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怕什么, 就用什么跟他斗争【专访港独青年黄台仰】|博闻社

5

5.jpg

当地时间9月8日至10日,第七届国际援藏团体大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增光圣路易大学举办。香港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及梁天琦一同出席,并在会间接受博闻台的专访,回应有关港独的问题。黄台仰称,主张港独就是因为中共害怕,“中共越怕,我们越要用这个跟他斗争”。

2016-9-12

黄台仰表示,香港独立这四个字过去是没人敢讲,也没有媒体敢报道,但现在很多人追随及相信香港独立这个理念。被谈到香港有民调指17.8%受访者支持2047年后香港独立,“我们看的是趋势,不是看现在有多人支持(香港独立)。”“相信经过一至两年的宣传推广,香港独立这个理念会有更多的人接受和支持。”

回应博闻社记者有关为何这两年越来越多香港人接受和支持香港独立这个理念时,黄台仰说:“那是因为现在越来越多香港人看穿了,所谓一国两制其实是一个谎言,是假的。”

黄台仰指,香港人都看得见,中共所谓香港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其实20年不到已变了,假的,“香港人需要想,我们如何保障我们原来的生活方式,如何保证我们原有的自由民主;需要保障我们原有的文化和语言。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保证上述这些,那么我们认为,只有脱离中共(统治),才是我们的选择,就是香港独立。”

被问到如果真到有一天,香港的独立运动面临强大的中共用1989年对付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方式去对待,港独会如何时,黄台仰说,他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做,首先是向世界文明国家和社会宣传,讲述香港人目前所面临的情况和诉求。其次要壮大(港独)的实力。

黄台仰认为,香港作为亚洲和世界金融中心,作为中国金融经济十分重要的对外平台,因此香港人如果以港独作为诉求跟中共谈判,与中共博奕,“我觉得我们可以生存。”黄的言外之意,中共不敢用1989年处理天安门事件的流血手段,去处理香港独立的问题,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某种程度可以成为香港独立的庇护。

被问到不少主张港独的人士在大陆都有亲人,是否担心大陆的亲友受到大陆当局的迫害时,黄台仰表示他也有很多家人亲友在大陆,他们都受到国安不同程度的的问话、骚扰、恐吓,调查了解他的背景情况。

“其实中共的这种恐怖手法是老一套。”黄台仰说,“我们跟中共斗争,就是要用他最害怕的方式,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所谓分离,所以我们就是要用分离(作为手段),跟中共的专制作斗争。”

23岁的黄台仰香港本土派组织本土民主前线现任发言人之一、网络电台Channel i创办人。黄于2014年香港占中的雨伞运动时,认识一批占领留守者,因而组织本土民主前线。他被认为是2016年农历新年旺角骚乱的领导者之一。他这次布鲁塞尔出席声援藏人聚会后,会赴英国牛津大学取入读2年制的哲学证书课程。

据了解,黄台仰报读的是牛津大学高级证书课程(Undergraduate Certificate of Higher Education)。英国牛津大学网页资料,修毕该课程得到的学术资格,并不等于该校的大学学士学位。海外学生只需每年付出1,680英镑(约1万7千 港元),即可就读。

这次与会的海内外的华人约20多位,独欠中国大陆民间人士。香港民间人士则有3人,包括基金经理钱志健,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及黄台仰;会后钱志健并与一众民运人士,滕彪、长平、冯玉兰等合照。

主持揭幕式的达赖喇嘛乐见在场有汉人现身声援西藏。达赖喇嘛说,从汉人兄弟获得支持极为重要,很多中国人同情藏人遭遇,诚心支持“中间道路”。他并说,中共领导层延续强硬策略,有些较为开明,明显内部对如何处理西藏问题有分歧。

博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