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谈新书《习近平之谋, 共产党之死》|法广

6.jpg

中国主席习近平掌权以来,高调反腐,掀起打虎运动,许多高官相继倒台,似乎深得民心。但习近平推行的政策,也导致非议之声四起。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7月30日推出新书《习近平之谋,共产党之死》。在这部新书中,陈破空与旅日评论家石平一起,以对谈的方式共同阐述了共产党必然倒台的观点。

2016-9-6 流芳

法广:您在书中表述,习近平掌权以来的种种做法,主观意图似乎是保党、救党、维持共产党政权,但实际却导致共产党遭受重创。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到共产党遭遇的重创?

陈破空:我们看到习近平上台以来,通过打虎、反腐为工具,对付党内政敌、尤其是对付政治老人江泽民留下的代理人物,这一过程进行的轰轰烈烈,应该可以说对习近平巩固权力很有帮助。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由于这样一个制度没有得到改变,所以说在反腐打虎的过程中,不要说那些受到影响的官员,首先那些还没有受到影响的官员已经变得懒政、惰政、殆政,无所作为。因为腐败曾经是他们的动力,是他们从事所谓行政治理的一种动力。既然在现行的制度下,本来是允许腐败的,在江泽民时代认为腐败是一种粘合剂、全党团结,现行制度也没有改变,却不让他们腐败了,或者不太方便腐败了,所以这些官员就变得懒政、惰政、殆政,因此直接就影响了行政效率,拖累了行政效率。我们看到,当习近平要拉抬股市的时候,他的党内政敌却在暗中做手脚,说“拖垮股市、让股市崩盘”。当他要拉抬经济的时候,这些官僚系统却不运作、处于一种懒惰状态、甚至消极抵抗。这是一种重创。

还有一种重创,就是习近平和江泽民派系进行斗争的时候,尽管习近平占了上风,但是江泽民派系(因为江泽民执政二十三年,他是人马遍布党政军、宣传、外交等系统),江泽民的人马会做这种抵抗,主动的或者是被动的抵抗,所以这已经彼此结仇、深仇大恨。互相地厮杀,不能够停顿。这个厮杀的过程,对共产党本身也是一个重创。所以习近平本来是红二代、是太子党,他有“保党、救党”的主观意图。或者说,作为一个暂时的谋略,他向左转,举毛旗、说毛话,用左的旗号来巩固他的基本盘,但是他本身的作为跟这个制度形成了一个矛盾,也就是说,这个一党专政的制度本身会非常腐败,但它的作为却让这些官员不能腐败,在这个时候,如果制度不能发生转型的情况下,只能对共产党是一种削弱。而且共产党的内斗和撕裂是一种更深的削弱。

法广:你们为中国的变局定下2017和2022这两个年头,依据是什么?那个时候,共产党会不会倒台?

陈破空:之所以选择2017和2022两个年头,是因为2012年是习近平权力的开始,2017年是检验习近平权力巩固的程度。因为2017年将会召开19大,习近平结束第一个任期、开始第二个任期。2022年将检验习近平执政的结果。他将继续执政,还是到此为止?他在执政10年中,有没有建树?或者能不能留下他的历史地位?这部书为什么在封面上出现“中共寿命70年,2017年必然倒台”,这么一个说法,因为这个有三方:一个是我,一个是旅日评论家石平先生,还有一个出版方。对我来说,我本人并不愿意对共产党倒台做出一个具体预测,或者某年、某月、某日,但是与我对谈的石平先生,在这方面比较有研究,或者想做出这方面的预测。另外出版社也想给有期待的读者一个回应。因为日本的读者,或者说世界各地的读者对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显得非常不耐烦,可以说是等待已久,想看到中国共产党何时倒台这么一个结局。所以这本书就做了一些预测。在我看来,我的预测主要是看共产党受到削弱,它败亡的这么一个过程。应该说它已经开始了。

2017年和2022年都会是重大的指标。因为2017年习近平巩固权力之后,我们将会看到他的真实面目,他究竟是要一条道走到黑,把一党专政走到黑,还是说能够改弦易辙,逐渐走一条宪政之路。而2022年就会看到习近平第二个任期的结果,如果第二个任期他有权利、而且有所作为的话,他可能能超过胡锦涛,认清天意和人心,能够顺应天意和人心的话,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像蒋经国那样的一个宪政民主的推手。如果说不能、他仅仅做到“保党、救党”,仅仅做到竖立红色政权,就像崇祯皇帝一样,虽然胸怀大志、虽然励精图治,但是他仅仅是为了一个王朝中心,结果王朝不仅没有中心,而在这个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明王朝归于失败,崇祯皇帝本身吊死在北京景山,当时叫北京媒山。所以对习近平来说,有两条道路可以选择,而2017年和2022年,将对习近平的道路做出一个非常清晰的定义、或者是展示,或者结果。

法广:习近平掌权近四年以来,不断传出各种关于暗杀、政变、兵变等传言,如何判断这些传言的真伪、它们又传递了怎样的信号?

