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 自由与权利的边界——何谓文明?(1)|民主中国

5

5.jpg

民主制度的基础有二:一是保障个人权利;二是持守规则——宪政及法治。宪政、民主、自由之核心是保障私权,即个人权利。自由的疆界是实施自身的权利,而亦不侵害他人的权利,前者以后者为条件。这是界定自由的准则。罗兰夫人在临刑前留下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给人类带来惨重灾难的共产主义革命,其最蛊惑人心的口号是:为了人类的自由解放!如果没有不侵害他人的权利的限定,自由就将泛滥为暴行。法国大革命以来,这是人类历史最惨痛的教训。

2016-9-8

201697ziyouquanli.jpg (558×427)

罗兰夫人在临刑前留下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网络图片)

文中说:“谷医师是我微信群里一个群友,他邀请我到他的群里,我发了批中医的帖子,他就封杀了我。我就说,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那样?他说可以恢复,条件是你不批中医。恢复后,我强调,‘为了文明,必须驱除愚昧。’……今天我又在他群里(发)批判中医的贴。谷医师给我的微信:‘朋友:你好!在我的呼吁免费医疗群里面请不要发抨击中医的言论,我就是从事推拿工作的一名老中医,毫无疑问,推拿属于中医范畴,上次跟你说过的,群里面还有我的很多同行,还有一些热衷中医的朋友,我从事中医推拿工作三十好几年了。我把你看成是朋友,你在其它群里面怎么发都不关我的事,只是请不要在我的群里面发。谢谢合作!’ 我的答复:‘批评和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础。况且只是理论批评,与个人利益无关。’ 随后,我又进一步给了答复:兄说‘我是中医就不许在我群里反中医’。若共产党学你,‘我是共产党员,不许我周围的人反共,否则格杀勿论。’那么,中国永远别谈民主了。”

愚昧、专横都是文明之障碍,但更糟糕的是人愚昧、专横而不自知,反自以为代表真理,为人类最“先进”。共产党之所以犯下如此滔天之罪,并非是其存心做恶,而恰是因为其自视为真理,其所言所行都代表人类之“先进”,是为了“对你好”、对“社会好”、对“国家好”,对“人类好”;“为了文明,必须驱除愚昧”;故此其有权横扫一切;这是其使命。纵观历史,人类最大之恶之灾难莫不来于此;而此也恰是人类最大之愚昧与专横。

不说中共,从旁看一下红色高棉革命,其毁灭城市,屠戮上百万人,并非是图个人私利,乃是为了“高棉之好”、“人民之好”、“社会只好”、“世界之好”,是为了人类的光明与进步。非有此信念,人性非能如此行恶。滔天之罪往往来于自以为代表真理、正义、进步,乃至上帝。

民主制度的基础有二:一是保障个人权利;二是持守规则——宪政及法治。宪政、民主、自由之核心是保障私权,即个人权利。自由的疆界是实施自身的权利,而亦不侵害他人的权利,前者以后者为条件。这是界定自由的准则。罗兰夫人在临刑前留下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给人类带来惨重灾难的共产主义革命,其最蛊惑人心的口号是:为了人类的自由解放!如果没有不侵害他人的权利的限定,自由就将泛滥为暴行。法国大革命以来,这是人类历史最惨痛的教训。

其实,用不着奢谈“真理”、“科学”、“文明”、“进步”,能不能回到常识?保有一些由古至今,中外皆同作“人”的基本之德,比如与人为善、以礼待人、诚信守诺、知敬遵规、知恩图报、等等。否则,无论什么“主义”、制度都会转为山大王、红卫兵的暴虐。

个人微信属于个人空间,是私人领域,其主办的交流群,类属私人聚会。该微信群可以邀请他人参加,也可以拒绝某人参加,还可以将已经加入的人除出。而被邀请加入者,可以加入,也可以拒绝加入,已经加入者,亦可以随时退出。这均属个人权利。但是,被邀请者一旦加入该微信群,就应该尊重其私人属性,遵守该范畴的礼仪、规则。

言论自由是就社会公共空间而言,而在私人领域则不适合。民主制度好,但其是国家、社会之制度,而不能挪入私人企业。私人企业,资产私人所有,支配权在老板;外人闯入其中,夺其资产,分瓜其权力,而且满嘴“正义”“正确”,那是共产党。民主制度之精髓就是保障私权,其是宪政、民主之目的。

