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 中共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王朝复辟吗?|黄花岗

10

10.jpg

中共靠打家劫舍分田地起家,趁乱推翻了中国现代历史上的第一个合法政府——中华民国,建立了一个以马列邪教为立国思想的所谓“社会主义政权”。在表面上看,中共在很多方面都好像是一个传统王朝的复辟,比如类似皇权的一党专政,没有民主选举,一言堂,家天下,经济上对人民巧取豪夺,暴政和腐败并存。正所谓“取之尽锱铢,弃之如泥沙”,俨然是一个现代版本的秦始皇帝国。

《黄花岗》2016 年第2 期 (总第56期)

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就不难发现中共政权并不完全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王朝复辟。首先,中国的历代王朝都没有以一个学说或宗教作为立国思想,社会上的信仰是自由的。中国历史上没有出现过一个像中共这样的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国的传统社会一直是自由和世俗化的社会,私有财产受到保护。社会上士农工商各阶层大多时候也都相安无事。而中共红朝则是一种类似政教合一的统治模式,鼓吹阶级斗争,号召人与人斗,人与天斗。中共的党魁同时也是国家的行政首脑,社会上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国家垄断包括土地矿山在内的几乎一切的经济资源。私有财产不受保护,抄家,秘密逮捕,强拆等侵犯人权的行为司空见惯。这些都是传统朝代和中共这个红色王朝在本质上不同的地方。

在文化上中共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以反传统道德价值的姿态出现的。通过历次运动和动乱中共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彻底连根拔起,毁坏殆尽。而近三十年在中共指导下的无法无天的资本主义“先富起来”狂潮更是将中国人的道德水准降低到了亘古未有的低点,中华民族面临着空前的道德危机。纵观中共成长壮大的历史,不难发现其成功的秘诀就在于食言而肥,靠欺诈耍赖取胜。中共似乎忘记了中国圣贤的“民无信不立”忠告,中共违反的恰恰是中国老祖宗的告诫。

事实上,中共不仅与中国传统朝代不同,就是和近代历史上的一些独裁专制政权也不尽相同,就其流氓性和无赖性而言,中共政权也远超过纳粹德国和苏联帝国。这两个帝国的专制手段都不及中共,比如说,它们都没有搞出来像“文化大革命”中的抄家批斗这样的自下而上的全面的社会动乱。而中共犯下的一些荒谬绝伦的罪行连纳粹也自叹不如。更重要的是,纳粹德国和苏俄帝国都是通过国家体制和程序来完成其暴行的,而中共的罪行却是通过破坏一切现有的国家体制和程序来完成的。同时,世界上没有那个政权像中共这样一贯朝令夕改出尔反尔,满口谎言睁眼说瞎话,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无羞无耻到了极点。可以说中共是一个将中国几千年来的底层流氓文化和传统专制权术中最黑暗部分的集大成者。打个比方说,中共可以既是狐狸也可以是老虎,抢不了就骗,骗不了就耍赖。又好像是一条变色龙,一切都随着情况的需要而不断变换。以无原则为其原则,以无形为有形,以无法无天为其治国理政的法则,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中共的无赖战术可以说已经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几十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对于人民对政治改革的诉求,中共一直都是信誓旦旦,满口承诺,但是一落实到行动上就什么也没有了。比如说,中共鼓励所谓“民告官”,可是当你真正试图民告官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不管你多有理,几乎没有胜诉的希望。又比如中共媒体宣扬的什么贫困助学基金贷款等,也大多都是水中捞月,镜里看花。三十年来中共在政治体制上基本上没有进行过任何实质性的改革,在有些方面其专制镇压和欺骗程度反而变本加厉。在世界上,中共的策略也是一样。对国际社会敦促其改善治理的呼声,比如在人权和贸易相关的兑换率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上,中共也是采取拖延推诿的战术,以时间换空间,通过“泡”“拖”“耍”“骗”等手段,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中共的战略和北朝鲜在朝核问题的手段其实如出一辙,只不过中共做得更隐蔽更狡猾,通俗地讲说,中共是“即作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无怪乎在中共加入世贸的十几年以后,美国和西方的政界异口同声发出了“我们被中共骗了”的呼声。近三十年,中共通过其可耻的低成本优势,压榨中国底层民众的血汗,变成所谓“世界工厂”,变相向世界资本利益集团行贿,以换取世界对其政权执政合法性的认同。但是,长期下来,由于国富民穷,中国普通民众购买力低下,造成贸易上的不平衡,美国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债台高筑,失业率激增,社会矛盾激化。现在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候。毛共前三十年采取的是一种“群众路线”,在世界上收买第三世界国家,企图发动所谓“世界革命”,对抗西方。而邓的后三十年则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向世界资本利益集团行贿,走“上层路线”,大打经济牌。中共前三十年的“世界革命”和后三十年的“世界工厂”从策略看上去大相径庭,但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其目的无外乎都是通过牺牲中国民众的利益来维持中共政权的统治,受害者归根结底都是中国的劳苦大众。

