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 习近平会翻船吗?|北京之春

6.jpg

也就是说,不论他们怎么弄,怎么调理,怎么用力,都逃不掉自然灭亡的命运,关键是贼船倾覆之前,是否做船中人?还是做翻船人罢了。

2016年9月号

大家都在观看习江斗,感到狗咬狗的事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鄙人也是从来就是对中共内部如何撕咬,都不在意的,但是,却不认为没有关系,相反,有很大的关系。我认为,任何时候,在分析客观现实问题时,不要把个人的情绪夹杂中去,再说,能一分为二地分析,才更有说服力,那种仅仅是以一吐为快的,只能说是有点文化的愤青,比那些五毛自干五的即使好行为也只是五十步看百步的事。更何况,习江斗的过程也直接帮助我们完成了在推动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些力不从心的任务。

偶尔,看到朋友转给我的一个小视频,虽然没有说明发生地,但听口音乃四川人,或者是重庆人,被当地派出所的无故抓捕,可恶的就是当作一个儿童的面,抓捕他的爸妈,又是那种残暴,很令人发指。中共鹰犬的冷漠无情,给被抓捕的人的家人带来的严重伤害,是永远抹不掉的。也就是这样,直接加大了共党与百姓的矛盾与仇视程度。
中共之所以不得人心了,就是因为他们利用的是鹰犬,危害的是百姓,不再是利用人民为他们作势,在这个问题上,令世人看到,不仅是他们的鹰犬的实际行为太无耻、太卑鄙,也已包括了他们自己虽然躲在背后,一样更无耻卑鄙了。不仅如此,与民众公然为敌,已经是中共完全撕去了伪装,早就暴露出了他们的邪恶本质,以至于过去的那种为人民的狗肉幌子的招牌在中共国内,也是不多了,其狰狞面部,通过他们的鹰犬,完全展示了出来。这已充分说明,他们的掌权的目的就是为了一己之私,不顾群体死活的流氓愚昧行径,并没有消失。
如今,中共如习近平那跨下的烈马,其走向也就是习近平的走向了,习近平何去何从,到了只有推波助澜、帮助共产党死亡的阶段,他的每一个手段,无不是加速中共死亡,不同的就是所采用的手段十分地粗糙、蛮横。已造成了官民都不聊生的社会局面。完全失去了国家祥和的先天条件。
是的,我们很清楚,一个国家的能否祥和,主要是驾驭者能否顺应时势,给予百姓自由的生活起居,使百姓拥有正常的生存空间,不被官方骚扰。这在西方文明国家,原本就不是个问题,而在独裁统治下的中共国里,对于老百姓而言,却又是问题多么严重的事了。
中共党人,无不天赋异禀,不弄出旷世奇迹决不罢休,呈现出的又是心智丑陋,所作所为,无不呈现给身边人恐惧,一边,让手下人做土匪恶霸,一边又想令国人接受他们的邪恶意图。说到他们的骨子里,虽然有个“一带一路”做幡,可他们自己也知道未来的路不外就是通向坟墓,弄不出什么新花样,只是这个过程无非加速了进程。
更可悲的,中共党人,他们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美好的追求,甚至不知道下一个跳楼自杀的是不是他的疑惑始终魂绕着他们的思绪,或者是明天幽灵似的的中纪委是不是来敲他家的门?所以他们心神不宁地煎熬着自己。别看过去蹦的欢,明天是否哭连连?谁也说不定了。尽管仍有不少人涌向共产党这个怪体,但是,那些不知祸福随时更替的蠢人们,哪里看得明白今天的囚徒或跳楼者、也许明天就是他的严峻性。
而老百姓,由于生活得更艰辛,连江泽民时期的日子也已失去了,甚至是基本的生活保障也受到了冲击,对这个习家党几乎同样丧失了信心,即使是明里不敢使绊,暗里也会扔块黑砖里加以扩大骚扰。有位先生说:“什么人会怕老百姓会怕到连生火做饭都恐惧的地步?当然是残民以逞、且极度虚弱的神经质蠢贼。”
还说:“常人都知道,贼只要不弱智,总是要装作老实人,甚至扮作道貌岸然的样子,至少要混在人群中不引人注目,这样他才能不被抓住,至少可以减少继续作案的阻力,以为长久之计。”
现今的中共党人的流氓行径,已经基本公开化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不是欺骗就是讹诈,他们的罪恶导致了他们自己也知道老百姓基本觉醒,只是多数人不愿意受损地起来推翻他们而已。但共产党人不但不珍惜自己能逢凶化吉的机会,其男盗女娼这个群体的行成,总是做事没有恐惧,“不怕的”已经深深地打印在他们的灵魂深处,他们崇拜于装甲车做壳,怀抱里的微冲;崇信所有的鹰犬听从他们的调配。不知道,改变社会运行的拐点就是鹰犬被大势到来利益的诱惑总会临阵倒戈。
