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立法会选举的反思与前瞻|民报

6

6.jpg

9月4日香港立法会选举投票率高达58%(其实依然远比邻近国家低),翌日结果尘埃落定。非建制派(党外)出乎意料地赢得35个分区直选议席中的19席(比上届多1席),得票率(不论胜负)55%(与上届相约),守住了直选议席过半,阻挡住共产党发动建制派议员修改议事规则以杜绝拉布的阴谋。

2016-9-9

非建制派(党外)更一举保住了5席超区议席中的3席,得票率58%,以及取得传统功能组别30席(其中12席早已由建制派自动当选)当中选民基数较多的8席(教育、法律、会计、医学、卫生服务、建筑、社会福利、资讯科技),亦即取得全部功能组别35席中的11席(比上届多2席)。总计取得全部70席的30席(比上届多3席),已经超过三分之一(24席)关键否决权门槛,足以否决伪政改方案、否决议员被解职、否决谴责个别议员、否决恶意修改基本法。

在目前扭曲的立法会选举制度下,这个结果已属难能可贵,令人喜气洋洋。在这次香港主流民意之战当中,反共阵营获得胜利。

回望过去,展望未来,我有以下意见,愿跟大家分享交流。

一、两阵不变
即使经历2014年雨伞运动以及今年初的旺角事变,非建制派(党外)对建制派的得票比例继续维持在大约55%对45%左右。其中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在较高投票率之下,“来自大陆的拥共新选民及香港本土厌恶泛民的旧选民人数”与“香港年轻的天然独和反共新选民人数”两者同步增幅刚好互相抵销。这种僵滞的确是令人失望的。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老人仙逝,青壮上位,我相信反共及抗共人数的增长将会逐渐高于拥共人数。一切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二、自决抬头
自决派(朱凯迪84121票占13.94%、罗冠聪50818票占13.49%、刘小丽38183票占13.69%)3人高票当选,占直选议席总得票率8%。本土派(青年新政的梁颂恒37997票占6.55%及游蕙祯20643票占7.40%、热普城的郑松泰54496票占9.03%)3人当选,连同其他本土派落选人士票数,占直选议席总得票率11%。前后合共19%。另有一直支持香港前途自决的陈淑庄、反对大陆化的毛孟静等泛民议员。足见支持香港前途自决的呼声至少已逾20%,而且比例越来越高,沛然莫之能御。这一比例也与先前港独支持度民调数字相当接近。

尽管支持自决者可能仅视香港独立(港独)为讨论话题,或者其中一个公投选项,甚至订定一个十年后公投的酝酿期限,或者只是支持文化建国和永续基本法,或者只是标榜香港民族身分认同和呼吁前途自决,均难谓义无反顾地支持港独,但是他们至少启发了香港市民对2047年二次前途问题的深入思考与讨论。

从今以后,立法会内将有多人宣讲自治自决,立法会外则有明确主张港独而被禁参选的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线)和陈浩天(香港民族党)等抗争实力。如此双剑合璧,香港政治论述和行动开始真正脱胎换骨,摆脱大中华大一统意识形态,摆脱一国两制基本法框架下民主回归幻梦,朝向命运自主、港人自决,甚至建国独立的方向稳步前进。

三、世代交替
罗冠聪23岁(史上最年轻立法会议员),游蕙祯25岁。其他绝大部分非建制派(党外)的当选人都相当年轻。此外,民主党已经完成了大部分新旧交替,单仲偕、何俊仁、刘慧卿退了下来,换上了许智峯、尹兆坚、林卓廷、邝俊宇,中鸽和乳鸽开始上位。公民党陈家洛、梁家杰也退了下来,换上了陈淑庄、谭文豪。在顺利连任的议员当中,仅有梁国雄、涂谨申、黄碧云、毛孟静、郭家麒、张超雄、梁耀忠等人年纪较大。反之,绝大部分新任议员都展现出青壮风貌,令人耳目一新。

虽然年轻不是议员品质的绝对保证,但是今天的立法会所需要的议员才能,往往是全方位的。不但需要学识和辩才,更加需要体力、智力、创意、冲劲。后面这些特质,往往是年轻人的独特本钱,老年人通常难以望其项背。如要在语言和行动上羞辱特首和高官,我们需要新创意和新行动。我们不应只对黄毓民、陈伟业、陈志全、梁国雄四人寄予厚望,而且应该给年轻的自决派和本土派议员一个机会,叫梁振英承受他呼吁“vote them out”彻底失败和民情反弹的应有报应。拉布流会,猛点人数,中止待续,接力发言,大量修订,羞辱狼英,掟他屎蜢,趋前突击,人多势众,浪再接浪,陆续有来。年轻世代将会在未来四年展现新时代的磅礡力量,摆明要撕破共产党奴才的面具。