现在对中共不利的情况出现了,在打了几十年交道之后,世界也认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但是,劝说警告等手段均无效果。于是就出现了像TPP(跨太平洋贸易协定)这样的国际间的协作,其目的就是要将中共无赖政权彻底摒除在世界市场之外,可以说世界的觉醒为“天灭中共”这一义举赋予了一层更广大的意义。

基于这些原因,我们不能将中共当做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政权来对待。它虽然是中国传统专制的一种延续,但并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传统王朝的复辟。因为其行动哲学,其立国方针完全是和人类的普遍原则公理背道而驰的。所以,中共的继续存在不仅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对整个世界人类社会也是最大的威胁和破坏。

由于中共统治的邪教本质,中共党内很难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变革。共产魔教的洗礼使人丧失了起码的人格尊严,中共内部党魁和喽啰之间的地位不是平等的,甚至也不是旧时代君臣的关系,而是一种扭曲了的主奴之间的关系,这跟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比如国民党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国民党内部的权力之争是在平等的人格之下的政见之争,失败者也不会有杀身之祸,皆因为中国国民党乃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不像中共这样一个邪教+封建朝廷的畸形组合。中共的党徒们虽然可能是各怀鬼胎,勾心斗角,但在表面上都对教主表现得恭顺无比,昧着良心说话,落井下石,夹着尾巴做人。与孔子所说的“和而不同”恰恰相反,中共内部是“同而不和”。但是,共产党徒对执掌神器神权的教主(无论是毛还是邓)有一种原始的图腾似的崇拜,认为其权威是无法挑战的,另外为了自身的利益,也不愿真正否定共产党的制度。这就是为什么无论是林彪还是刘少奇周恩来等都不敢站起来和毛分庭抗礼的原因。因为他们作为教徒在教主和神权面前都不是有完整人格意义上的人,而只是一些奴才奴隶罢了。

更为可怕的是,中共政权靠无赖流氓精神立国执政,于是就试图将所有中国人都变成无赖和流氓,以便延续他的统治。可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是不愿意这样生存的,他们内心中还是期望一种有尊严的生活。对于中共的无赖战术,最好的办法就是揭穿它,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在内心里觉醒,彻底清除隐藏在我们内心中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毛泽东和邓小平”,从我们每个人自身做起,拒绝无赖流氓行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制止中共的无赖行为,最终解体中共。落实到行动上也很简单:首先,退出和中共相关的一切组织——党团队就是很有效的办法。其次,大家也要认清中共经济的欺骗本质,在经济上不再支持中共政权。尽量租房不要买房子,有多余的房子最好也将其卖掉。也不要投资中共控制下的股市和金融理财产品等,这一点我说,大家也都看到了最近股市的惨状。这样做不仅是为了抵制中共的经济,更是为了自保,因为中共的经济庞氏骗局总有崩盘的那一天,中国近期股市的崩盘就是最好的例证。在中共政权濒于灭亡的时刻,中国民众要学会自救。

现在中国民众自救运动已经开始了,面对中共的无赖流氓统治,中国民众不要再奢望中共会怎样,也不要观望别人会怎样,现在到了我们每一个人要反躬自问,问一问我们自己应该做什么的时候了。

huanghu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