在公共社会,人有传播或批评宗教的自由;但是不能到基督教会中去传播伊斯兰教,或在基督徒礼拜间批判基督;如果你这样做,对方就有权将你逐出,或报警逮捕你。你可以撰写著作大肆宣扬吃猪肉的好处,但是不能将此类文字贴到伊斯兰教的网站上去;如果你这样做,对方就有权利对之屏蔽,天经地义。社会公共空间、小团体空间——相对于社会也属于私人空间、个人空间,是不同的权利范畴,有不同的规则及界限。一家人商量度假的去处,外人能强行插进来“民主”一下吗?自由、权力与权利都是有限定和边界的,不可滥用,否则就是侵犯他人。

谷医师是名老中医,群内有些微友也是中医。谷医师将作者看作朋友,邀请其加入自己的微信群是好意;如果作者看不上中医,不加入就是了;而加入其中,就应该尊重人家,尊重人家的规范和禁忌。但作者进入该微信群中,即抨击中医愚昧,很是无礼。有如一家基督徒邀请某人到家中做客,该客人进门就抨击信基督愚昧。客人固然有批判宗教的自由,但到基督徒家中批判基督就是侵犯对方。基督徒请你做客,你可以不去,但去了就要尊重人家的信仰。这是文明的基本规范。作者到中医师微信群中骂中医,少为人之德。

谷医师的微信群是私人领域,作者不知检点,主人将之“请出”,这是当然之事。而作者却不依不饶,凿凿而言“批评和言论自由”,“为了文明,必须驱除愚昧”。这让人想到,当年红卫兵闯入居民家中破四旧、批斗。人家好心邀请你去做客,你却进门就羞辱主人,实是以自由之名侵犯他人。文革五十年了,不知道作者是那一代人,此思维作派与当年红卫兵如出一辙。

更荒诞的是,作者与时俱进,红卫兵居然成了“民主派”。谷医师将作者请出后,以不再批中医为条件,又将其请了回来,可谓是尽了君之礼。然而作者得意而言“今天我又在他群里(发)批判中医的贴。”这是什么精神?什么人品?谷医师耐着性子,再好言告知:“我把你看成是朋友,你在其它群里面怎么发都不关我的事,只是请不要在我的群里面发。谢谢合作!”作者答复“批评和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础。……与个人利益无关。”闯进人家家中羞辱主人,怎么能说“这与个人利益无关”呢?作者自视代表“真理”“进步”,眼中却没有“人”,没有对他人人格与权利的尊重,反而肆意冒犯。没有对人的尊重,何谈“民主”?毛泽东也好,红卫兵也好,要害就是不将人当“人”。

真是不可思议,这样一篇文字,主题居然是“中国为何难以民主?”。如果将文中的“民主”一词换成“共产主义”,就回到了五十年前的文革。网络时代什么都有,不该计较。但让我触心的是,中国的此种愚蛮霸道比比皆是。文革五十年了,何以红卫兵精神依旧?薄熙来的红歌潮,网上铺天盖地的 “五毛”,社区巡逻的革命大妈、涌上大街砸日本车、围堵麦当劳的毛派“爱国者”……。从某种角度上看,中国似乎没变,依然是义和团、红卫兵、大跃进……,只是换了各种面具、各种新名词儿。

作者大言倡导科学、文明,声言“只会身体思维的脑残民族难民主”。这是说谁呢? 几十年前,邓实行改革,但立下铁律“四个坚持”。邓派对之很是得意,打左灯,向右转;实用得高明,但由此也给中国留下了长久的祸害,造就一个真真的刁顽而脑残的民族。邓是打左灯,向右转;作者依葫芦画瓢,是打前灯,向回开,回到文革。作者仅是“脑残”之一种,此外还有其他种种,如周小平、花千芳等等。其实,这些均是毛阴魂之果,虽果品不同,但来源同一。不清理毛,不清理文革,不清理中共百年之历史,中国之未来之命运之民族,也必是这百年灾祸的重复。

不久前,在某作家网站的社区论坛中看到几个帖子。国内某一异议作家——自由民主之“勇士”,因为没收到海外某刊物200多美元的稿费,便发帖声言要杀某某全家,让其血流成河。理由:我在艰难中,“扣押”稿费便是政治迫害。如此深仇大恨,让我毛骨悚然,当初共产党土地革命也不过如此。最糟糕的还不在此位“勇士” 凶凶言辞,而是该社区同道作家、诗人们对之默默然。是默许吗?应该不是,他们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故而任可——随他去。作家、诗人社会之良知之神经之喉舌,然而他们对之默默,这是中国之可怕。如果中国以后滥起种种ISIS,将毫不奇怪。

“主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心。看人、看事、看社会、看国家,要看人心;人心刁顽暴虐,其果必恶。作家也好,看客们也好,他们显现的是中国末日之凶兆。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