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毛左纪念毛泽东, 触动谁的神经?|美国之音

6

6.jpg

今天是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去世四十周年。中国官方未见举行大规模纪念活动,倒是海外华人的纪念行动引发激辩。加拿大大温哥华地区的一些华人上周末举办红歌颂毛晚会,引发市民到场抗议;此前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一些华人社团也因计划推出纪念毛泽东的大型音乐会而造成大规模请愿,最后不得不取消活动。海外毛左纪念毛泽东,是真心还是假意?有华人将此现象批为“红色污染”侵入西方国家,这种担忧有没有道理?

2016-9-9 宁馨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高文谦表示,纪念毛活动的组织者都是所谓“爱国”的红顶商人,人住在欧美国家,在大陆有生意。他们这种人在毛时代是要被抄家充公的。他们对毛的怀念完全是政治献媚,是一种生意经,投习近平中央所好,作为敲门砖,捞取经济利益。在他们的背后,有中国官方那只手。中国政府正在利用欧美国家民主自由普世价值,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打着民主多元的幌子向欧美国家渗透,输出“红色价值”的软实力,这是中共全球战略的一部分,而这些红顶商人是中共对外输出软实力的棋子。

赵岩表示,悉尼和加拿大的两场活动都有湖南商会涉入,大使馆也可能都参与了策划。中国的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归属于文化部,背后是国家安全部。澳洲这次毛泽东纪念音乐会的主办者中也有一个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目前没有证据它和安全部有没有关系,但和中国政府有关系是可能的。

赵岩说,有一些人在文革前受过毛思想的污染,但不能自己受到影响了就把这个思想拿到国外再想要影响别人。对很多人来讲,文革的经历、反右的经历、大跃进的经历都是一种痛苦。中共在十一届四中全会上没有明确完成这个反思,导致很多人现在对毛还认识不清。就是因为在邓的时代没有彻底否定毛,才会导致今天歌颂毛的现象出现。无论这些人对毛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不要把自己国家的毒素带到别的国家,去污染别的国家的土地。中国大陆要想走向现代化,必须全面地否定毛、否定邓的六四、以及邓在六四之前对毛做的决定。

杨建利表示,毛粉的种类不同,有几个类型:思想毛粉:他们相信毛骗人的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消灭阶级的鬼话,相信毛的真诚和伟大,怀念毛的时代。这些人有失忆症、对自己曾经的赤贫、恐惧的生活失去了记忆,或者极端不诚实。思维和情感混乱;民族主义毛粉:他们把民族主义情绪投射到他们认为的反帝民族大英雄身上。然而事实上,毛卖国比谁都厉害,他们不知道或者不愿意承认;权力崇拜毛粉:他们不相信毛的鬼话,也不认为毛是好人、民族大英雄,生活追求“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优渥腐化,对贫富悬殊无动于衷,但是他们崇拜毛,因为毛霸道、权力无限、政治斗争中总是胜利;实用毛粉:所有中共的权力者,即使与毛有世仇,只要掌握了权力就不否定毛,因为否定毛就否定了中共统治的合法性来源,进而动摇权力基础。习的左倾架势更使得实用主义者以“颂毛”为向习、向党、向“祖国”献忠心的形式。杨建利说,中国不摆脱毛的魔咒,就成不了文明的国度。

程晓农表示,民主国家允许多元文化的存在,但是,如果一个历史人物所代表的文化或者价值观念与这个民主国家的基本价值观根本对立,比如,若今天有人在西方国家公开纪念希特勒或者东条英机发动战争,这涉及基本的历史上的是与非,不单纯是个多元文化现象,是不能宽容的。中共因为继承了毛泽东建立的政权,所以不肯客观评价毛泽东,但至少毛泽东在大跃进和文革时期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是不可饶恕的。在民主社会公开纪念毛泽东,就部分地肯定了毛泽东的反人类罪行,这是对民主自由社会价值观的挑战。海外华人对毛泽东的认识,明显受到各自价值观的影响。在任何国家,人的价值观都是在青少年时代形成的,主要是接受学校、家庭和同伴的影响,成年之后人的价值观一般很少改变。在专制国家,民众的价值观是在官方洗脑教育和专制社会压力下形成的,只有少数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后来逐渐改变了自己的价值观,多数人的价值观是一辈子不变的。所以,中国人移民之后,其价值观仍然是国内那一套,这毫不奇怪;很少有人移民后会去比较自己在中国形成的价值观与西方价值观之间有多少根本差异,也不会因此而批判自己在国内形成的价值观。所以,海外华人社群里必然出现红色思维、红色文化;其第二代可能还剩点粉红;而在第三代身上才可能找不到红色文化、红色价值观的影响。

程晓农说,中国人出国以后,如果价值观不变,很可能变得比在国内更“爱国”,倒不见得是政治上更拥护政府的具体政策。一种直接而表面的原因是,别人批评中国现状,他会觉得颜面受损,这其实是社会主义国家畸形爱国主义洗脑教育的产物,民主国家出国的青年人不会有这种反应;还有一种比较隐讳的原因,即希望自己在国外的种种不适应可以因中国变得强大、重要而有所改善,或者个人在国外的前途因为中国强大而变得光明灿烂。

程晓农还表示,习近平终结了毛泽东之后中共维持了30多年的集体领导模式,恢复了个人威权领导模式,但这未必是从毛泽东那里寻求灵感。中共现在重新采用个人威权领导模式,是因为过去30多年那种集体领导模式下“花钱买稳定”的统治策略因经济危机而难以为继,不得不改用“高压维稳”的统治策略;而“高压维稳”的统治策略是和个人威权的领导模式相互配套的,它试图既防范民间不满,也减少官场腐败造成的有限资源之“跑冒滴漏”。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