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 民主的胜利! 青年的胜利!评香港2016年立法会选举|自由亚洲

6

6.jpg

九月四日举行的香港第六届立法会选举结果已经揭晓,与四年前的第五届立法会选举比较,亲北京的建制派失去了两个席位,而包括泛民和本土派在内的非建制派多出了两个席位。这个结果意味著民主派能够以超出三分之一以上票数继续保有对重大议案的否决权。虽然现有的立法会议事规则仍然偏向政府和支持政府的议员,这使得香港的民主进程难以有重大突破,但香港市民通过选票明确地表达了他们对变化的渴望和对北京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的不满。

2016-9-9

com-quote620.jpg

这次选举有三个突出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市民的参与度高,无论在投票人数还是投票率方面都创下香港历史最高纪录。此次选举中五个地区直选的投票的选民人数多达二百二十万人,投票率高达百分之五十八,比四年前上一次立法会选举多出近四点五个百分点,也比迄今最高纪录的2004年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高出二点四个百分点。如此之高的投票率与人们传统印像中香港市民“缺乏政治参与意识”的形像全然不同,也表示了香港市民对香港前途的极度关切。

第二个特点是凡是在真正实行一人一票的地方民主派都取得明显优势。立法会由七十人组成,其中的一半由五个选区的选民一人一票选出;三十人通过按照行业划分的功能组来选举,其中绝大部分并非自然人,而是企业法人代表,因此政府相对容易影响和控制;另外五人全香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的“超级区议会”。选举的结果是,在一人一票选出的议员中,民主派占多数;而政府容易操控的功能组选出的议员,亲北京的占多数。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北京如此害怕一人一票的“真普选”。

第三个特点是不少年轻人在这次选举中崭露头角,尤其是一批具有反抗精神的“80后”在一人一票的选区高票当选,其中最年轻的当选者罗冠聪才二十三岁。与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年轻从政者不同,香港的这些年轻当选议员完全没有家族政治背景,也不似集权国家的青年政治花瓶。他们是靠自己鲜明的政治纲领和在社会政治运动中辛苦耕耘而当选的。这些年轻人登上立法会的舞台是香港青年的政治意识日益高涨的结果,也是香港市民不满立法会一些老面孔忽略本土诉求的结果。港人对这些新鲜血液未来的表现充满期待。

两年前的那场争取真普选大规模街头抗议运动虽然由于中国政府的压制而无果而终,但是却进一步激发了香港青年的政治自觉。运动之后,中央政府和梁振英等强硬派人士的傲慢和强硬立场以及一系列愚蠢至极的做法,发挥了“为渊驱鱼”的作用,强化了青年人的本土意识。不久前香港中文大学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在十七至二十四岁的年青人当中,支持港独的受访者竟然接近接近百分之四十,这在三年前是不可思议的情形。这也反映了中国政府的香港政策的全面失败。

民主力量在立法会选举中的胜利反应了香港的民意,青年人的胜出更展现了一个更有希望的将来。但是当选的民主派议员也需要面对香港严峻的政治现实:那就是北京政府正在通过其在香港的代理机构和代理人试图日益严格地控制香港;而且现有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和议事规也明显偏袒政府。同时,本土派政治力量的崛起后,各派民主力量需要更好磨合,以在香港市民关切的重大民生和政治议题上求得最大公约数和一致行动,为香港市民争取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否则,今天得到的选票四年后也有可能丢失。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