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沪宁是入污泥还没染或是城府很深?|十九大上王沪宁的几条道(2)|明镜杂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7.jpg

2016年9月

《大事件》特约记者 周详

习暗示要变革中共体制

“十八大”後,王沪宁得到习近平的重用,出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简称,深改小组)秘书长和深改小组办公室主任等重要职务,并陪同习近平外访及国内调研等。

5月3日,体制内挺习派学者、前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也证实,“两会”期间,习近平首席智囊团的代表人物王沪宁牵头召开了一个研究改革“党国体制”的会议,习近平三次赴会定调讲话。

在接受希望之声专访时,辛子陵披露,“两会”期间不为人知的一件事是,当时习近平的首席智囊,王沪宁牵头在北京召开了一个四十多人的高层智囊研讨会。会议不是研讨三个自信,不是研究加强“党的领导”,而是研讨“党国体制”,会议名称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和机制改革发展的反思研讨会”。

据辛子陵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三次到会讲话,称“不能再等待了,我们这一代人不能辜负人民的期待、呼吁。”

辛子陵认为,会议内容突显习近平当局想彻底解决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他大胆推测,习近平在会议上的讲话,似乎暗示他要变革中共体制,迈向民主宪政之路。

辛子陵还在受访中分析了说明习要走民主宪政之路的两个主客观原因。

表现在主观方面,辛子陵说,王沪宁在会上指出,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在现行的宪制上,在宪政制度上的运行,存在较大的缺陷和阻难,“党的领导”和宪法老在打架,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中央下达的政策,受到人为的严重干扰,折腾和阳奉阴违,内部长期意见分歧,现行机制存在大问题。王沪宁说的大问题,实际上是宪法比“党”大的问题没有解决,做起来还是党大。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入污泥还没染,还是城府很深?

他不想透露真性情

夏明,现在是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他曾经跟王沪宁在研究生学生宿舍以及後来工作时的办公室都是邻居。他介於学者和民主活动人士之间。这也是许多有强烈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对自己的定位。

这两人先後入读复旦大学。夏明是在1981年16岁入读,王沪宁是在1978年22岁入读。在接下来的十年,他们生活和工作的空间曾经很接近。多年之後,夏明跟王沪宁的前妻仍然保持着亲密朋友的关系,曾经在家中招待来美访问的她。

夏明这样评价前同事王沪宁: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他不想在任何事情上选边站。他会提出他的一些观察,但是他不会透露他的真实颜色。“这是他的性格。他不想透露他的真性情。”

另外一名流亡学者陈奎德,曾经是文革後复旦大学的首位哲学系博士生。他跟王沪宁同年入校。他们曾经住在相同的学生宿舍三年半。陈奎德现在是网络政论杂志《纵览中国》主编。

陈奎德这样认为王沪宁:“我们是朋友,亲密朋友。他写现代诗。我们会一起出去玩耍,但是他不喜欢说太多话,他极度小心。”

当夏明还是本科生的时候,王沪宁是一名研究生;在夏明毕业的时候,王沪宁已经担任教师。在某个时间点,他们各自是班上的政治委员,每周写报告汇报班上同学的思想动态。他们後来又成为同事。办公室相距不远。他们常常聊聊天。

1989年四月,上海感受到了北京学生抗议的涟漪。复旦校园也出现绝食、演讲、游行。夏明当时是教师、党员和政治委员。四月末,他在数百名学生面前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明镜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