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 精致的种族歧视|苹果日报

6

6.jpg

澳洲的毛左华人在中国领事馆协助之下,在雪梨和墨尔本租用市政府的古典建筑音乐厅,举行纪念毛泽东的红歌音乐会,替中国输出所谓“软实力”。大厅张贴巨幅毛头赤色海报,出现在澳洲这样的西方文明城市,被指为品味恶俗,对环境观瞻形成污染。

2016-9-8

另外一批有常识和经历的中国移民,写信给市政府抗议,质问以这个残杀了百千万中国人民的亚洲暴君,竟然有人在澳洲公然开歌颂的音乐会,请问此举是否符合澳洲的民主自由精神?

澳洲市政府官员是一批左胶,回信宣称:我们虽然不一定同意音乐会的内容,但不能妨碍他们的表达自由。

但质问的人追问:你们会容许任何西方侨民在市政厅音乐会举办纪念希特拉寿辰的音乐会吗?

这就是白人左胶的问题所在了。香港大学荷兰裔历史学家冯客,曾经出版研究毛泽东大跃进饥荒的学术著作。冯客对星期日泰晤士报说:西方人对希特拉的纳粹主义深痛恶绝,但对任何纪念毛泽东的活动却曲以“包容”,认为是表达和言论自由,因为在西方白人世界,毛泽东残杀的八千万是中国人,而不是犹太人或欧洲人。白人的深层意识认为:中国人的命低贱,毛泽东的屠杀,只是一个伟大共产理想实验过程中的一点点代价。

这种意识,是西方左胶对中国人生命价值的种族歧视。

不过我认为,最好笑的地方,是当中国人在西方城市理直气壮地宣扬毛泽东时,无论是巴黎罗浮宫外唱红歌的大妈,还是在澳洲举办颂毛音乐会的黄脸孔左毛,他们不受阻挠,可以公开展示此等中国人民崇毛的热情,他们想到他们的祖辈拖着小辫子在街头被白人踢屁股、今日可以在西方吐气扬眉地唱红歌,还以为是“国力”强盛、民族地位提升的证据。

中国人不了解西方人在意识深层对他们的蔑视。希特拉屠杀了二百万犹太人,而毛泽东消灭的,仅是如同八千万蟑螂老鼠型的低等生物。所以西方白人不会厌恶毛泽东,白左还相当崇毛,中国人命在共产实验室里多付出一点成本,没有问题。

但希特拉不同,杀的是白人犹太人;史达林次之,杀的是斯拉夫裔的二等欧洲人。所以在西方白左以欧洲为中心的极权认知的光谱上,他们讨伐希特拉,却为毛泽东诸多辩解。在地理上越远的,越成为他们心中的偶像。

许多中国人去了外国,出于崇洋,见到一些白左尊崇毛泽东,自己觉得脸上有光彩,住在外国,跟着一些洋人也怀念起毛泽东来。我在外国见过这种人,跟他们交谈两句,了解他们的心理,开始省悟为什么毛泽东将中国人看得如此下贱,或许不无道理。

雪梨市政府终于撤消了毛会,反而令人觉得可惜。对呀,为什么不让他们演呢?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