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前腐后继的书记们|东网

7

7.jpg

昆明三任书记连续下台,充分说明这是个高危职位,权大但不好干。
2016-8-17

最近北京市朝阳区委书记程连元,调任昆明市委书记,暂时解决了昆明的权力真空。自上一任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被查处后,该市已经110天没有一把手。而在此轮反腐风暴中,昆明更是连续三任市委书记相继落马,创下纪录。

市委书记空缺而城市照转,某种程度上说明这一职位并不是城市管理所必须。而三任书记连续落马,充分说明这是个高危职位,虽然权大,但并不好干。

中国从地方到中央的各级书记,是不同层面的真正老大。中央一级只有总书记,没有副书记,这虽从制度的设计上保证了权力的唯一最高,但由于政治局常委的存在,同僚们党内地位平等,只是分管工作不同,重大决策还是要开会表决。

而在地方上,虽然有众多的副书记,但最高权力只在正书记一人手中。这是因为,总书记形式上还要选举产生,元老虽可以授意指定,但程序和组织上,不能任命总书记。地方上的书记,则完全是上级任命,或空降,或提拔。

由于地方上的书记,不经选举产生,因此毋须对下级和同僚负责,只需对任命他的上级负责。书记在当地权力最大,无人能够监督约束,只要站对了队,跟好了上面,都会平安无事。但是真要出事,风险不在下面,而在上面,或由于上司的权争失势而失去保护,或由于其他问题而被牵连。

书记出事最常见的就是买官卖官,一方面对下卖官受贿,另一面对上买官行贿。行贿的钱来自受贿,而且要进多出少有盈馀。书记这么做,在于执政党的制度保障。从毛的时代起,对书记的要求就是“出主意选干部”。出主意太虚,而且往往是意识形态方面的把关,实的则是选干部:人事选拔和任命。过去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现在权力不变现,过期作废。

如果真能像毛说的书记管政策、管人事还好一点,本来具体事务有市长(或县长、省长)分管,但书记倚仗权势,或为一己私利,或为亲朋好友情人,插手经济、贸易、工程,什么都管,手伸得太长,迟早会出事。

书记是老大,内部监督够不着,外部监督不可能,媒体、司法都由他管。为了避免体制内部程序上出现问题,加强党的领导的结果是,各级人大主任也由书记兼任。从程序到实体都没有约束,滥用权力的腐败越演越烈。

习反腐以来,苍蝇老虎打了不少,真正实权在握的书记,却只查处了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一个。书记的权力如果制约不住,昆明的市委书记还得第四次倒下,其他地方的书记也会前腐后继。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