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不愧是共产党的乘龙快婿|明镜杂志

7

7.jpg

比起太子来,驸马王岐山的人脉资源更广,行事手段更活,精神包袱更少,而他吃透了“共产党的心事”,那就是:权力冷段这个禁腐,谁也不得染指。

《中国密报》第47期

《中国密报》特约记者 臧文羽

王岐山向顽固保守势力交上投名状

中国第五代班子中,名列第六位、主掌中纪委的王岐山,无疑最为人猜不透——他有太多的侧面和层面、占据太多的结合部、连接点。不过,2015年12月,王岐山一位去世25年的故交的遗作在香港出版,其中对早年王岐山的描绘,给了人们一把认识当今王岐山的钥匙。

许多行径让人们看不懂

 

如果说,李源潮、刘延东等人有“太子党”、“共青团派”、“华东帮”、“清华群”或“北大群”之类五花八门的标签,但都是身分、经历、学历等外在的类别;而王岐山不一样,他的多侧面、多层次,涉及的是价值理念和思想倾向这些内在的东西。

例如,分析人士对《中国密报》记者说,王岐山深受杜润生的青睐——杜润生因为早年在当中共中央中南局秘书长兼政策研究室主任,提携过华南分局副书记兼分局农村工作部部长赵紫阳,从此结下渊源。在赵紫阳被政治元老拔擢为国务院总理之後,杜出任农业政策制订的关键职位,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视王岐山为改革派智囊中的後起之秀,给他“压担子”。而王岐山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的东床快婿,在这位老泰山的庇荫之下,顺风顺水,而众所周知,姚依林是计划经济的铁杆卫士,与赵紫阳根本相左,处处唱反调。

分析人士还说,80年代初期,王岐山名列“走向未来”丛书的编委,这套丛书是那个年代“丛书热”的领头羊,作者集中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一批知识精英,体现了当时中国思想解放最前沿的思考。但另一件可疑的事是,传邓小平在1989年“六四”期间恶狠狠说“杀20万,保20年稳定”,後来又传言,其实是王岐山说的!——这一句狠话,是他向中共顽固保守势力交上投名状。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王岐山是个什麽人?传奇人物手稿有答案


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未来如何互动?

“七上八不下”?

 

王岐山打老虎是上任之初最为人所称道的政绩,不知说了多少狠话,而且也确实拿下了一批民怨沸腾的老虎,取得了震慑的效果,在官场上赢得了“宁见阎王,勿见老王”的名声。但是王岐山对一大批显而易见的“虎踪”却置若罔闻,尤其是对在全球搅得周天寒彻的“巴拿马文件”彻底装聋作哑,对其中包括中共四代领导人、前常委和现任常委家族、亲属的线索,坚决避而不谈,这种“选择性打虎”使官员和民众都如梦方醒:“老虎该打不该打,关键是看它站在哪一边!”

诸如此类,让人们对王岐山疑窦丛生。

随着十九大逼近,关於王岐山前景的传闻更是甚嚣尘上,说法两极。1949年出生的王岐山,2017年将届68岁,按照过去几届形成的“七上八下”的年龄杠杠,他应该告老退休。但是坊间盛传“打虎大业不能没有王猎户”,“打不尽老虎绝不下战场”,王岐山被习近平要求连任中纪委书记,继续分担风险;更有甚者,称习近平打算让王岐山取代李克强,接任国务院总理;不过,相反的说法几乎同时传出:习近平上任快四年,除了集权,别无所长,醉心於个人崇拜的苗头更引起党内高度不安,酝酿反弹,推其下台,而王岐山接任总书记,被认为是最少引起负面波动的方案之一。这种说法明显带有离间习王关系的意味,但是王岐山是否真会被其吸引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们更迫切地想深入了解:王岐山究竟是个什麽人?

这个时候,《传说中的何维凌手稿》一书出版了,其中写到王岐山的文字,引起广泛关注。

英年早逝的传奇人物

何维凌是谁?

当今读者或许对这个名字感到很陌生了。因为他1991年6月5日在墨西哥因车祸去世,到2016年已经整整四分之一世纪。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杜润生玩政治交易 王岐山成为棋子


杜润生

一位拿头盔的主闯进来

 

回到王岐山的话题上来。虽然《传说中的何维凌手稿》没写到的有很多重要的史实,但是写到的人与事还是让读者深感兴趣。其中有一位,在书中所写的80年代只是初露头角,後来却青云直上,一跃冲天,他就是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岐山。

何维凌对如何认识王岐山,写的很传神:

