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探究邢台水灾的真正原因|法广

7

7.jpg

今天夏天,中国的湖北以及河北等地发生巨大水灾,其中河北邢台地区的719洪灾造成巨大人员以及物质损失,但是,中国官方公布的灾情统计以及受灾原因上却存在着诸多的疑点。首先,河北省政府公布的死亡与失踪人数统计数字就遭到网民的质疑。中国官媒7月25日报道说:“据河北省政府最新统计数据,截至23日18时,河北洪水受灾人口达904万,因灾死亡130人、失踪110人“。而与此同时,河北工作组公布的受灾最严重的邢台地区的调查报告,却总结说:“邢台地区河流七里河的决堤共造成17人死亡,1人失踪”。而中国网民认为死亡数字要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字,网民的相关讨论曾经遭到屏蔽。其次,就邢台719水灾爆发的原因,官方的调查结论是: “7月19日晚七里河决堤是由于局地强降雨形成的洪峰所致,非人为原因造成。”,“开发区受灾属自然原因,非人为泄洪所致”。然而,中国官方新华社7月20日报道说,“暴雨导致18座水库已开闸泄洪”,难道水灾同泄洪就没有任何关系吗?

2016-9-9 杨眉

最后,中国官媒强调,邢台地区的降雨量超过历史极值,这是造成特大水灾的根本原因。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近日在网上撰文,对中国官方的版本提出质疑。在他看来,首先,邢台地区的降雨量并未超过历史极值,他引述了水利电力部出版的专业书籍记载指出,1963年的邢台地区最大降雨量的记录至少是今年7月19日的降雨量的一倍。其次,他认为官方对18座水库开闸泄洪的决定过于一刀切,有些水库并没有达到“非超标泄洪的 地步”,十八座水库同时泄洪不必要地加剧了灾情。最后,他认为造成特大水灾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南水北调工程大规模地改造了自然河道,使邢台地区二十多条自然河仅剩下六条,当暴雨来临 时,六条河流显然难以承担二十多条河流的下排任务。

请听本台对王维洛先生的专访:

法广: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河北邢台地区历史上的降雨量统计数字,这些数字的出处在哪里?为什么同中国官媒的说法有如此巨大的出入?

王维洛:在邢台市抗洪救灾新闻发布会上官员声称,这次暴雨洪水远超63年和96年,为历史极值。这似乎是”天灾”的最有力的证据。但是,我们只要查一下就知道,1963年8月邢台地区乃至整个河北地区的降雨量是中国历史上(除台湾以外)的第二高,最高的记录是1975年造成板桥等62座水库溃坝造成23万人死亡的大洪水。其实1963年还真的是属于自然灾害。那年受灾死亡人数众多。而且,首先溃坝的水库就是今天造成重大水灾的东川口水库,今天的东川口水库是1963年溃坝之后1965年重建的。事实上,今年七月邢台地区的降雨量远没有超过历史记录,根据我的查找结果,《中国江河防洪丛书》等书籍的记载,“1963年的暴雨历史数据(河北省内丘县獐狕,内丘县现属邢台市),有如下结果:六小时降雨量426毫米(1963年8月4日);十二小时降雨量678毫米(1963年8月4日);二十四小时降雨量950毫米(1963年8月4日);”而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邢台地区2016年7月19日二十四小时的降雨量为360毫米,与1963年8月4日的二十四小时暴雨量950毫米根本不能相比,其他时段的暴雨数据也不能相比,不是一个等级,根本不可能是历史极值。

法广: 既然邢台地区的降雨量并未达到历史极值,那么,造成719特大洪灾的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王维洛: 我认为是水库在并没有达到库容境界线之前就开闸泄洪是其中原因之一。由于1963年邢台地区经历了巨大水灾,今天的官员是杯弓蛇影,虽然,在建水库时宣传说可以预防百年洪水,但在实际操作上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水库溃坝,溃坝造成的危害将远远超出泄洪,所以,河北省防洪工作组就选择了给18座水库泄洪。而事实上,东川口水库,以及邢台西部最大的水库朱庄水库的库容量都还留有余地。比如说,朱庄水库可以蓄水 至海拔254.6米,当时的水位229.05米距离254.6米还有25米!而朱庄水库的泄洪与七里河决堤必然有关。因为,根据邢台市防汛办的电话通知记录,朱庄水库在7月20日凌晨泄洪的流量为每秒1500立方米,是下游河道安全泄量每秒500立方米的三倍!朱庄水库 的下泄流量超过下游河道的安全泄量,必然导致部分泄洪流量进入地势更低的七里河。
必须指出的是,中国的水库都是多功能的水库,既要蓄水,又要防洪,既要发电,又要养鱼,而事实上,这些功能之间是互相矛盾的。因为如果要防洪,就应该底线蓄水,如果要养鱼或者发电,就应该高线蓄水,由于今天水库的经营者都以经济利益优先,所以水库总是处于高水位运行,这就使暴雨来临时,水库难以发挥其防洪功能。

法广: 您在文章中特别强调了南水北调工程是造成邢台水灾的重要原因,而且,您认为由于工程设计上的失误,类似的水灾很可能继续发生。能否详细地解释一下?

王维洛: 2014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成,输水干渠从南至北横切中原大地的八百多条河流,在邢台境内与二十多条河流相交。为了避免污染调水工程的水质,自然 河流不得与输水干渠平面相交。在邢台境内的河流通过虹吸管道从南水北调的输水干渠的下面、也就是从地下通过。为了节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造价,最后八百多 条河流只剩二百多条,邢台境内的二十多条河流也只剩下六条河流,其中包括七里河。当暴雨来临 时,六条河流显然难以承担二十多条河流的下排任务。

法广: 中国的水利专家们在设计南水北调工程时难道就没有考虑到上述问题吗?

王维洛: 不能说他们就完全没有考虑;但是,他们在计算每条虹吸管道的通过能力都是按照河流二十年一遇的洪水量计算。当超过二十年的暴雨来临 时,洪水破堤,淹没村镇和民居是必然的结果。南水北调干渠经历中国两大暴雨区,一个是邢台地区,另一个是河南驻马店地区,而这两大暴雨区都在南水北调的工程的西部,根据我的推算,造成七里河决堤的洪水有部分就来自南水北调干渠西部的排洪沟进入七里河的,因为从东川口水库泄洪的洪水没有这么大的流量。这是因为南水北调干渠就像一堵墙将自然洪水的出路挡住,使洪水无法东流。所以,由于南水北调干渠的原因,今后的洪灾将继续不断发生。这里就必须追究南水北调工程设计上的责任。在西方当然也有许多调水工程,但很少有中国这么大的规模。而且,一般都用地下输水管道,因为这样对地面的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就要低得多。而南水北调选择了修建明河,而且渠道特别宽阔,南水北调在邢台地区的河道宽达90米。事实上,如果南水北调的目的是为北京输水的话,选择暗渠显然要明智得多。既不破坏自然地理形势,又不会阻挡洪水。如果真的如邢台地方官员所说的那样,降雨量超过历史记录的话,那这些工程设计师不是在开历史玩笑吗?这不是在拿老百姓的性命当儿戏吗?

感谢王维洛先生接受本台的采访。

fa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