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良勇:《炎黄春秋》杂志事件显示中共加强禁锢言论|法广

6

6.jpg

中国意识形态的风向似乎出现了较大变化,最为引人注目的信号之一,便是在中国知识界享有盛名的文史刊物《炎黄春秋》受到官方全面接管。《炎黄春秋》被视为是一个具有政治自由派色彩的综合中文刊物。它被官方全面接管的经历引发了海外人权团体的高度重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先生向本台阐述了他的看法。

2016-8-23 流芳

法广:首先请您简要地介绍一下新近发生的《炎黄春秋》事件的来龙去脉。

 

费良勇:《炎黄春秋》是一本综合的中文月刊,1991年创刊,原社长和总编辑是杜导正、副社长是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该刊本由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主办,被中共预设圈套转入艺术研究院,为扼杀该刊埋下伏笔。

《炎黄春秋》代表中共体制内民主派和自由知识分子的观点,刊登了不少有关中共党史敏感事件的评论与时评文章,倡导有限的政治自由化、大刀阔斧的市场化改革,以及对中共历史上的黑暗岁月的诚实反思。其主张是维护中共统治,但希望吸取中共历史上的经验教训,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逐步走上民主之路,实施宪政法治。《炎黄春秋》已经有20多万订户、百万读者。

但是,这样一份杂志,中共现政权都无法容忍。《炎黄春秋》被中共定义为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堡垒,把它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力图拔除。2016年7月13日,中共当局以改组杂志社领导机构为名,实际上是抢劫他人财产、冒用他人姓名、盗用刊名刊号、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等一系列土匪流氓手段强行接管了该杂志社。7月17日,杂志社法人代表杜导正先生签署“停刊声明”,表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中共如今非法出版的伪《炎黄春秋》杂志,如同被阉割的太监,已经完全丧失了原《炎黄春秋》杂志的精神、色彩和风格,成为中共专制独裁的吹鼓手。这个体制内民主派和自由知识分子的平台被彻底取缔了,从此炎黄无春秋。这是一个历史悲剧。中共还禁止法院受理该案。这显示中共打压民主派、加强禁锢言论、破坏法治、强化专制。

法广:《炎黄春秋》被官方全面接管后,8月初发行的最新一期《炎黄春秋》杂志依然写着被新管理层免职的前杂志社社长兼法定代表人杜导正等其他编辑的名字。为了夺回控制权,几名前编辑正试图起诉杂志的政府主管单位。您认为,法庭将对此一事件做出怎样的判决?

费良勇:我看到最新消息,法庭已经宣布不受理此案。中共宣传说要加强法制,但是当人民的权利、当刊物的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它指示法院不受理这类案件。如果地方性的一个刊物或者涉及到地方的中共官员,法院是有可能受理的。但是因为《炎黄春秋》杂志的停刊,实际上直接涉及到中共最高层、直接涉及到习近平,所以在中共最高层的命令下,法院不受理。中国所有的法院都是要听命于中共的,中国没有三权分立,司法机构是完全不独立的。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宣布不受理此案,也属正常。

法广:您怎样解读《炎黄春秋》事件?当局为什么对这样一份杂志采取全面管控?

费良勇:因为中共正在加强一党专制、加强个人独裁。习近平上台以来,极力强化个人权利,他除了担任中共的主席、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外,还担任了12个领导小组的组长,把一切大权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是另一方面,他实际上又没有毛泽东当时打江山的那种气魄和威望。所以他极力要通过全面统一思想、从而继续走毛泽东的老路。全面管控《炎黄春秋》实际上是对整个中国自由派的打压、以及对中国言论自由的打压。

从历史看,我们都知道天安门广场矗立着华表石柱,据说这是源于尧舜时立下的诽谤木原型,是便于百姓在上面书写不满情绪、批判朝政而专立的。中国历朝历代曾设有中大夫、左徒、大谏、光禄大夫、议郎、侍中、中常侍等不同官职,这些都属于谏官,其作用是对君主的过失直言规劝并使其改正。

而当今的中共当局,一方面在高调地宣传“依照宪法和法律来治理国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客观需要,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显著标志,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必要保障。”简而言之,即依法治国;而另一方面封杀言论自由,严禁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等,就连自己党内的不同声音也要封锁,这么一本本意还是要维护执政党统治的《炎黄春秋》杂志都容忍不了,就说明当今执政者连封建皇朝统治者都不如。这是历史的大倒退,大反动。显而易见,依靠中共当局自行改革之路是走不通的。习近平不会学习蒋经国,不会开放党禁报禁,通过和平演变走向宪政民主。

法广:面对《炎黄春秋》事件,倡导民主和新闻自由的人士应该具体做些什么?

费良勇:首先,整个社会应该尊重和保护《炎黄春秋》杂志的言论自由,让更多的人了解《炎黄春秋》杂志事件的内幕,认清当今中共执政者宣传的“依法治国”是一个假象,认清习近平妄图实现一言九鼎的个人独裁。

其次,要实现民主法治,必须结束一党专制。中共党内的民主派也必须明白这一点。把中国社会转型的希望寄托在中共执政者身上,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我们必须促进体制内外的民主力量的发展壮大。

再则,我们要从东欧国家的天鹅绒革命吸取经验。“天鹅绒革命”是与暴力革命相对比而得名的,指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就实现了政权更迭和社会变型,如天鹅绒般平和柔滑。台湾成功的社会转型,说明社会改良也是一种很好的选项。台湾的民主转型首先要归功于长期艰苦奋斗的民主力量,蒋经国的功绩只是在民主压力下顺应了历史潮流。我们必须明确地认识到:一、不能把民主革命和民主改良对立起来;二、体制内外、海内外的民主派要加强合作,广泛动员民众参与社会变革。

法广:《炎黄春秋》停刊在海内外激发巨大反响。该杂志创办至今,先后经历了中国三代领导人时代,历时25年。它在现今一代领导人的治下受到接管,将对中国未来走向造成怎样的影响?

费良勇:这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是极为不利的。很多人以前把希望寄托在习近平身上,认为他会引导中国走向民主化。而且有些人甚至赞同习近平搞极权;认为只有极权打掉那些贪官污吏以后,他才能够集中精力、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实际上,被民主化寄希望于一个专制统治者是很不现实的。这种情况虽有,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习近平大权在握以后,他完全可能走向专制独裁,把中国重新带回毛泽东搞专制独裁的老路。这样一来,全中国人民又要遭殃了。而且从今年5月2号,北京的一个演出来看,习近平已经开始命令下面的人给他个人唱颂歌。5月2号的演出,就有两首歌颂习近平的歌曲。我认为,如果要走宪政民主的道路,必须禁止歌颂最高领导人。因为个人崇拜就是个人独裁的前奏。所以我们所有的中国人,无论海内、还是海外的中国人都应该一致起来反对个人崇拜、反对个人独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