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案: 我们不会忍太久!|自由亚洲

6

6.jpg

“我们不会忍太久!”——这是三个月前“人大部分88级校友就同学雷洋身亡声明”的大标题。

2016-9-8

沉寂整整四个月蜗行牛步,被广泛认为终将不了了之的雷洋案,于无声处惊雷,一周猛料连连。

首先是一张微信截图日前在海外互联网上盛传,并被包括本台在内的多家主流中文媒体引用:“雷洋校友、中国人民大学78级新闻系鲁难,经与相关人士核实,确认雷洋案巨额赔偿情况属实,北京市昌平区民政局与雷洋妻子签订合同,打算付所谓的〝人道援助金〞1200万元,其中首期600万元已一次性存入雷洋妻子的账户…合同除了保密条款外,还有3项要求:1、雷洋妻子要在微博发声明;2、30天内将雷洋尸体运回湖南老家安葬;3、放弃刑事附带民事责任追究,解除与陈有西律师团队的合作。其中第三项被家属拒绝。”

(报道中提及的雷洋人大78级校友鲁难日前已移民美国,《不同的声音》独家获得鲁先生言之凿凿的透露,面临一拖再拖拖不下去尴尬局面的雷洋案会在G20后国庆之前给公众一个明确交代。)

紧接着,8月28日,雷洋案代理律师陈有西在2016拙见年度盛典中就雷洋案最新进展发表强硬声明,表示“雷洋案是中国警察权力和公民权利较量非常激烈的临界点,所以办这个案子责任重大…本案犯罪嫌疑人涉嫌的三个罪名…第一个罪名,现在检察院刑拘的罪名,公布的是玩忽职守罪。我们的意见,认为这是故意犯罪,绝对不是玩忽职守,不是过失犯罪,是蓄意的,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这个罪是十年以上到无期徒刑到死刑…第二个罪名…你五个警察和辅警,街面巡逻,专项任务守候,治安执法完全超出了必要的职权规定的范围…已经构成了滥用职权犯罪,绝不是过失的玩忽职守这么轻描淡写。第三个罪名,帮助伪造证据罪。警察已经涉嫌犯罪,却让他上官媒电视…开动宣传机器,让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记者、央视来向全中国为涉嫌警察辩解…这些,都是五个警察以外的人干的。街头录像哪里去了?执法记录仪哪里去了?手机拍摄哪里去了?证据有没有被伪造、隐藏,这就涉嫌隐匿伪造证据罪…这个案子和谐不了…谁也不可能不了了之…绝对不会轻描淡写地过去,绝对会走上法庭…当然我们也受到很大压力,也有很多和谐的方法,也有网上传言赔多少钱,放弃诉讼权利,包括辞退我这个律师。但是我们现在家属、律师立场很坚定,这个案子一定要搞清真相。”

《不同的声音》今天找到一位要求匿名的,在北京的,雷洋中国人民大学的学长级校友,《人大77、78、84、88级校友关于雷洋事件的声明》起草人之一,谈谈四个月以来被逐步打入冷宫的雷洋案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MIDWAY:雷洋案之所以深入人心,以至于根本无法不了了之,除了人神共怒的案情在互联网的无远弗届下家喻户晓之外,和人大各级校友此案案发后发出的一系列公开声明,有深层次的关系。

挺立在这些涉及到数千校友(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实名签署)的一系列文本身后的愤怒人群,他们并不是墙外“签名网”上传统意义的海外民运人士,国内异议分子,独立反对人士,公共知识分子,乃至形形色色苦大仇深的资深访民。

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是事业有成的典型中产阶级+,乃至准资产阶级,也有不少大权在握的企业家,在职的体制内高官,甚至一些既得利益集团内的名人雅士。

摘要列举几位背景:

黄海星 全国法制节目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全国法制类节目协作体总干事、中央电视台首席记者、高级编辑

庞松 交通部综和规划司副司长

王国起 华安德会计师事务所总经理

李风 国家经济委员会 北京大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红二代

张河 中国资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

秦永楠 原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 中国直销界泰斗

夏启光 北大资源学院副校长

殷正栋 新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IT部总经理

王治平 浙大经济学研究所所长

尹俊骅 浙江交通运输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法人 辛亥革命元勋尹昌衡之孙

卢盘卿 天津市企业报刊传媒专业委员会会长

卢广均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秘书长

郭凡生 慧聪网董事局主席

蔡晓鹏 金百瑞果苑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季洪光 科技日报新闻中心副主任 长江学者

等等等等……

雷洋案爆发后,中国政治评论家吴强指出:“ 这些公开信,第一次鲜明、直接地质疑中国的警察暴力和警权滥用问题。而且第一次集体表达了对中产阶级自身…权利得不到基本保障的担忧。他们呼吁对雷洋之死进行独立、公开的调查。在部分88级校友的公开信中,雷洋的死亡过程被描绘为‘一次以普通人、以城市中产阶级为对象、随机狩猎的恶行…雷洋的死并非意外,而是一场系统性的悲剧。我们要得到最基本可靠的人身安全、公民权利和城市秩序。舍此,在我们未老的未来,我们不会无所谓的。对恶,我们不会忍太久。’如哲学家齐泽克在他的Event一书中所做的哲学和精神分析,在事件﹣行动打破旧有的政治均衡后,一个新的政治主体涌现了——中国新兴中产阶级,正在通过这些事件的参与,以一种全新的团结方式显现其主体性。这在过去三年习近平的强力威权统治下,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挑战和改变…他们以校友群加社交媒体的方式进行动员、抗议,而且联结了1980年代和1989之后整整两代校友的正义诉求,表明一种全新的中国政治──中产阶级政治的上升…相比此前,特别是2003年孙志刚事件以来的“维权运动”,中国中产阶级整体上不再置身于抗争政治之外。因为雷洋之死,一个原本服务于中国社会内部精英再生产的校友纽带——社会资本,被动员…转化为中产阶级抗争的新剧目。他们有了更清晰的身份认同和政治诉求,在自身的集体焦虑基础上通过社交媒体动员,开始加入集体抗争。更有意义的,还在于这一全新的中产阶级政治的兴起──一个全新的中产阶级政治登上了中国抗争政治的舞台。以人民大学88级校友公开信为标志,他们不仅为中国的抗争政治树立了一个新的框架,也开始改变中产阶级内部的结构认知,即:维系中产阶级认同和再生产的社会纽带,可以转化为抗争的动员和力量的显现。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