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虞:抵制《我的战争》清算”抗美援朝”思想遗毒|东网

5

5.jpg

当毛粉还沉浸在他们的“伟大领袖”去世40周年的巨大悲愤之中时,朝鲜却在一旁放起了欢庆的“礼炮”,无疑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甚至具有挑衅意味的事情。

2016-9-12

所以,韩国怒了,日本怒了,甚至大洋彼岸信耶稣的美国人也看不下去了。相比较而言,拥有“三个自信”的中国反而显得很淡定,甚至一帮毛粉艺术家最近还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三八线”,挺进了首尔城。

本来,在中韩建交都快四分之一个世纪,在两国人员往来数量每年突破千万大关的今天,去韩国去首尔旅游、购物、整容、交流是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毛粉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能够把平常的事情演绎出不平常的效果。比如明明人家导游就是想介绍一下首尔的现状,毛粉们却非要扯什么历史,还尽说些“我们是六十多年前来的!”“那时候不用护照!”“我们是举着红旗进来的!”“那会儿这叫汉城!”的混话,那情景那场面,就差没直接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了,浑然不觉自己其实是一帮战犯。

好在段子手们机灵,马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编出了《三光东北》、《金陵战争》等剧情︰一群年过九旬的日本老人来南京旅游,中国导游热情洋溢地鞠躬,欢迎大家第一次来南京。而这群日本老人却用颤抖的声音亢奋地说:“我们70多年前来过!”“中国那时还叫支那!”“我当年正在16师团服役!”“我们是举着太阳旗进南京的!”也好在上述场景并非真实事件,而是来自即将于9月15日上映的电影《我的战争》的宣传片。据说其创意源于一个流传多年的网路段子。可见,学好辩证法是多么的重要,同样是段子,立意、表达以及回馈效果,差距咋就那么大涅?

目前,这部由香港导演彭顺执导(没错,就是那个职业拍鬼片的家伙)、知名编剧刘恒操刀,集结了刘烨、王珞丹、黄志忠、杨佑宁、叶青等明星连袂出演,目标是5亿票房的电影,还未上映就已经在网路上招来了一片板砖,抵制该片、要求下线的呼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作为许久不进电影院看国产片的吃瓜群众,我表示很欣慰。只是,抵制一部“恐怖片”容易,抵制电影背后那种延续了60多年的所谓“抗美援朝”的恐怖思维却很难。而如果不能以人类文明的视角和国际法的思维,来重构我们对于朝鲜战争的叙事,那么便无法正确看待今天的中朝关系,朝核问题也不可能得到真正妥善的解决。

今天中国内地许多专家学者谈起朝鲜问题,哪怕是主张“弃朝”一派的发言,其立场和著眼点也仅仅停留在“现代战争条件下缓冲地带意义的丧失”“朝核问题为日本解禁自卫队、美国重返亚太提供口舌”的层面,搞得它好像只是个现实问题似的。其实,朝鲜问题首先应该是个历史问题,而这幕历史闹剧的起局点便是爆发于1950年,持续了整整3年的朝鲜战争。在过去中国官方的宣传语境中,这场战争往往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面目出现,但今天看来,这八个字中除了“援朝”一词,其馀的表述都不准确,甚至存在刻意的歪曲。

首先,朝鲜战争中中国军队对抗的不是美军,而是联合国军。而当初联合国之所以批准发兵,其目的是为了打击侵略南方的北朝鲜,其性质有点类似于今天的维和部队。想想看,如果中国的维和部队遭到袭击,比如前不久在索马里发生的事情,我们是应该回击袭击者及其背后的支持力量呢,还是讴歌他们为索马里统一所作的努力?再说“保家卫国”,讲真我一点都没看出援朝战争怎么保卫了我的家园,莫不成此后的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就是某些人“保家卫国”的成果吗?

本质上,朝鲜战争就是一场由北方发动、中国被动卷入的非正义战争,尽管后来战局逆转,但它保卫的也只是共产党政权,而非其治下的人民。所谓“最可爱的人”,对当时生活在朝鲜半岛上的人来说,其实是最可恨的人;所谓“英雄儿女”,不过是炮灰的代名词罢了。这也是为什么在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表示︰“我们可以满怀信心的说,那场战争并非平局,而是一场胜利。5000万韩国人民生活在自由和生机勃勃的民主制度下,韩国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之一,同朝鲜半岛北方的压迫和贫困形成鲜明对照,这就是胜利,这就是你们留下的遗产,你们赢得一个国家的感恩,你们的英明将为后世所传颂。”

说实话,我很能理解今天的朝鲜人骨子里为何不恨美国,不恨日本,偏偏对中国咬牙切齿。事实上,朝鲜并非一个不懂得感恩的民族。乾隆年间,出使北京的朝鲜人洪大容告诉探问东国(朝鲜)历史的严诚和潘庭筠说,“我国于前明实有再造之恩,兄辈曾知之否?”当不明历史的两人再问时,他动情地说,“万历年间倭贼大入东国,八道糜烂,神宗皇帝动天下之兵,费天下之财,七年然后定,至今二百年,生民之乐利皆神皇之赐也。且末年流贼之变,未必不由此,故我国以为由我而亡,没世哀慕至于今不已”。然而,志愿军显然不是大明军队,要不是它的插手,今天朝鲜半岛北方2500万人民原本也能够生活在大韩民国的天空下,享受着富足、自由、民主的生活,而不是在金家的魔爪下苟延残喘,这能不让他们恨中国吗?

所以,是时候与国际接轨,重新评价朝鲜战争了。就像不清算文革,便无法开启现代中国的转型一样,如果我们对60多年前那场战争的认知,还停留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层面,那么就无法认清当今朝鲜问题的核心与本质。然而,要想重评朝鲜战争,就势必涉及到对近代国际共运史、对红色中国的再定义,而这在今天显然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朝鲜问题也就只能够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任凭金三胖在毛粉爷爷的忌日里放炮庆祝。对此,没什么好抱怨的,外交部也根本没必要装模作样地抗什么议谴什么责。这盛世,不正如你们所愿吗?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