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学者称习近平遭遇“软抵抗”|法广

3

3.png

最近几天来,号称是习近平外交智囊之一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一篇关于中美战略问题的讲稿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据说,这是金灿荣在今年7月23日在广州“南国会”会议中心一次两天的讲座和交流的速记稿,本台没有联系上金灿荣给予评论,多家关注国际关系和时政的媒体转载了这篇长篇讲话,从细节和一贯的思路来看,应该确属金灿荣观点无疑。

2016-9-9 曹国星

题图来源:明镜书刊

金灿荣的专业是国际关系和国际战略,但此次讲话中,最有趣的部分却是对中国当下政局的评论。

对当下政局,金灿荣说,“从去年开始,我们的政治就变的非常焦灼,习主席就面临全国范围的软抵抗,地方精英、地方政府普遍的不作为,这是普遍的现象。这个挺难办的,人家不反对你,你让他八项规定,他就认真执行,三严三实,学的很好,很认真,没有人反对,但是没有人干事,所有的政策都是空的。”

金灿荣这一讲座的话题其实是“中美战略问题”,其中重点是台湾问题。虽然金灿荣自称”“个人并不主张冲突,我希望和平解决,但作为战略分析家、政治学家,必须承认形势比人强,而形势正在走向冲突。”

根据金灿荣的预测,在对蔡英文“观察期”、“施压期”后,两岸关系可能进入“对抗期”,根据金灿荣的观点,蔡英文第二任期的某一个点,两岸关系可能走向了第四阶段,“冲突期”;金灿荣认为,两岸冲突期最快可能在2021年到来。

对目前的中国政局,金灿荣表示,邓小平的战略很简单,但很有效,小平30年的治国方针就是内部开放自由度,外部追随美国,非常简单,但非常有效。

金灿荣进一步解释,邓小平的政策下,中国有几亿精英层受益,他们受益以后也带动其他人;国际上,中国追随美国,在美国体系内崛起,在美国体系内充分利用公共产品,闷头发大财,受一点委屈;“接受美国领导,但得了实惠”。

金灿荣认为,习近平改变了邓小平的国内国际政策的思路。“现在习近平的战略改了,内部开始给精英层定规矩,因此减少了自由度,国际上开始追赶美国,因此就有矛盾,国内的矛盾就很大,这几亿精英层原来的日子过的挺好,现在都不舒服了。”

于是,就有了上述的这段观察,“从去年开始,我们的政治就变的非常焦灼,习主席就面临全国范围的软抵抗,地方精英、地方政府普遍的不作为,这是普遍的现象。这个挺难办的,人家不反对你,你让他八项规定,他就认真执行,三严三实,学的很好,很认真,没有人反对,但是没有人干事,所有的政策都是空的,于是就有代价,首先就是经济下滑。”
金灿荣认为,中国经济崛起两个引擎,一个是市场,一个是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对过去30年发展功不可没,现在至少一个引擎熄火了”,搞企业的都知道,地方政府都不干活,态度很好,坚决不干。另外就是事故容易产生,原来各级都是很兢兢业业,现在地方政治精英“一下班就走,很松懈,松懈一定出事故。”

另一方面,经济精英有一部分移民了,留在这里的基本上也是投机,不投资,很少有人投资创造就业;而知识精英更是火气很大,金灿荣描述说,“主要特点就是骂人,在微信上传谣,讲一些酸溜溜的话,这就是全国范围的软抵抗。”

金灿荣认为,这种软抵抗是2015年开始的,而这是习近平掌权后2013、2014年的观察期和蜜月期结束后,“从2015年开始,大家觉得这个人很厉害,方向跟老邓相反,违背我们的利益,于是开始软抵抗。”

金灿荣最后描述是,“美国走向民粹主义和右翼,中国有点偏左的方向走。”

在回答提问的时候,金灿荣也对当下中国的经济困境提出了解读,“理解中国经济一定要从政治经济学观点去理解,不能从纯经济学理解,习近平给大家定规矩,所有的经济精英,地方政治精英都不敢干了,不敢干当然就熄火了。”

根据这一框架,金灿荣预测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有望重新启动。“十九大以后,习新权威主义架构确立了,权力到手,人事部局到位,政策部局到位,这个时候山头也铲平了,这个时候全部权力到他手上,因此全部责任在他手上,他必须做出成绩。”

金灿荣认为,“十九大以后,运动式反腐就回去了,会回到制度性反腐,依法反腐。另外就是给大家激励,在给你管制的同时给你激励,他会要求出成果,地方政府应该会动起来,现在你去找他帮忙办事他不给你办,十九大以后没准他来找你了。”

金灿荣认为,中国经济真正遭遇问题可能是十年之后,因为长期累积的老龄化的问题,适龄劳动人口减少,“一堆老头老太太等着养老,那就麻烦了,10年内没有太大的障碍,但是10年以后有根本性的障碍。”

对习近平是否会启动“政治改革”,金灿荣表示并不乐观,“他大概不会按照美国期待方向进行改革,就是多党民主,应该不会,他也会说改革,但是改革更多是技术性的。行政效率搞高一点,搞的透明一点,对老百姓的压力反应更敏感一点,主要是在行政效率上和司法效率上会有一点动作。”

“技术层面,行政层面改革会有的,总方向就是加强执政能力,但是不会按照英美的模式去改变我们的制度,但是西方政治学意义上的政治体制改革应该是没有的。”
fagua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