陈破空:这些有关暗杀、政变、兵变、军变这些传闻,虽然纷纷扬扬、有真有假,但是基本上都是存在的。而且这种风险、这种刀光剑影的故事,应该说远超外界的想象。就像最近所发生的事情,今年北戴河一结束,马上北京卫戍区司令换人,上海警备区司令换人,这都是紧急动作。因为北京卫戍区关系到习近平和习近平政权的安稳,已经多次换人。而在北戴河会议之后,又紧急换人,这显然是听到了、或者说是感觉到了某种政变的风声。上海警备区是江泽民的老巢,是跟北京对立的一个政治中心,北京是现任的习近平的政治中心,而上海是政治老人江泽民的政治中心。

在这之前,两年前就发生过三军四海大演习,不断地取消航班,在北京和上海之间。现在上海警备区司令又再次换人,都显示习近平感到了不安。另外在北戴河会议之后,第一次有一个副总参谋长、一个现役的上将被捕下狱,他叫王建平。他两年前还是武警部队司令员,后来被习近平和王岐山用调虎离山之计、用明生暗箭的方法,让他远走成都、调离,然后让习近平的亲信、南京军区的王宁入主武警部队。武警部队有100万之众,是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是维稳的主要工具。王建平被捕下狱,显示习近平对军队的、来自武警的不安因素的防范和压制。而我们知道,习近平上台之前,就发生过失踪两个星期的传闻。失踪过两个星期,那神秘的两个星期,就充满了大量的暗杀或者是政变的传闻。他之所以处置周永康、薄熙来,也都是因为他们密谋政变,包括令计划的参与、徐才厚的参与等等。在习近平上台的这三年中,这样的传闻不断,包括天津大爆炸的疑云,包括新疆乌鲁木齐车站的大爆炸等等。

前不久,比较亲习近平的一个网站叫“环球之音”,也专门发来一篇文章叫“防政变”是今后政治工作特别需要注意的重点。就是习近平阵营公开发出来的一个信号。这个政变就是防止党内政敌,而且指明,防止习近平像苏联的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一样被推翻,而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的政治改革推动者,这个意思,习近平目前看来是用左的方式、举左的旗号,根本不像一个改革者。但是用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做比喻,一方面是为防止被党内政敌所推翻,另一方面是否在暗示习近平要做某种大的动作。这些都令人扑朔迷离。所以这种政变、暗杀、兵变、军变的传闻不仅会继续地甚嚣尘上,而且随时可能浮出水面,成为某种发生的现实。

法广:近期,习近平加紧更换地方大员,目的是否就是巩固权力?明年中共将举行十九大,你觉得会发生什么?您如何预测习近平的执政之路?总体而言,习近平有没有前途?

陈破空:对,我们看出来最近习近平加快了更新地方大员的步伐,因为在19大之前,现在已经有种紧迫感和危机感,19大还有一年多一点时间,不到一年半。19大将会解决中央权力问题。现在解决中央权力问题,它有一步要解决地方权力,中国有31个省、市、自治区,这些地方大权掌握在谁手上,对习近平致为重要,关涉到他的政策能不能得到贯彻。我们看到最近一日三省或者两日六省、平均起来就是一日数省地换人,不断地换人。

这些人换下来有三类,一类就是那些属于江派的人马,不听习近平的,那会被换下来,像新疆的党委书记张春贤就被调离了。一类虽然不是江派的人,但是也不是忠于习近平的人,也可能是无所作为的官员,也被换下来,像安徽、内蒙古、云南那些大员。还有一类人,不清楚他是否忠于习近平,那么习近平对他们实行一种对调,就是不放心,不让他们培植地方势力。换上去的基本上都是跟习近平有关的、被称为“习家军”或来自于浙江、福建、上海或者南京军区这些习近平执政过的地方的一些同僚。也就是让“习家军”紧急上位。这是一个地方卡卫战,这个地方卡卫战显然是为了进一步巩固习近平的权利。

到了今年六中全会的时候,他希望在六中全会(因为马上就要召开、还有两个月),六中全会之前能够完成地方大员的更换,六中全会就会集中精力去解决中央的权力结构问题。明年,中央的权利结构是习近平能否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之上、能否实行大权独揽,对他的将来执政很重要,他将来是作为一个大独裁者,走倒退之路,走毛泽东之路,还是作为一个蒋金国这样的宪政开放者,他都需要集中权力。因为他都要像毛泽东那样,不断地延续权力,掌握权力一直到死的话,他需要废除掣肘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或政治局常委会。如果他是要宪政道路的话,他也需要大权在握,防止像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那样被推翻。所以我认为他有两条道路,一个是继续一党专政,一个是宪政道路,也就是说两个结局:一个是崇祯皇帝、一个是蒋经国,就看他怎么选择。不管他怎么选择,他自己的选择才决定他自己的历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