梁振英恐怕已经默默哭了一个晚上,看着太阳照样在东方升起,跟张晓明同样心慌意乱。思前想后,他下定决心,急欲在主子习近平面前谎称这次选举结果其实“不错”,“反梁的人已经落选”(可能意指王维基一人而已),还要提议“中央邀请全体议员到大陆考察”。他的阴谋正是试图请人帮他抬轿,好让他在主子面前领功和威风一番,证明他有能力驾驭立法会内非建制派。

其实,只要大家看穿他的诡计,所有非建制派(党外)议员应该一致把轿劈烂,拒绝陪他北上寻欢作乐。然后在10月12日立法会议员宣誓就职之际,“以自己的方式”读完誓词之后,加上两句话:“香港人命运自决,梁振英立即下台。”30位“党外”议员每人读一遍,足以照妖,拆穿谎言,揭示无耻。

四、国安立法
如果下届特首(无论是否梁振英)要执行共产党的最高指示,重新推动基本法第23条“国家安全”立法,其实只需要全体在席议员过半数通过即可,由于不经分组点票,因此局势相当严峻。假设届时全员出席,非建制派(党外)还是达不了足以阻挡恶法通过的半数,只有30席,还差5席。

然而,如果自由党在周永勤被恐吓而弃选的事件发生之后,能够痛定思痛,坚定立场,齐心反对共产党干预香港选举,保持独立,拒绝附庸,坚持作为一个独立而在地的香港亲商政党,如同田北俊在2003年倒戈一样,讲真话,行公义,那么自由党的功能组别4票(张宇人、易志明、钟国斌、邵家辉),再加上前唐营林大辉的后人、代表中华厂商联合会的吴永嘉1票,可望有机会(但不确定)对23条立法投下反对票或弃权票,成功达到35席否决门槛,进而否决基本法23条立法。当然,这个机会的大小,目前实在难以估量,但至少是存在的,不像过去四年般完全无法形成任何有意义的阻挡力量。

五、主席人选
昔日政圈曾经传过梁君彦、廖长江是共产党属意的下任立法会主席人选,但我认为机会不大,因为他们都是继续自动当选的功能组别议员,而且他们不太熟悉议事规则,也无声誉。

依我估计,获得共产党青睐的,如今恐怕只剩两人:叶刘淑仪(港岛票后,60760票,16.13%)、李慧琼(超区第二名,304222票,15.93%)。其他的奴才知名度比较差,而且没有共产党“栽培”上述二人的长年加持,所以他们还是令我看高一线。

如果共产党推出叶刘淑仪担任立法会主席,由于主席通常不投票,建制对非建制的分区直选议席比例可能缩减至15席对19席,点票结果未必令共产党满意。况且,叶刘淑仪与梁振英这两位奴才之间口和心不和,而且叶刘淑仪又不是根正苗红出身,所以我比较看低一线。

反之,如果共产党推出李慧琼担任立法会主席,建制派的分区直选议席比例没有缩减,功能组别23席对11席绰绰有余。而且李慧琼和梁振英都是党的人,听指挥,不互咬,顺带铺路令李慧琼有机会担任2020年特首,所以机会可能较高。

当然,这些人物都是共产党的奴才。在目前扭曲的选举和政治制度下,香港人实在无可奈何,满地花生碎。不过,如果李慧琼最后真的担任立法会主席,成为新一代“香港江青”,她将会对非建制派(党外)议员更加狠辣和阴湿,可能更粗暴剪布、删除提案、驱逐议员。因此,大家千万不要因为获得30席而高兴得太早,实际操作料必跟新任主席充满对立和矛盾,好戏陆续有来。

六、西环契仔
选举过后,几乎所有分析都指出民建联总得票比例缩减,减少的部分几乎全部策略性过户到新民党(叶刘淑仪、田北辰、容海恩)、经民联(梁美芬),以及两大“西环契仔”(何君尧、谢伟俊)。由于共产党动员配票及分票做得相当均匀,不但大量运送已有“掌心雷”的老人院友和村民到票站投票,而且在最后关头更加幕后“灌票”给容海恩、何君尧,所以能够“保住”新界西选情,“清除”新界东中间派方国珊。

何君尧以35657票(5.90%)力压李卓人而取得新界西第9席(末席),之后得意忘形,态度嚣张,公开嘲讽朱凯迪吸票太多成为直选票王,因而害到李卓人落选。选举前,他更在自由党候选人周永勤被恐吓而弃选之后,嚣张地否认自己有任何责任,而且奸笑几声。选举后,他又感谢中联办。

