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频: 习近平19大的权力目标|世界日报

5

5.jpg

习近平的集权方式,不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利用民众对付政敌、对付官僚系统。毛利用红卫兵造反派,邓利用民众的大字报,而习近平几乎是孤军作战,依附他的弄臣们将中国梦包装成价值错乱的政治说教,将以法治国的口号演化成任意的强力打击:既打压官僚与商贾的勾结联盟,也压榨民众原来就狭小的权利空间。

2016-9-8

恐惧使中国社会活力被窒息,也摧毁了精英阶层对习近平原本的期望:不知是习完全被他的弄臣们所屏蔽或误导,还是习近平本人就迷失在强国复兴梦中,抑或习其实深谋远虑,一朝时机成熟,便会华丽转身。但中国精英阶层多半不敢再作奢望,或移民、或沉默,当然也不缺输诚称臣的人。

可肯定的是,政变没有发生前,习近平的集权游戏还会继续。为了在中共19大上展示他的权力之杖,现在便是他细致筹画的时间。一切会如他所愿吗?纵使那些元老、官僚对习心有怨忿,但没几个人有道德感召力和实权,能挑战习在党内法统地位,使习有机会运用体制力量或改变规则,来达到大部分目标。

国王不老,王储不立

中共1949年以来最高层的权力斗争,几乎都与争夺王储之位有关:1950年代的高岗事件、1960年代的刘少奇事件、1970年代的林彪事件、1980年代的胡赵事件。1990年代,邓小平创立隔代接班体制,埋下更大的祸根,一方面,许多官员早早投靠王储,使在位者早早成跛脚鸭,江泽民尤其是胡锦涛深知其味;另一方面,对王储在尚未上位前,仍有一些人窥视其位,而图谋翻盘:薄熙来、令计画等后来遭到清算的真正罪名,就是政治“野心”。

习近平不愿意上台五年后就重演王储争霸戏,避免自己19大之后就跛脚。所以几可肯定,他不会同意胡锦涛希望指定接班人胡春华获得王储之位,也不会让大家看出他寄望的接班人。这样,权力的聚光灯就仍然打在他身上。即使习近平能做到这点,他要在再过五年的20大之后再继续掌权,并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江泽民、胡锦涛两人两任交权,似乎形成一种共识。习近平有什么理由不遵守?他的弄臣自然可找到法理:党章并未有规定总书记只能任两期。但国家主席只能连任一次,这是宪法规定。也就是说,权力建构势必在20大出现变化。让国家主席重回虚职,找个政治替身?但习能学老邓那样只在家中玩桥牌、垂帘听政?还是将国家主席改成总统什么的?

总之,人们对20大比对19大有更丰富的想像空间:习要么在20大依常规确定接班人,使其在一段时间内只是傀儡;要么他改制,让自己或其他人在新的游戏规则中当选中国最高领导人。

年龄限不限,国王想不想

用年龄来限制中共官员任职期限,是一项硬指标,减少各级权力斗争的复杂性。这个限制在邓小平时代有其道理,可让那些只有资历没有能力的人不能终身制。但中共内部早有异议:这种一刀切的年龄限制,使官僚资源浪费:经验丰富又有能力的人也得退休。

中共最高层的任职有一项没有明文却潜在的年龄限制,出任政治局常委时年龄不得超过68岁。这是当年江泽民为不让政治对手留在政治局所设的年龄限制,但没有白纸黑字,以致习近平若想改变并不太难,从而让他将年龄太大却是心腹的人留下。当然,这取决于他是否担心今天的盟友未来变成对手。例如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如果留任取代李克强,王岐山是否永远听命于自己,值得怀疑。王被一些人认为是政治局常委中,真正有能力和更大野心的人。

虽然习王的关系久远,且王书记现在不遗余力吹捧习总书记,但政治博弈,谁能放心?谁能保障不变心?即使王甘心为臣,他那股忍不住的表演劲,不亚于朱镕基、温家宝,甚至周恩来。这几个浪得虚名的中共影帝,总是抢走了一号老板很多光彩。不少无知百姓,至今还是感念“总理好”,这怎么令国王心理舒服?

也就是说,中共19大上放宽年龄限制,是习近平可做的,就看他意愿大不大。如果放弃“七上八下”的常委年龄之限,也许可能不止让王歧山一人得意。国王心思总是多重的。不能民主,牵制是必不可少的。

常委制已亡,名存也可以

中共最高权力机构是政治局常委会。最少3人、最多11人组成集体领导体制,在最高领导人是具有权威的独裁者时,常委班子如同军机处;但最高领导人缺乏权威时,常委制就如同一个国家有多个皇帝,中国叫“九龙治水”。简言之,毛泽东邓小平时代是军机处;江泽民胡锦涛时期是九龙治水。但这种寡头政治,并不是民主体制,而是各自主管一个他人几乎不干预的系统,犹如独立王国,不仅容易成为腐败王国,且增加争夺权位的惨烈程度。更严重的是,国家最高领导人权力被非正当削弱,国家政策缺乏统合能力。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共中央政治改革办公室成员严家祺就提出取消政治局常委会。中共体制内的人近年愈来愈多人同意这个认定:政治局常委会是一种集体不负责制。取消或限制政治局常委设置、权力,是理顺政治体系的必要之举,不仅将国家最高权力相对集中,且将国家决策权力和责任都明确化。越南共产党政治局,便没设常委。

问题是,相对于取消年龄限制和不设王储,取消政治局常委制涉及利益者更多,遇到的抵制更大。这是19大上难以达到的目标。其实,政治局常委会与政治局委员会不同,后者反而具有处理日常事务的功能,一般每月有一次会议,常委会的会议反而没有这么频繁。尤其在习的强势之下,常委会既不能“治水”,也不是军机处,只是待遇上算一级党和国家领导人,名义上各主一摊,实权早被各种领导小组拿走。再说,相比18大,19大上的常委人选,国王人马占有优势没有多大问题。

当然,习近平的棋盘上,不只是政治局常委、委员这20几个棋子。借用“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之说,这个大棋盘上几百颗棋子,19大上的几百号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占据党政军各要津,他们多是前朝旧臣,谁还可能有异心?好在这些人多靠的是无品无德,才爬到如此高位,他们既没有胆量挑战习总,转身拜在习旗之下也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习也不用多疑。

这是坚持党的领导的好处——党就是领导的,除非政变阴谋得逞,党的领袖真强硬便是强人。所以,用不着怀疑,习近平在19大上的权力目标,比他的中国梦要容易实现。

世界日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