下,如果金属价格下跌,借款人离场,他们损失的就是那20%的抵押,而投资者要承担剩余的全部损失——“去年(2014年),我曾数次提醒过单九良这种模式存在风险,一旦资金链断了,後果会很严重。但是,他们当时看起来好像很有办法弄钱……单总告诉我说,钱是无限的。”

伦敦期货机构Marex Spectron的研究总监Georgi Slavov对於泛亚危机表示不能理解,“我并不明白金属价格的下跌会对交易所的经营状况造成什麽影响”。他认为,“正常情况下,交易所只是提供一个场所给买方和卖方,如果交易所自己本身参与买卖的话,会有严重的利益冲突。”

Georgi Slavov还指出,在正常的市场规则下,交易所本身是不应该拥有任何仓库的,因为“因为这会便於交易所控制出仓量,提供可能操纵价格的嫌疑。 ”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受骗投资者:昆明市政府把泛亚养肥了再宰

2016-8-30

2010年 8月25日,时任昆明市副市长周小琪召集市政府、市发改委市产权交易中心、市国资委等相关人员,讨论由昆明航空有限公司在昆明设立有色金属商品交易所立项建议。

2010年11月17日,昆明市政府成立泛亚交易所工作推进领导小组,副市长黄云波任组长,此外小组中还有十名政府官员。

2010年12月27日,昆明市政府印发《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并由分管金融的副市长出任监管委员会组长,该监管委员会负责对於泛亚的直接监管;泛亚作为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由市政府批准设立。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质疑说:“2010年12月,昆明市政府以昆政发[2010]110号文件印发《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对其进行所谓的监管。一个省会城市政府,以红头文件形式为一家民营企业专门发布管理办法,实属罕见。”

2011年4月21日,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敲响了泛亚开市锣。

2012年4月,云南省政府金融办发函明确支持“泛亚”申报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

有泛亚的投资者在上访信中指出,泛亚的概念根本是昆明市政府提出,然後委托给泛亚去执行的。

“云府自已都承认,泛亚为云南的经济发展导入民间资本达367亿元,难道泛亚是在为地方经济的发展而非吸吗……该业务(日金宝)推出并运营长达四年之久,为什麽现在才发现是违法呢?难不成是有意将泛亚当猪一样,等待吸储养肥了才宰杀的吗!”

上访信还强调,投资者之所以会购买泛亚的理财产品,根本原因就是看重了其政府背景。

“我们是看了央视的泛亚节目,看了16家国家大银行的银转商通道,看了云南政府的红头文件之後才选择入金泛亚的,我们参与泛亚资金受托业务,看重的是政府背景下资金借贷的安全性,看重的是收益与货物价格涨跌无关的保本保息性,看重的是泛亚收储控价,保护国家稀有金属资源不被贱卖,为国家争夺稀有金属国际定价权的爱国之举。

……

我们入金泛亚图的是泛亚有强大的政府背景,图的是所参与的项目受国家政策的支持(中央台新闻节目应该是代表中央的声音而不是商业广告吧!),图的是它的正规合法性(银行开通了银商转帐),入金泛亚,我们受害人有过错吗?”

受害者追问到底是谁纵容泛亚骗取百姓钱财。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十六家国有银行是泛亚诈骗帮凶

2016-8-30

翻阅泛亚发布的公告,里面曾经写道:“交易所所有交易规则、管理办法、交易商协议等都报备了政府主管部门。包括兑付危机之後,泛亚所采取的各项应急措施都在第一时间报备给了政府主管部门。”

因此,泛亚危机爆发之初,投资者向云南和昆明两级政府金融主管部门进行投诉,但是省市两级政府互相“踢皮球”,都说自己不是泛亚的直接监管部门。

昆明市金融办则表示,根据国发(2011)38 号和国办发(2012)37号文,昆明市政府颁布的《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在2012年自然废止;当年5月之後,昆明市金融办就对泛亚不再具有监管权力,“之後具体由哪个监管部门,他们也不清楚”。

国发(2011)38 号文件全称为《国务院关於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该文件主要针对各类交易场所违法交易活动蕴藏的风险,提出各级政府应“对本地区各类交易场所,进行一次集中清理整顿,其中重点是坚决纠正违法证券期货交易活动,并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投资者资金安全和社会稳定。”

国办发(2012)37号文则是对国发(2011)38号文件的补充,规定:

“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交易所,确有必要保留,且未违反国发38号文件和本意见规定的,应经省级人民政府确认;违反国发38号文件和本意见规定的,应予清理整顿并经省级人民政府组织检查验收,验收通过後方可继续运营。各省级人民政府应当将上述两类交易所名单分别报联席会议备案。从事权益类交易、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以及其他标准化合约交易的交易场所,原则上不得设立分支机构开展经营活动。”

泛亚资金链断裂後,有证监会工作人员向《南华早报》透露说,泛亚其实并没有通过依据上述两个文件进行的审查,“但是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泛亚)仍在非法经营。”

2015年11月,昆明市政府发表第七号相关情况通报,称已委托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泛亚交易数据和财务数据等进行专项审计。

但早在2012年3月到2013年7月期间,就有多家媒体报导了关於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丑闻,如《新股业绩频繁变脸,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被指公信力差》、《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涉嫌造假》、《会计师曝光行业假帐泛滥,涉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和《“经济警察”沦为造假帮凶》等。


泛亚危机爆发後,曾经与其合作的银行纷纷出来撇清关系。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泛亚在成立之初就已设好圈套

2016-9-1

中国国内诸多着名学者和专家都曾经为泛亚站台,其中包括《货币战争》一书作者宋鸿兵与经济学家郎咸平。很多投资者都向媒体表示,自己是因为看到这些“专家”的宣传,出於信任才将钱投给了泛亚的。

一位投资者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他之所以会投资“日金宝”,是因为看到了央视、银行和机场等正规渠道的宣传。

“那个时候他们到处做广告,包括飞机、地铁座椅上面,银行里面那个理财的小单子都有宣传,包括银行的电子屏都有宣传……然後包括我们的中央台都宣传了那些视频,泛亚都挂在它的网站上面,你都看得到。所以说看到这种,还有包括我们国内的专家、电视台的名人这些东西。当时我考虑到种种原因吧,就相信了这个东西。说老实话,作为中国的老百姓,像我就是比较保守的,从来没有理过什麽财,钱从来都是存银行的,利息少一点就少一点。怎麽突然就被它骗进去了,我感觉这个真的是……”

泛亚在成立之初就已设好圈套

央视曾经为泛亚站台。

宋鸿兵曾在“2014全国巡回投资报告会”上宣称,泛亚给投资人“提供了一个新型的、前所未有的一种投资理财的方式……对於普通老百姓或没有其他投资方法的人来说,这个已经非常好了”。

2015年12月12日,在太原宋鸿兵演讲现场,有泛亚投资者质问其为何给泛亚站台,坑害百姓;宋鸿兵是解释说自己并不了解泛亚的运营情况,并声称“投资者在泛亚公司的投资者损失与我本人没有关系,我本人并非责任承担方”。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明镜邮报-2.gif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