不过,周永勤事后已经默认:正是共产党在深圳派出三人恐吓自己,逼他退选,甚至派人到英国跟踪他。何君尧竟然狐假虎威,不觉羞愧,无耻无良,堪称香港律师之耻。

何君尧正是共产党捧出来的脑残败类,堪称立法会内的马恩国,甚至比马恩国更差。他与官商乡黑恶势力霸权千丝万缕的关系,值得大家未来逐一揭发。周永勤更应提出选举呈请或司法覆核,寻求推翻新界西选举结果及要求重选。

另外一个声称“反梁”的“西环契仔”谢伟俊,以47527票(14.45%)之姿,取得九龙东第3席,继续高票当选。他这个“西环契仔”议员已在过去多年充分表现出“忠党”本质。至于新民党的新星容海恩,更以36183票(6.23%)冒起,在中联办“灌票”下,一举取得新界东第8席。她在先前选举论坛上的表现,简直答非所问,胡言乱语,激动谩骂,水准极低。这个“西环契女”日后或可与民建联蒋丽芸的风采互相媲美了。面对这些“契仔契女”,我们必须揭露他们的共产党奴才本质,不要轻易放过,不要妄想他们是独立的中间派。

七、毓民之败
热普城“教主”黄毓民在九龙西选区只获得20219票(7.25%),历届最低,最后被青年新政游蕙祯以424票之差,把他送出立法会。刘小丽更在全区71个票站全胜黄毓民。热普城5人全港参选,仅郑松泰1人当选。如今“教主”败选,引来全城热议。

无可否认,黄毓民的论述、学识、辩才、文笔俱优。我对其部分论述或有异议,但他与陈云的阅历和学识都是相当优秀,都是很好的“政论人”,甚至能够带领新思潮。黄毓民不是共产党B队,基本上是一个老右派,这一点我还是相当肯定的。然而,黄毓民碍于其性格特质,绝非一个出色的“政治人”。

黄毓民的性格跟他所推崇的孙文,几乎如出一辙。(如果读者现在还对孙文有任何脱离事实的幻想,不妨看看最近出版的横山宏章《素颜的孙文》,好好反思。)基于他的出身养成,习染江湖习气,钱债扭曲态度,既机敏又霸道,有魅力但善变,以致结聚在他身边的黄洋达、郑松泰等人,都以此为样板而模仿,导致这些人的思想性格充满叛逆多变杂质,先令同路人离弃,再令香港人失望。

黄毓民树敌众多,单以他所揭橥的“本土、民主、反共”三大纲领,今天的泛民、人社、自决、青政、港独五翼,几乎都是全盘支持(除了个别左胶反对某些本土主张),但他却视他们为寇雠,甚至视之为比共产党更加祸港,这种态度简直荒谬。热普城支持者更有人在最后关头呼吁选民票投周浩鼎而不投民主派,险酿大祸。

况且,黄毓民的论述充满逻辑矛盾:为何他要求“修宪”(修改基本法)等于要求“全民制宪”?要求人大修改基本法,岂非对牛弹琴,乞求独夫?为何他先前呼吁无视、撕毁、推翻基本法,现在竟然配合陈云而变成“永续基本法”,还要把自相矛盾美其名为拉阔光谱?既然他要“永续基本法”,何来支持香港独立自治?既然口口声声说要让位给年轻人,为何他年逾耳顺,仍然参选卡位,还要说“我躺着都赢”、“游蕙祯不要在fb打飞机,要像我这样落区”、“你搞你的番摊,我搞我的牌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私念太强,难成大器。

骄兵必败,毓民已败。我也无谓猛打落水狗,或者强把他和侥幸胜选的梁国雄(长毛)的风度互相比较。毕竟黄毓民的时代已经过去。我谨希望支持自决或港独的香港人,能够把“理念价值”与“偶像人物”脱钩;然后一起构思香港民主建国独立的实践方略,审时度势,促进支爆,粉碎中共,厚培论述,转战街头,从公民抗命迈向独立公投。所谓“香港现在已有实然主权”(请问这是谁的主权)、“永续基本法”(难道人大释法权及人大831框架都要永续)、“建国不是独立”(没有独立又何来国家)等论述都是经不起考验的。

八、鬼的疑惑
9月3日选举前夕,香港《成报》头版发表汉江泄评论文章,指称伞后组织龙蛇混杂,对自己在伞运期间的表现语焉不详,而且“青年新政”组织的个别成员是脱胎自“香港社区网络”这个非牟利组织,声称执委会主席是刘廼强,其子刘方担任港大学生会主席期间拉拢大学生进入上述组织,又声称这个组织与中联办及大公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此文一出,“青年新政”梁颂恒严词反驳,指出自己不认识刘乃强和“香港社区网络”。无论如何,这番争论已经引起了许多选民怀疑“青年新政”是“鬼”。