【岐山和我的初识,恰恰不是在政治场合,而是在我的朋友陈庆立、陈必陶两兄弟家里,偶尔邂逅。陈必陶也是北大校友,“文革”初,曾以一张质问工作组的“七一二”大字报而闻名北大。他是“发展组”初期的成员,经常参加“方法组”的活动。陈庆立是兄长,当时正热衷於业余经商。……有一次我们在一起“砍山”,突然听到他家门口一阵骑摩托响,车一停,一位拿头盔的主闯进来。十年前摩托还是稀货,特别是日产车,骑上兜风,正经是时髦玩意。我的朋友中还很少有赶这时髦的,我起初以为是陈庆立的狗肉朋友,来谈生意的。他老兄看来与陈氏兄弟是很熟,也不寒暄,坐下便“砍”。毫不客气地接过我正讲到“第三代人”的话题,说:“这一代人是受创伤的一代,也是探索的一代,必将是大有作为的一代。”这很对我的路子,於是谈的很投机,我这才没把他当成小混混,互通了姓名,称一声久仰,交往从此开始了。】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王岐山独门绝技:笑脸相迎处理关系的软功夫


杜润生与王岐山。

笑脸相迎的独门绝技

 

不过,何维凌笔下的王岐山,这个“棋子”并不是无所作为、被动地被“棋手”们搬来挪去的。他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和主动精神,非常自觉地、也非常有效地利用了天时、地利、人和。

何维凌反覆说过:王岐山一方面“是两头都沾的人物,一头是知识精英,一头是太子党。凭他的老岳父的地位,王岐山轻轻松松地出没官场,如虎添翼”;“特别是岐山,交友十分广阔,类似於唐欣,在第三代的大的政治圈子里,他占了两头:一边是知识精英,一边是太子党。”;但另一方面,何维凌也写出了王岐山自身的本事:

【翁永曦下放凤阳,後脚刚一离去,王岐山的前脚就迈进,填补他的空缺,当上农村政策研究室的联络室主任。王岐山虽然不如翁永曦那样显露纵横才气,但论口才、干才也并不逊色。他为人笑脸相迎,笑脸相送,虽然笑容明显是挂上去的,但绝不似翁永曦那样咄咄逼人,也不似朱嘉明、黄江南那麽名士劲头,一身傲气。要论官场上的事,岐山在精英群里出类拔萃。】

即便是王岐山与元老权贵的关系,也体现了他自己的努力——“驸马”毕竟不同於“太子”,并非凭着血缘就能天然跻身这个圈子的:“他的中学同学,传了不少他早年奋斗的逸闻。当年插队到延安地区,正遇上姚依林之女。适逢姚依林受冲击,不得志时。岐山对姚女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他眼明手快腿勤嘴灵,不辞劳苦,照顾得无微不至,心诚感人,终於一线牵成,也因此埋下了以後一线通天的伏笔。”

“处理关系的软功夫”

 

何维凌用了更大的篇幅,来写王岐山如何处理与其他人,尤其是那些瞧不上他、与他格格不入的人的关系。他说,“岐山和我始终没有深交,相互很尊重,往来很注意礼数。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麽不愉快的事,一点龃龉也没有。倒是他和‘发展组’的不少骨干总是貌合神离。”

这些人当中,最重要的当然是陈一谘: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王岐山政治嗅觉很灵 很懂共产党的心事

1982年5月,王岐山(左二)陪中央农研室领导在福建莆田调研。

中国的“当代英雄”

 

何维凌从旁观察王岐山,入木三分地点出其若干弱点、短板:“说到底,王岐山凭着他的政治背景,左右逢源的软功夫,打学术官腔的本领,作为官场人物,资本绰绰有余,但作为思想理论界的人物,深度略嫌不足。若以真心实意投入中国的改革论,他不会更强於翁永曦。讲得赤裸裸些,与我们这些誓与旧体制决一死战的人,绝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多年从事改革实务、深谙官场规则的何维凌,更充分肯定王岐山是中国这个历史阶段的“当代英雄”:在王岐山、何维凌多人努力下,“发展组”经历了一两年的危机状态,狭路逢生,走出低谷,柳暗花明,成了“正果”,换了个大牌子“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成了中共高层改革决策智囊团。在此基础上,他们的“野心”也更大了,要实现精英汇聚的大一统:以“体改所”为核心,形成大的松散外围——“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由此而生。

何维凌说:名称叫“北京青年经济学会”,实际上不完全是“学会”,也不局限於“经济”。至於“北京”,也“涵有全国之首的意思,由此牵动全国”;“青年”则专指当时所讲的“中青年理论界”。这便是一个更大的舞台:“北京青年经济学会”“实际上是第三代知识精英全国总联络站”。

何维凌借金观涛的口评价说:

【金观涛对王岐山的评价最高。1985年春,我们一路去蛇口时,他说:“我们这一代,有两个有突出贡献的活动家,王岐山是政治活动家,何维凌是社会活动家。”】

何维凌还说:

【有趣的是,正因为他善於做官,正因为他在官场上有了根基,发展了实力,王岐山反倒成了支撑知识精英从事改革、从事现代化启蒙运动的重要支柱之一。一方面,在他手中,“发展组”的本部,跃为国务院农村发展中心的发展研究所,成了中央级的高层次的响当当的正牌智囊团。另一方面,由他的积极参与(他出任《走向未来》丛书编委会常务编委),《走向未来》获得长足发展;在此基础上,金观涛办起了“二十一世纪研究院”,靠山找的正是王岐山。】


金观涛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明镜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