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是如何培养成的?|法广

3

3.png

一贯要当导师的毛,终于教育出了他心目中的共产主义新人——红卫兵。这些喝狼奶长大的孩子,在文革中按照毛的心愿“大闹天宫”,给民族带来空前浩劫。现在这一代人掌握了国家权力,红卫兵治国已成现实。毛死去了四十年,现正在被借尸还魂。

2016-9-10 赵越胜

 

问:前面我们讲了红卫兵和工作组的斗争。这些青年人,年纪十几二十岁,被毛利用充当他党内斗争的基本依靠力量。这些红卫兵的暴力行为造成很多无辜者死亡,这些孩子并不是天生残暴,但怎么会一夜之间成了暴徒呢?

答:考虑这个问题的人不少。因为青年人成为暴徒,成为某一政治势力的打手,历史上还有一个显例,就是纳粹运动。所以国外有许多大历史学家,比如德国的梅尼克,著名的作家如威塞尔、莱维等人都考虑过这个问题。中国被称之为“毛主席的红卫兵”的这类青年组织,在第三帝国叫作“希特勒的青年团”。他们的恶行都是一样的,任意抄人家、砸东西、烧书、打人、侮辱人。而且,他们都带红袖章,区别只在于一个上面是黄色的“红卫兵”三个字,一个是黑色的纳粹“万字符”。很巧,现在正赶上毛泽东离世四十周年,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回顾一下毛是怎样教育这些青年人的。1970年,斯诺最后一次访问中国,毛对他说:“什么四个伟大,真讨嫌”。他说,他要去掉三个,只留下导师这个名头。斯诺说,导师就是teacher,毛说,我就是个教书先生。也就是在这次谈话中,毛说了大实话:“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毛在历史上就总有为人师之心,他确实想造就一代“新人”,但问题是“新人”不一定是好人。依照毛的教育方针,必然会造就文革中的暴徒。我们可以看一下毛的教育的核心内容。1. 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就是说,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文明的,有知识,有教养,有爱心,准备服务于社会和人类进步的人,而是培养效忠于党派利益的愚众。2. 教育的目的首先要造就出一批效忠伟大领袖的阶级斗争战士。学生们不需要培养爱知识爱真理的素质,而只要无限忠于毛,忠于共产党。他们的知识结构,是以党的意识形态为规范的。这就从根本上扼杀了独立思考和追求真理的能力。他们心目中的真理,就是毛的小红书,“一句顶一万句”。3. 学校不再是传授知识,探索真理,培养善好品质的场所,而成为接受谎言,经历洗脑,培养仇恨,鼓励作恶的场所。用毛的话来说就是,“学校要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4. 教育再也不由教育家,学问家来管,而是“党管教育”。也就是要想方设法让学生接受共产党伪造的历史和那些邪恶的教条,这些教条的基本核心就是仇恨。我们最熟悉的一句话就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media文革初期,簇拥着毛泽东和他的副手林彪的红卫兵。

问:确实,那时候所听到的如雷灌耳的口号就是“把课堂当战场,拿笔作刀枪”。

答:所以,红卫兵的暴行,反应出他们内心中积蓄的仇恨。这个仇恨,就是由毛式的教育,从幼小的心灵开始,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一点一滴灌进去的。文革前,全国学雷锋,就编造出雷锋如何在七八岁时,被地主婆拿柴刀砍了手,所以孩子们几乎人人都知道雷锋的名言“对敌人要像严冬般残酷无情”。可谁是敌人,那就看毛的意愿了。说到毛式教育,有许许多多口号,但我们只需记住“仇恨”两字就可抓住核心。共产党统治的庞大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其实就是建筑在仇恨的地基上。仇恨本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只要被冠以阶级仇恨之名,那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就都有了正当理由。正像毛自己承认的,他读了一些共产主义理论的书,却“只取阶级斗争四字”。而他最得意的话则是“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从这种把仇恨当享受的变态心理出发,他告诉红卫兵,马克思主义千言万语一句话,造反有理。红卫兵后来那些常用的口号,什么“砸烂狗头”、“千刀万剐”、“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皆出自这个精神源头。康德在他的《教育学》里指出:“教育戒训就是要防止人由于动物性的驱使而偏离人的规定:‘人性’”。而毛的教育方针,就是要放纵人兽性的一面,尤其对那些正处在青春期的少年,他们所受的教育使他们的“力比多”冲动不是升华于创造,而是堕落为毁灭。文革中红卫兵的作为,生动展示了有一种教育能激发出人性恶的一面,而教育的本来目的,恰恰是导引人的动物性向文明的人性提升。

