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 习近平19大安排: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自由亚洲

6

6.jpg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和强卫一样,张春贤的出身也是习近平十分欣赏,天然信任的那一类,当过农民当过兵,而且还和当年的习近平一样是农村基层党干。“学历”也是工农兵学员加“在职攻读研究生”学位。如此“高学历”能否保证不把“脱农”读成“脱衣”并不重要。

2016-9-8

原标题: 习近平专断19大人事安排: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待中共十九大召开时,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的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王岐山都会告老还乡,空出的五个份额,六十后基本只会被安排两个,其余三个位置,赵乐际和栗战书抢占的可能性应该大于张春贤。但张春贤也不是完全没戏。端看届时的习近平是否会心血来潮,把政治局常委人数回归九人制。

四年前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后公布出的政治委员名单如下:

习近平、马凯、王岐山、王沪宁、刘云山、刘延东、刘奇葆、许其亮、孙春兰、孙政才、李克强、李建国、李源潮、汪洋、张春贤、张高丽、张德江、范长龙、孟建柱、赵乐际、胡春华、俞正声、栗战书、郭金龙、韩正。

到明年晚些时候召开十九大时,如上名单中因为因年龄原因肯定不会连任的有:马凯、王岐山、刘云山、刘延东、李建国、张高丽、张德江、范长龙、孟建柱、俞正声、郭金龙。

二十五减去十一还剩十四名。军方代表不进常委如果在十九大仍然继续贯彻的话,也还有十三名。

日前见到有海外中文媒体发文称孙春兰分管统战重要无比,有机会在十九大上入常。而依笔者之见,如果说李源潮在十九大上入常的可能性只剩百分之五的话,春兰入常的可能性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原因不是年龄,也不是孙春兰是否被习近平视为政治亲信,而是性别使然!

笔者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后曾有文章分析刘延东十八大上为何没有如外界媒体所愿被习近平拉入政治局常委会。文章中说:与俞正声同年出生的刘延东按照”七上八下”的年龄标准首先要被决定为连任政治局委员是没有疑问的,而这次没有与俞正声和王歧山竞争”入常”,就意味着再也没有机会 了。而十八大召开之前外界所炒作的所谓竞猜名单中也有把她名列榜单的,十八大召开之后还有个别不忍放弃的外界媒体分析刘延东为何“出常”,殊不知她的大名自始至终就从来没有出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等额候选人的建议名单上,何来“出常”一说。而之所以在安排了俞正声和王歧山的前提下根本就没有考虑他刘延东是否“入常”的问题,原因再明显不过,男尊女卑的传统使然。

人人都知道共产党政权从建政那天起就大力宣传妇女解放,但共产党的各级党政领导层中妇女代表一向都只是点缀而已,每届党代会在筹备过程中都特别强调要有一定的妇女的比例,恰恰说明妇女代表仍然不过是点缀而已。近些年来虽然已经有个把女性省委书记和女性正部长,但在中央领导层面安排个把女性进入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岗位,包括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及全国政协副主席就已经到头。十六大上江泽民安排了所有留任的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的男性全部进常委,只有唯一的女性代表吴仪被停留在政治局委员层级,这就决定了日后的刘延东也仍然不可能顶破那块玻璃天花板。照理说,仅仅从任人唯亲或者派系划分的角度来考虑,十七届政治局委员在十八大上的继任者中刘延东是最应该“入常”的一位,不但是因为她共青团和太子党的双重派系背景(如果一定要把中共高层划分出一个团派和一个太子派的话),更因为她与江泽民关系的特殊和曾经是胡锦涛主政团中央时的最得力助手。但是,有心人不妨回过头去看看中共六十多年的执政史,女性进常委委实没有先例可偱。建国初的五十年代中期产生的第八届中央政治局一个女性代表也没有。文革中喊出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国母江青和王储林彪的夫人叶群在九大上同时进入政治局,但也未被安排进入常委会,中共十大时江青的实际权力肯定是高过日后中共历届政治局成员中的女性代表,但仍然也未被毛泽东安排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毛始皇驾崩之后,中共政权已经召开了八次党代会和一次党的全国代表会议,其间十三和十四两届政治局中根本没有女性代表,十五大上吴仪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才重新开启了中央政治局层面上点缀女性代表的历史,但是,不但此次的十八大上胡锦涛和江泽民都未能安排刘延东开启女性进常委的先例,未来十年,也就是中共十九大和二十大上,也笃定不会产生出一位女性常委。

