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汉深圳密室施压 周永勤承认惊到脚软|自由亚洲

 5.jpg

声称人身安全受威胁被逼弃选立法会的香港建制派区议员周永勤,周三(7日)向记者讲述受威逼的始末,不过,仍有一些细节及关键人物的身份拒绝交代。周永勤指有中方中间人,先后4次接触要求他放弃竞选,到他宣布弃选前一日,有 “来自北京” 的人威胁如果他不放弃,会对他身边的人 “采取行动”。

2016-9-7 林国立

自由党成员周永勤,周一从英国返港,周三即举行记者会,交代他突然弃选的原因。他指在弃选前一晚,一名朋友叫他上深圳一间酒店会面,到步后要放下手机等通讯工具,然后再被带去酒店的中菜厅厅房,有三名自称来自北京的陌生人物在场,要求他未来十日”放软”选举。

周永勤说:有3个我不认识的人,他们告诉我,他们刚从北京来,今晚要我立即做一个决定,要我去做一些事,未来十日,你要放软你的选举,放下你的选举,类似的意思,就是要我不要再行动,我说不可能,因为自由党有很大的支持,我亦背负很多支持者,你要我这样做,我会背叛了很多支持者对我的支持。

周永勤指,他拒绝后对方就威胁,若他不听话会立即采取行动,令他身边的人付出代价。

周永勤说:我不相信,他们就逐一,我不知道他们怎样知道,无论是我最紧密的家庭圈外一层的人包括在内,我身边一些很重要支持我的朋友,他们的背景、收入来源、生活习惯,逐个说出来,我开始惊了,大家都意识到,这些是超出所有私家侦探可以掌握的资讯,他跟我说,如果你不乖乖听话,他就会立即采取行动,要支持你的人令出沉重代价,当时我的感觉是一片漆黑。

周永勤指,对方下令他做三件事,停止选举论坛、停止选举工程和离开香港,直至点票后先才可以回港。但对于和他会面的3个人,来自甚么部门,周永勤称不便透露,而会面的酒店是那一间,他就指自己对深圳不熟悉,不记得。

他又透露,在深圳会面前,已先后三次有中间人接触他,希望他不要参选,第1次,在7月13日,两名”驻港部门朋友”约他到沙田明星海鲜舫,表明他不是心目中建制派在新界西取得第5个席位的人,他得不到祝福,周永勤就表示自己参选不需要祝福。到17日,一名他在元朗认识超过二十年的朋友,约他在黄金海岸咖啡厅见面,暗示有人愿意以选举经费一倍,利诱他不参选,双方不欢而散;到他报名参选当日,两个”驻港部门朋友”,再约他到沙田的办事处的一间密室,再要求他不要选,因为会令建制派”揽炒”,包括梁志祥及何君尧。

对于这些指控,周永勤没有任何录音或照片作证据,而这一系列操作,对底是为了那些人,他指公众自有评论。

周永勤说:到底要我离开,不想影响选举结果和谁有关,公众从选举结果我相信都猜得到,如果我这10日我没有弃选,举工程、 or  继续努力选举的话,究竟我的得票会影响谁,导致谁会产生选举风险,我相信公众会有评论,我不想评论。

周永勤参选的新界西,最终有5名建制派当选取得议席,包括民建联梁志祥、陈恒镔,工联会麦美娟、新民党田北辰,和取得末席的何君尧。

自由党荣誉主席周梁淑怡接受传媒查询时认为,周永勤的说法有一定可信性。民主党候任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就指,若周永勤说法属实,他提到的人,可能已触犯选举条例,严重破坏立法会选举的公平及公正性,亦涉及内地部门操控香港选举制度,廉署应严肃处理。但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就认为,周永勤支持度近乎零,不明白逼他弃选的逻辑。

曾钰成说:我只觉得很奇怪,如果真的有人去威胁不让周先生去选,或威胁他弃选,我会问为甚么,你去劝一个支持度接近零的候选人弃选,到底逻辑在那我想不通,如果你为了想使另一位候选人,有机会选到,你都要选一些重叠得来,会拿很多票的人去做功夫,如果是我就不会花这么大气力,在一个几乎无票的人身上做功夫。

早前多个政党就事件到廉署报案,周永勤星期二亦已经到廉署提供资料,廉署指不评论个别案件。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