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 胡闹皇帝又再生|北京之春

2

2.png

最近杭州G-20峰会,习大帝以民脂民膏以待来宾,并引用典故将“宽农”误会“宽衣”在世人面前胡闹丢丑,再次表明绝对权力造成的绝对胡闹。

2016年9月号

近五百年前的明朝正德十二年(西元一五一七年)十月武宗皇帝朱厚照被称胡闹昏君,朱厚照自封“镇国公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自古以来,还没有哪个皇帝屈尊自降身分向朝廷称臣的,真是视国事朝政为儿戏。《明史·武宗本纪》说他:“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自封官职,分不清帝尊官卑了)。史称中国两千多年的帝制史,这样的荒唐胡闹皇帝是绝无仅有的。

 五百年后又重现五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居然再次出现类似的胡闹。尽管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明目张胆的皇帝称号是没有了,但自以为是皇帝的人还在,那就是当今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他不仅任党政军一把手,而且自己揽权身兼七个领导小组负责人,分别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路安全和资讯化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 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以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这样一个大权独揽的人物,权力之大已超越皇帝。

     早在二0一三年五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五月号封面就给习近平穿上清朝皇帝的衣裳。二0一四年十一月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上习近平被称为习皇帝。这两家世界著名的杂志都己指明习近平的皇帝形象,由此可见习近平的皇帝梦已经是环球皆知。今年四月份《经济学人》又一篇分析习近平的文章说,习近平以惊人的速度为自己取得各种头衔。文章称习近平现在是“全面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可是他还嫌头衔不够,今年四月二十日又自封了一个新头衔: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总指挥,新华社英文报导对这个头衔的称呼是联合指挥部的“commander in chief”,也就是“总司令”。这不禁令人想起武宗皇帝朱厚照自封的“总兵官”,前后相距五百年,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林彪吹捧毛泽东是几百年才出现一个的天才领导人,现在竟真的五百年才出现一次的“总兵官”和“总司令”。

  咋唬外行的花架子根据汉和防务评论杂志创办人平可夫的分析,新闻报导的这个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前身是总参谋部作战部联合指挥中心。我们知道在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即共产党国家),军事指挥体系分为军政和军令。在前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是军政的最高领导人负责政策,在先前的中国则是军委主席。而军令的最高领导人是国防部长,他直接指挥作战。

    由此看来,习近平把这个新头衔加到他头上是非常矛盾的。他既是军委主席,就是军政的最高领导人,又是联合指挥中心的最高负责人,这意味着他想把军政和军令大权集于一身。

    习近平这么做无非是想学毛泽东。但长期以来,从林彪事件以后,中国的军政领导人一直是军委主席,但军令的最高领导人实际上是总参谋长。习近平把自己降为总参谋长的位置,这与武宗自封为“总兵官”是一样的胡闹。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看了有关新闻报导后指出,更荒唐的是,联合指挥部竟是典型的金銮殿皇帝上朝的布局。

    吴戈评论指出,中国军队的当下状况从官方新闻中不难看出:运行模式有待优化完善,理论有待学习,技能有待培训,实际指挥能力有待不断提高,联合作战指挥能力有待尽快形成,作战理论体系和联合作战法规体系有待形成,指挥手段的先进性、有效性和自主可控水准也有待提高,特别是相关人才还有待用超常措施多管齐下,目前还没有大的突破。若发生南海中美军事冲突,中国海军的反潜与防空力量非常薄弱,而美国的的空中点对面打击与水下作战能力方面则有明显优势,中国并不具备战胜的本钱。何况,军改之后,总参谋部被解散,新的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在人才、技术手段和程式规范上才开始模索,并未形成联合作战指挥能力。一言以蔽之,即处于初级形成阶段,根本谈不上指挥战争。内行人一下就看出了破绽。装模作样,骗骗外行而已。

  头衔勋章相辉映由上述可知,习近平对头衔有特殊的爱好,他的名片必须像一本书那么大,否则无法容纳那么多头衔。人们也就立即会联想到苏联勃列日涅夫的特殊爱好。此人喜爱勋章,他一生获得至少一百十四枚勋章。勃列日涅夫晚年开始大搞个人崇拜,并嗜好勋章成癖,具有浓重的“勋章情结”,有“勋章大王”之戏称。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他七十岁生日时获得“苏联英雄”(一般只授予在军事上为苏联国家和社会做出伟大贡献的人士,苏联历史上只有朱可夫及勃列日涅夫先后四次获得该勋章)以及苏联元帅军衔。同样出于庆生,他还获得列宁勋章(苏联最高国家勋章)超过三次。一九七八年他还获得军队最高勋章“胜利勋章”,成为二战结束后唯一获得该勋章人士。他死后,一九八九年苏联取消了他的这枚勋章资格。按此类推,习近平嗜好衔头成癖,具有浓重的“衔头情结”,亦可有“衔头大王”之戏称。某些自封的头衔,将来完全有被取消的可能,人们拭目以待。

 最糟糕的是习近平至今依然在竭尽全力抓揽各种名目的最高职务,恰恰说明他的个人崇拜宣传和集权的努力并不成功,说明他对自己的权力没有信心。习近平的前任毛泽东一度只是担任中共党主席和军委主席,而邓小平一度只是一个普通中共党员和中国桥牌协会名誉主席,但很少官职甚至没有官职的毛、邓依然可以在中国号令天下,而习近平很可能正是因为明白自己没有多少可以号令天下的权力,所以才不得不如此大包大揽各种头衔。毛泽东和邓小平并没有那么多头衔,他们却能指挥得动。而习近平自封了那么多头衔,却在国外四处碰壁,在国内形成了百官普遍懒政怠政消极抵抗,四面楚歌的下场,难怪二0一五年十二月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多伦多大学说,今上(指习近平)上台后其实没干啥好事儿:政治上在开倒车,经济改革也停步不前。说现在也许下结论还太早,但他很可能最终将被证明是一个糟糕的皇帝。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