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鱼: 定下脚步时 未来的悲观是…|东网

5

5.jpg

中国的反对者们在反对的道路上究竟有没有未来?这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2016-9-8

国内的专栏作家黎学文先生新近写了一篇文章,里面谈及了一个焦点,中国的反对者们在反对的道路上究竟有没有未来。这篇文章一开篇就放下一个沉重的话题,一位反对者在近年离婚的时候,他的妻子对他说了一句话:“你们是对的,但你们没有未来。”

这篇文章如同扔进了深海里鱼群中的深水炸弹,关心政治与公共事务的群内引起了激烈的讨论。而一切讨论的结果,正是这个明确分化的时代可以想见的一幕,一部分人高度认同,而另一部分人高度的不认同。一些人认为很写实,而另一部分人认为过于悲观。

然而,将这个问题能做非常清晰地讨论,还要明确一个前提,究竟什么是未来,然后什么是悲观。

悲观这个东西,和未来还是紧密绑定在一起的。比如改变世界这样一件事情,虽然谁都知道世界一定会改变的,还会越变越好,但在好的那一刹那来到之前,一定都是各种的不好。所以,如果将未来的时间节点划在了一个较近的当下,表达出悲观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如果将目光放在更长远的时间节点上,表达出乐观也是一种必然。

在这个意义上,说各种鸡汤类型的话语,比如黎明前段黑暗,暴风雨前的宁静,都取决于究竟怎么划定这个界限。

当然,论者的出发点和位置不一样的时候,也会截取不同的片段来进行分析。对于一个积极希望推动行动的人来说,更希望让人看到未来的光明,甚至于不希望因为眼前的困境就影响了行动者的信念。希望做未来领袖的人,就如同曹操一样,需要使出望梅止渴的本事。

而另一方面,如果将自身定位成别的角色,对于一切社会现象只做描述与总结,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谋略和话术。如果现在确实很灰暗,就表达灰暗的现在。如果未来有光明,也同样描述未来的光明。

看起来两种话语似乎本来就会有冲突的背后,还有一个更本质的冲突,在于中国人对未来的划定,大多以生命周期为界限。为此,中国是否会发生改变,和中国在个体生命的有生之年是否会发生改变就成为一个容易产生陷阱的困境。

如果将此生就看到变化作为未来,无疑讲一个不确定的事实面前放上了一个主观的臆断。有追求并不是坏的事情,就像王健林为自己人生确定的目标是先赚到一个以作为目标一样,然而将追求作为既定事实来看待的时候,无疑又会影响到实际的诸多判断。

比如,认识到社会目前有很多悲观的现状,和未来有美好的前景,本是一个基本共识。至少在生命还年轻的时候,还会认为社会中有悲观的现状披露出来更是激励人前行的一种动力。然而,当生命的历程越来越靠后的时候,对悲观的现状可能存在越来越多的抵触,甚至于不肯接受。而后者,无疑将是存在巨大风险的行为,虽然也可能激发更大的行动力,但也有可能是用一些不切实际的现实来满足自己的内心的需求。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或许是大家对于悲观现实的一个分歧所在,我们的未来究竟在此生,还是在整个族群的命运。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