那么,排除了因为年龄必须出局者,再排除军方代表和女性代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十九大上有资格竞争政治局常委者如下:王沪宁、刘奇葆、孙政才、李源潮、汪洋、张春贤、赵乐际、胡春华、栗战书、韩正。一共十人。

即使明年召开十九大时习近平心血来潮,又想把常委改回九人制了,如上人等也不可能都入常,更何况习近平也有可能会在十八届中央委员中直接提拔一至二人进常委,回想十七届一中全会上,习近平和李克强都是直接从普通中央委员越级晋升政治局常委的。

笔者在中共十八大时曾经写过一篇“七个政治局常委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文中介绍了当年胡锦涛在感恩江泽民终于把军委主席也交到他手里时,把个江泽民夸得跟朵花儿似的,说他为我们党、国家、军队高层领导新老交替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作出了历史性贡献。这里的高层领导无疑是指的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特别是政治局常委会这一层,邓先帝早就说过,关键是政治局常委这一层不出问题。制度化主要有两点,一是年龄标准,有一条杠杠是不能逾越的,那如同中央委员的新任和连任年龄设限是“三上四不上”即六十三岁还可以上,六十四岁不能上一样,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的新任或留任设限则是“七上八下”,意即六十七岁的可以连任甚至新任,六十八岁的必须出局。不能连任当然也就没有机会入选政治局常委的最具体的例子就是一九四四年出生的回良玉,十八大召开时刚满六十八岁,仍能连任或者升职的最现成的例子就是一九四五年出生的俞正声和刘延东,十八大召开时已满六十七岁。

制度化的第二个内容就是不能带病提拔,更不能带病升职,这里的病有两个含义,一是个人身体健康状况,二是个人政治健康状况。因为个人政治健康出问题而被从留任或升职名单上剔除的最明显例子就是胡锦涛时代的大内总管令计划,当时他之所以不再连任书记处书记,同时又未能象王沪宁一样从书记处书记转任政治局委员的唯一原因就是“教子无方”,令大公子的法拉利车祸事件在国内国外和党内党外影响太大,胡锦涛和习近平即使想捂也捂不住。至于他如今已经被公布的种种犯罪行为,都是十八大之后才一一查证出来的。

除了制度化一说,规范化和程序化的内容说复杂真的挺复杂,说简单则简单到可以归结为一个十六字诀,那就是“论资排辈,先到先得; 长幼有序,利益均沾”。

只要落实好“论资排辈,先到先得,长幼有序,利益均沾”这十六字诀,就能令党的历届领导集体在执政过程中出现他们的伟大领袖毛始皇所设计的“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党内政治生活)局面”的其乐融融。

但是,前面说的这些都是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搭班方式,比他们两人独裁许多,已经在党内被议论成和毛泽东一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习近平极有可能不再“按牌理出牌”。

很简单,如今十八届政治局委员依年龄标准还可在十九大上继续连任的所有人中,只有李源潮和汪洋是已经连任两届,王沪宁是一届书记处书记,一届政治局委员,也算是两朝元老。如果按照“论资排辈,先到先得; 长幼有序,利益均沾”的十六字诀,他们三人应该被优先考虑,假如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中一定要有两名六十后的话,那么习近平和李克强,加上两个六十后,再加三个“两朝元老”,正好七个。

但如此安排下来,如今在政治局层面最受习近平器重的赵乐际和栗战书都会被排除在外,按照年龄游戏赵乐际在二十大召开时才六十五岁,还会有机会,但和李源潮一样出生于一九五零年的栗战书在十九大上已经是最后的机会。所以,即使外界关于李源潮的种种负面消息全都为假,也没有人会相信习近平会从“论资排辈”的角度照顾李源潮而牺牲栗战书。进一步的分析,留待下篇文章继续道来。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