事实上,我不认为“青年新政”是鬼(同样地,本土民主前线、香港民族党也不是鬼;热普城只是“丧”而不是鬼)。

需知道习近平现正煽动起共产党治港集团内部两派人马之间的斗争,类似毛泽东搞政治运动的翻版。一方面是梁振英和中联办等“既得利益者”(梁中派系),另一方面是曾钰成和《成报》等“想得利益者”(曾成派系)。成竹在胸,放任互咬,斗争数月,一锤定音,这就是习近平的盘算(我依然认为习近平一直属意梁振英连任特首)。刘廼强挺梁,当然是曾成派系的眼中钉,所以《成报》文章旨在翻他旧帐,敲山震虎,展现出共产党内斗争的冰山一角。

至于《成报》批评“青年新政”的理据,可以说是捕风捉影,颇有抹黑之嫌。纵使真的有刘乃强之子刘方搞出一个所谓“香港社区网络”的大学生组织,但那篇文章根本没有说明这个组织与后来的“青年新政”之间的脉络关系,以及人事传承关系。这正是通篇论证之弊。我认为“青年新政”的确龙蛇混杂,论述能力尙待改进,但它却不会是类似昔日“学友社”之类的共产党灰线组织,因为“青年新政”根本没有严密的组织纪律,以及由上而下的执行能力。

黄俊杰特立独行,真诚发言,支持港独;如果共产党找他做鬼,恐怕自掘坟墓。游蕙祯志在自决,辩才参差,稚气未脱;如果共产党找她做鬼,恐怕自找麻烦。梁颂恒一开始不谈昔日与中联办官员的联系,及至被人揭发才曝光,难免启人疑窦,但这只能说明他不够开诚布公,过度爱惜羽毛,但不代表他就是鬼。如今明确支持港独的梁天琦也力挺他胜选,如果共产党找梁颂恒做鬼,恐怕已经难有效果,因为选举后梁天琦与梁颂恒已经决定在议会内外联手合作,攻守同盟,肯定将会有所表现,所以共产党见缝插针的机会已经降至极微。

“青年新政”虽然没有在以前的抗争行动方面展现清晰的“投名状”(例如公民抗命、以武制暴、被捕经验、公开主张香港独立),但其追求自决的纲领还是值得令人对他们寄予期望,疑中留情,给予机会,密切监督。至于“青年新政”的选举经费、资金来源、跟“香港社区网络”与刘方的关系等议题,还请梁颂恒和游蕙祯一次交代清楚,以杜群疑。

九、议会协调
立法会内民主派素有“饭盒会”作为发言及行动的沟通协调平台。在下届立法会中,传统泛民23至24席(民主党7席、公民党6席、街工1席、工党1席、社民连1席、人民力量1席,另有传统功能组别的叶建源、杨继昌、莫乃光、李国麟、邵家臻、姚松炎。至于陈沛然则未决定是否加入“饭盒会”),几乎肯定加入“饭盒会”。自决派3席及青年新政2席,尚未可知。热血公民1席几乎肯定不会加入。由此可见,“饭盒会”今后不会消失,料将足以涵盖非建制派(党外)绝大多数议员,必定继续存在。坊间有谓非建制派(党外)已经全面碎片化,“饭盒会”已经毫无意义云云,显然昧于现实,渲染失实悲情。

我建议非建制派(党外)议员能够趁此良机把“饭盒会”正名为“民主进步自决协调会”,结成一个至少28至29名议员的松散联盟。各人各党各派维持其独立,绝对不为团结而相同,但要在民主自决的大原则和大问题上互相协力,团结行动,跟公民社会和街头抗争站在一起,共同奋进,内外合力,扭转乾坤。

十、选举协调
在香港未来的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有识之士必须汲取这次充斥大量候选团队的“碎片化”教训(新界西已经深受其害)。选举前必须做好大型民调,加强有意参选人之间的协调;如无办法互谅互让,就应该举行初选(我不同意有初选则朱凯迪、罗冠聪、刘小丽早已必败无疑而被筛走的空想式看法)。这样一来,雷动计划就没有必要了。否则,各路混战的候选人也应该在选举前夕,根据大型民调结果,做出一个“弃保”与否的决定(有如这次超区选举一样);剩下来的,就交给每位选民独立观察选举前大型民调数据及变化趋势后自行决定如何“弃保”。由始至终,“雷动”从来不是几万个“自己友”之间的私事。只要民调做得好,样本够多,时间密集,也许根本不用雷动计划。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