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逆袭香港选举, 拷问北京对港政策|美国之音

7

7.jpg

香港本星期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是2014雨伞运动后的首次大型选举,也被视为明年3月特首选举的民意风向标。选举结果显示香港新生代政治势力崛起,“本土自决”的思潮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民意。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次选举将深度影响香港未来的政治版图,北京急需反省其治港思维。英国“金融时报”更称,香港分离运动的根源就在北京。政治新生代和本土思潮的兴起,为北京的主政者带来什么挑战?大陆媒体全面封杀香港选举相关消息,怕的是什么?

2016-9-9 宁馨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认为,香港这次选举的最大看点,也最出人意料的是,6位年青的自由民主派新人以“对北京说不”的姿态,吸引了大批青年选民首次参选。这些选民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坚持排队到半夜,也一定要投票表态支持这几位新候选人,结果让这6位年青的自由民主派新人高票当选。北京经常用“港独”这顶帽子威胁香港人,实际上这个词掩盖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香港人所想要的,无非是北京以前承诺过的香港真民主,即特区首长和立法局议员普选。2007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別行政区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決定》,宣布2017年香港第5任行政長官的选举可以普选。但是后来北京赖账了。香港立法局、学界人士提出过各种妥协性方案,香港民众也多次游行,希望北京当局能说话算数、兑现承诺,但当局最后图穷匕首现。于是香港人发现,自己不会得到真民主,只能永远生活在北京设计的假民主之下,因此对北京当局绝望了。

程晓农说,中共把港独、藏独和疆独相提并论,其实,中共的香港政策与西藏、新疆政策完全不是一回事。香港没有民族矛盾和宗教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真民主还是假民主;在香港政策上北京所担心的是,一旦对民主的防范在香港开了口子,就会在大陆产生连锁效应,所以哪怕是赖账,也坚持不给香港真民主。这个立场过去有所包装,显得比较含糊;随着2017年原定的真民主兑现期的到来,就不再遮遮掩掩,而是直来直去,强硬而不让半步。香港的“本土自决”诉求其实不过是一种自由民意的表达,是对北京压制香港民主诉求的反弹;但香港本身基本上被中共掌控,不存在独立的现实可能性,只有4%的香港人相信香港能够成功独立。

杨建利表示,这次香港立法会选举是2014年雨伞运动后的第一次。虽然在制度层面没有取得民主化的进展,但雨伞运动使得香港民众对中共“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承诺的信任发生基础性转向,催生了数个年轻世代为主体的以香港自决、政治独立为诉求的本土派政治团体,改变了香港的政治生态。虽然人们有理由认为,他们的政治诉求不够现实,但是没有人能否认,他们在香港政治舞台上的出现并实现立法会席位的重大突破反映了中共治港的失败以及本土意识的滋生和成长已经成为香港的不可忽视的政治现实。有人讥讽讽刺梁振英为“港独之父”,从这个思路上来讲,真正的“港独之父”非中共莫属。香港回归19年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劣弊性。

赵岩认为,新选上的年轻议员,在知识结构和传导自己的理念主张更立体,更快、更强,他们使用媒体,他们维护自由、民主、法制的价值观尊严的行动都将俱有更强的挑战性。立法会选举最大的亮点就是一个23岁的孩子走上了政坛,走进了立法会。这绝对是大陆应该学习的。新生代比以前的泛民派更接地气,跟人民走得更近了。大陆的政策是傍大款政策:把资本家搞定了就认为治理香港很轻松了。1997年以后,绝大部分香港人的收入都没有增长,收入增长的都是大陆新移民、官宦子弟以及像李嘉诚这样的真正巨富。大陆出来的官员本来没有钱,靠和李嘉诚这些人互相扶持,权利与资本结合。香港普通老百姓没有任何收益。新生代议员朱凯迪这次竞选甚至连做宣传广告的钱都没有,却创造了议员票数的最高纪录,让我们看到只要赢得人心就能走向政治舞台。香港人不是不关心政治,是压力越大反弹就越大。“二十三条”事件造成六七十万港人上街,“教科书事件”中小学生都出来了,2014年的“八三一”和国务院白皮书使得一百多万人上街。可以看出香港人的反抗意识,压得越猛反弹得就越大。

赵岩说,2013年12月梁振英到北京述职时,习近平对梁振英说了一句话:“搞好普选,民主现行”。从2014年的占中实践来看,民主没有先行,专制先行了;普选也没有搞好,闹得人心分裂,还出现了港独势力。回顾大陆香港政策,北京在统战人选上就是个失败,在邓小平时代至少还有个国民党的家族后代廖承志在管理统战,廖承志多少还知道台湾、香港、澳门是个什么样子。可是进入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由廖晖,王兆国、刘延东、陈云林、王毅、孙春蓝、张晓明这些红二代共产党新贵管理统战事物港澳台事物,他们不仅完全是外行,而且穷人富裕后去管理富人,那就是一个鬼扯。因此他们失误的地方很多:如胡锦涛时代23条的加入,教科书事件;中共在香港的傍大款政策;特别是2014年的831选举特首的方案,都是失去民心的重要节点。

高文谦认为,这次香港选举最大的看点是,民心不可侮,香港人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被人摆布,用选票向北京说“不”。这次香港选举,220万人破纪录投票,政治参与意识空前高涨,特别是年轻人。选举结果表明:香港新生代崛起,“本土自决”思潮登台。这是香港“雨伞运动”的继续,是北京对香港政策的重大挫败。

高文谦说,这次选举,是香港民众对北京当局极度失望和反弹的结果。经过这次选举,香港政治版图重新洗牌,形成建制派、泛民派和新生代大体三分天下的格局,标志着以“本土自决”为核心理念的新生代的崛起。北京强硬处理香港占中运动,自以为得计,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两年前占中运动中最激进的人,也没有提出港独。今后,北京将面临香港“本土自决”诉求更棘手的局面。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