问:前不久网上热传民国小学课本,引起很多评论。有不少人说,若按照这种教育就出不了红卫兵了。

答:当然,毛式教育和人类文明社会的教育在本质上是不同的。但是毛式教育又绝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他的基本思路和框架是从苏俄那里搬来的,只是在宣扬仇恨和反智颂愚这一方面远远超过了苏俄。中华文化本有尊师重教的传统,孔夫子就是老师,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他的教育核心就是“仁者爱人”。中国传统教育思想中真有很可爱的东西,像《论语》中记载的:“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的师生之间,真是其乐融融。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中,教育起着关键的作用,从古代的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到洛克、卢梭,再到现代的费雷莱、伊凡·伊利奇,这些大教育家可能在方法和考虑的重点上各有不同,但在教育的实质目标上,几乎没有差别,都认为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充满爱心、正义感、好奇心的自由人。有爱心就能同情弱者,克己助人,有正义感就能遵法守法,反抗邪恶。有好奇心,就能不盲从,独立思考,追求真理。这些品质,是一个自由人所必备的。所以毛式教育和文明教育的根本区别在于,一个是培养奴才打手,一个是培养有尊严的自由人,文明的绅士。你刚才提到民国小学课本,其实早在民国初年,中国知识分子就自觉地在教育上向人类普世价值靠拢。蔡元培、胡适、邹韬奋等人,作了大量不朽的工作。我念一段民国小学课本中的内容给你听,题目是“自由”:“吾有身体,无故而被拘束,吾有财产,无故而被侵夺,吾有言论著作,无故而被干涉……推之信仰,事事皆受限制,而不得行其愿——则生人之幸福,不自由之难堪也。共和国之法律:凡属个人之自由,他人不得侵犯,国家不得侵犯。其尊重自由也如是”。

问:确实,用这么简单的话,把个人自由的基本内容,共和国法律,国家权力受监督等等最重要的法制思想,讲得明明白白。

答:我不知道这个基本道理,大陆的成年人能懂多少,而且实际情况是,你就是懂了,也无法付诸实践。现在的问题是,大陆在台上掌权的人,正是由毛教育出来的红卫兵一代。他们的价值取向,知识结构都是少年时从毛的教育中获取的。所以你看他们的内政外交,基本上不脱阶级斗争那一套。对外,一定是“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对内反对“西方价值观”,学校中“加强党的意识形态领导”。近来,连“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这种文革语汇都又出来了。所以社科院长王某人大谈阶级斗争就不奇怪了。中国大陆有很多人认识到中国的教育有大问题,但他们多从教材,课目设置等枝节问题着眼,却看不出中国教育的实质问题,是把学生教成人,还是教成土匪。陈冠中先生的寓言小说《盛世:中国2013》描绘了一个叫韦国的当代青年人,他心怀壮志,要做中国盛世中的精神贵族。这个“精神贵族”从大二就开始组织同学做网上“自干五”,又告密检举,甘做国安眼线。他最崇拜的一位“带头大哥”对他说,“大家都在爱,尚武精神不彰了,敌人没有了,恨不起来了”。这话让他大为感慨。冠中这部书是2009年出的,书中的许多寓言,现在完全成真,大陆现在的教育方式,正走回毛时代。

fa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