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 特区政府提早收工 北京策略露出马脚|自由亚洲

6

6.jpg

立法会选举结果揭盅,日趋激进的非建制力量在地区直选取得优势,现届特区政府已无事可为,只有提早倒数,而中联办加强介入选举,也显露了它玩选举政治的新策略。

2016-9-8

今后四年,特首梁振英能否连任,已经毫不重要,特区政府注定沦为跛脚鸭。今次地区直选中,非建制派取得19席。因此,建制派 (得16席) 无法过半,也就不能改变议事规则,以阻止非建制派继续在议会拉布。未来争议较大的法律、政策以至拨款,固然难免遭到阻挠,使特区政府难有作为。若拉布再推而广之,以瘫痪政府运作,迫使梁振英下台,政权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com-quote620.jpg

杜耀明立法会选举结果分析(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同样原地踏步的,是政府依旧无力主导政制改革,以提振特首和政府的威信。今次选举,非建制派增加三席至三十席,建制派有四十席,占全部议席57%,离开取得三份二议席有一段距离。北京将无法重启政制改革,再以三份二票数通过行政长官的假普选方案。

如此下去,小圈子产生的行政长官,本身有其政治原罪,再加上梁振英的好勇斗狠,自绝于社会,其认受性将进一步削弱。梁振英若不信邪,反以更强硬手段对付政敌和异见者的话,只会招来更大的反击,其管治的认受性只会继续向下寻底。

过去四年,也是梁振英管治香港的四年,他对北京奉承惟恐不及,对港人诉求充耳不闻。结果是社会不断撕裂,警权坐大,自由空间收窄,香港礼崩乐坏,核心价值备受冲击,但港人面对横逆,不会坐以待毙。四年前,泛民支持者占投票总数五成半,而每十个泛民选民不到三个支持激进民主派(27% )。反观刚结束的选举,支持非建制候选人依旧占总数五成半,但接近每两个有一个(47% )会支持激进的民主派、本土派和自决派。 这种政治新取向,反映更多人变得更为激进,愿意支持抗争。

过去四年,梁振英主张的利民政策大多仍是空中楼阁,反而早已高企的楼价比他上任时再上涨两三成,反政府的激进思潮亦大行其道。未来四年,表面上,较激进的非建制议员只有八位,但在非建制支持者当中近半都倾向激进,其他泛民议员不会无动于衷,特别在对抗中共赤化香港方面,抗争将会旷日持久而且不遗馀力。

另一方面,在北京指挥棒下,建制派亦重新洗牌。属于传统北京阵营的工联会和民建联,过去是建制的坚定支持者,占总票数近三成。但近两届以来,在中联办扶植下,新加入了亲政权的新民党,以至几位亲北京律师,目前已取得建制派票数大约35%左右,可谓举足轻重。反而传统阵营在建制派中的票数比例逐步下降,今次再少8%,若以票数计算,已低于全港总票数的四分一。

表面看,这是中联办政治板块的扩张,贪新忘旧,见异思迁,逐步蚕食传统左派的票源。但若较细微地看,更似是北京调整竞选策略,以专业背景的候选人,夺取过去由自由党所占有、以亲建制中产者为主的政治版图,再进而争取更多中产选民支持建制。

此举的效果,首先是封杀北京再不信任的自由党,使其永不翻身,并同时在政治论述能力较低、候选人质素参差的传统左派阵营之外,树立另一建制品牌。显然,这个品牌要比传统左派更具吸引力,因此即使不致取代他们,也难免拉走他们部份的支持者。

比起十年前,北京已可以一脚踢开自由党,建立亲兵,但也难免露出马脚,看来他们将会更有系统地培植一批号称代表中产专业的政团和政客,以他们貌似独立,又无传统左派的媚共民粹形像,去占取更大份额的中间游离票。

未来只要建制派多取两三个百分点,若又遇上非建制派配票失利,真正要担忧的,不是传统左派恐怕失宠,而是北京可以从更多方面攻占非建制派的阵地,大家在欢庆今次选举结果之馀,切勿掉以轻心。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