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动态: 新刊滥竽充数 取消了顾问编委名单|明镜

7

7.jpg

炎黄动态(二十一,2016年9月11日)

一、杜导正向北京高院投诉

2016年9月2日,《炎黄春秋》杂志的创办人之一、原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先生委托律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出投诉函。投诉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对立案工作中存在的不接收诉状、接收诉状后不出具书面凭证,不一次性告知当事人补正诉状内容,以及有案不立、拖延立案、干扰立案、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或者决定等违法违纪情形,当事人可以向受诉人民法院或者上级人民法院投诉”的规定,对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拒不受理杜导正诉中国艺术研究院违法解除协议行政诉讼案;杜导正、胡德华、徐庆全、王彦君、杜明明、丁东、冯立三等七人诉“炎黄春秋杂志社”侵犯姓名权案的违法行为提出投诉。

诉讼函认为,北京三中院及朝阳法院不予立案的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不出具书面裁定或决定的行为违反了《登记立案规定》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起诉、自诉不予受理或者不予立案的,应当出具书面裁定或者决定,并载明理由”的规定,已属违法。

为此,依据《登记立案规定》第十三条规定,前述两案当事人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出投诉,请求北京市高法查明事实,责令北京市三中院、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前述两案,并依法依纪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该投诉函已同时抄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抄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二、 “正能量”“《炎黄春秋》第9期”滥竽充数无新作

10.jpg

所谓“《炎黄春秋》第9期”于近日上市。曾任《炎黄春秋》执行主编的洪振快先生粗略看过该刊后,作出以下点评:

①本期版权页上取消了顾问、编委名单,在最后面留了一句话:“本刊顾问、编委名单正在广泛征求意见中,本期暂不刊载。”这显然是因为原顾问、编委及原工作人员提出状告伪刊第8期侵犯姓名权,而不得不取消原名单,而又组织、拼凑不起新名单,为了给自己撑脸面而不得不作出的说明。

②原刊的编辑、工作人员名单全部从版权页上消失。原法律顾问、着名律师张思之曾发布声明不得使用其名字,否则要承担法律责任,故不得不也将其名字取消。

③本期内容基本以“正能量”为主,并且仍没有言论文章。

④作者绝大部分为不知名者。只有两位较为知名的左派人物——刘仰、林治波出现在作者名单中,但其文均为其他书刊上已发表的东西。另外还有一篇叶永烈的2页短文,也并非新作,而是选自其旧着《陈伯达传》。

洪振快认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非法组建的“炎黄春秋杂志社”即便召开了有知名毛左参加的“作者恳谈会”,但还是拿不出重点文章,只能用已经发表的旧作充门面。如此下去,只能是日暮途穷,前路无多。

mi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