又让我们看到,习王反腐的忙碌,并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佳方略,他们的主要政治目标是如何解决好社会问题,而不是制造更多的社会问题。这伙蠢贼,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推动历史,却忘记了,民众才是演绎历史进程的主载体,不能自己人为地加以改变。而且是,能够正常演化时代的动力就是顺应时势,不是逆潮而行。做不到这一点的任何把政者,都将被历史的潮流吞没。
鄙人并不清楚,习王的政治智慧都是些什么?但从他们的政治手段来看,主要目标就是排除异议,容不得不同的意见,继续采用共产党的一贯手法,对付异议不惜于一切手段,所以,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这是表象,共产党人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特别是旧恶势力的人马,随时有被铲除殆尽的可能,搞得官不聊生,跳楼的,服毒的,已经是成群结队,要不就是秦城监狱人满为患,不得不再建第二个第三个秦城。
一个理性的政治家,他给人以休息,不是骚扰,而习王的政治手段,所彰显的就是给人危险,随时大祸临头。这种没有规则的杀戮抓捕,只能制造更多的社会问题而不能减少互相残杀的几率。这是最臭的政治招数。
一句话,习近平会不会翻船那不是他们自己能决定的,共产党只要存在一天,习近平就会利用这个怪胎无节制的兴风作浪,试想,长此以往地如此下去,其结果是什么,还用说明吗?
习近平所代表的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不会变革,但是,只要是历史的发展所需要的变革来临,习近平愿不愿意,都停止不了历史的脚步,只不过节拍有所缓慢而已。我们看到的习近平抓捕那么多共产党员,投入监狱里的都是自己人,我们还有什么惋惜的呢?如果让我们弄他们坐牢,试想,可能吗?
也就是说,习近平不得不间接地帮助我们消灭共产党的残暴势力,虽然我们没有选择抓捕的权力,但我们却得到了扫除邪恶势力的一些实际战绩。而且是毫发无损。这在民主进程的全过程中,难道不是一种进展吗?
在现实社会里,每一个人,不管他的能力有多大,如果忘记了人是群居动物的话,他就不知道,留给他人更多的生存空间的重要性,更不会给他人以温暖。这种人,一旦把持了朝政,只能危害自己的群体。共产党人不都就是这样吗?他们无不自害害人,其本质就是自私自利地占有一切,玩弄一切,甚至是以蹂躏他人为乐,还能阳光以继吗?
尽管如此,许多弱智的文人,总是抱怨老百姓不进行武装起义是胆小,是愚昧,不知道,真正能导致习共倒台的不是老百姓先出头,而是那些表面上效忠习共的鹰犬。一旦鹰犬相机而动了,那么习共的权基就要倒塌了。而且,他们整个独裁体系,也会轰然倒下。所以,如何渗透到鹰犬队伍中去做思想工作特别重要,因为,只有那些想获取到更多更大甘于弄险的新一代人,才是结束中共国历史的排头兵。
要说人之所以拥有私心那是天然形成的自我生存本能,但有大智慧的人并不会因为保护自己的利益的同时牺牲他人的利益。这种保护是自然的,但不会没有度,更不会没有理性,才能使一个群体继续繁衍生息。而习共那一伙痞子流氓,他们所拥有的私心,不是具有理性,更没有度,已是从骨子里,就已经充满了保护自己,必须的扫除一切不利于自己的外在因素。
这就难免与群体利益发生冲突,导致了互不相容的激烈决斗的局面,基本还原了森林游戏规则,完全丧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谨于此,社会群体的裂变速度就自然加快,不安定的因素也就自然增多,形成了饮鸩止渴的恶性循环。
也就是说,不论他们怎么弄,怎么调理,怎么用力,都逃不掉自然灭亡的命运,关键是贼船倾覆之前,是否做船中人?还是做翻船人罢了。
也就是这样,中共自己提携起来的习近平,狡诈愚蠢没有底线,在关键时刻,自然也会跑到民主这个阵营里,做一个翻船人。虽然,他不想,可事已至此,不得不为了。再说,中共这个邪恶载体,原本就没有什么忠君爱党的人,只不过是利用中共这个怪胎,捞取自己的利益。所以说,关键时刻的决断,不会因为是旧体制内的人就不好意思反水,相反,他们的反水的速度不会太慢。

2016年9月8日

北京之春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