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张凯告知书》发表以后|自由亚洲

5

5.jpg

*张凯律师发出《张凯告知书》说,此前在媒体受访谈话非本人意愿,是被迫表达……*

2016-9-12 张敏

曾经在中国电视上认罪的维权律师张凯8月30日在内蒙古老家发出一份《张凯告知书》,全文如下——

“《张凯告知书》

一、出于基督信仰和良心的自由,本人正式表明:8月4日晚,我接受凤凰卫视等媒体关于周世锋案件的采访,并非本人真实意愿,系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现本人撤销所有评论。经历过半年之久暗无天日的羁押,家中年迈父母跟着担惊受怕,我始终无力克服因此带来的恐惧与心灵的伤害,更无力抗衡来自强权的压力。

二、我愿意为自己曾经因心灵的软弱和恐惧而做出的行为,向上帝忏悔,我也请求709案件家属原谅。

三、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祷告。基督徒:张凯2016年8月30日”

*十天后,外界与张凯联络仍然困难,无法确知他的现况*

告知书发出后不久,外界与张凯联络困难。

十天过去,我向正在旅途中的一直关注张凯律师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询问有没有关于张凯律师的最新消息。

傅希秋:“根据我们获得的信息,张凯是否现在在家,还是个问号,不能确定。还没有信息显示张凯重新被拉回监狱去,但是不是随时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是随时可能的,我也收到相关的信息。”

*回溯:831日的采访*

傅希秋:与张凯本人确认,《张凯告知书》是他亲自所发——

就在《张凯告知书》发出后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31日,傅希秋牧师接受我的采访,向外界说明他当时了解到的情况。

傅希秋:“张凯这个告知书发出之后,我最先看到是在一个微信群,也有人说是微博里边先有。时间上是先后,肯定两个都是他亲自上的,他本人亲自确认了,至少是跟我们的记者有确认,有录音。但是他不方便再说别的。”

傅希秋:《张凯告知书》发出后,张凯的妈妈发了至少两条微信,说明处境——

傅希秋:“目前传出来的情况,张凯的妈妈连续发了至少两个微信,里边提到了……我可以读一读这个,这样原话比较好。

张凯的妈妈在30日发的微信提到‘今天上午温州警方约谈,大不了再进去,自从出来也没过个自由日子!他们有电视有监狱,我们有什么?命一条,由他去吧。’

后来张凯的妈妈又发了一条,说‘昨天晚上温州就来人了,微博也封了,看来要带走。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相信儿子都能面对。’

这里边提出的事实很清楚,就是说张凯发出告知书之后,接着温州的警方就赶到内蒙他的老家,跟他谈话,提出要把他再带走,有威胁的因素。”

傅希秋:今天提请美国国务院相关官员关注此事,下周去欧洲,会与各方协调——

傅希秋:“所以目前……昨天我到了美国国务院,跟助理国务卿正式提出来我的担心,说张凯律师发出《告知书》,担心他后来的安全。大家也都一致同意,好几位也都觉得这个事情很严重。

所以今天就提请美国国务院相关官员,都在关注这个事情。如果张凯再次被羁押,我相信美国使馆还有白宫这次都会强力介入此事。

我下周一会去布鲁塞尔跟欧盟高级官员会谈,如果张凯有什么问题出现的话,这个事情的发展肯定在我的视野要谈的范围。

我在欧盟之后,会去芬兰,跟芬兰一些各界人士有一周不同的会谈。我相信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会跟各方协调,采取一切国际行动。希望中国政府不要采取激化性行动,对张凯再次羁押。

因为张凯本人是作为一个基督徒从基督信仰和他良心的缘故,只是对事实作一个澄清,因为这些,现在看起来是他的微博也被封闭掉,当局是作假被显露,有一些势力肯定是恼羞成怒,对张凯有可能采取报复性行动。所以我们必须得做好准备,也提出警告。”

831日,记者拨打电话,联络不上张凯和他的母亲——

8月31日,我拨打张凯律师的电话,无人接听。随后我拨打张凯律师母亲的电话,(对方语音回应录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回溯:91日的采访*

陈光诚:《张凯告知书》又让中共精心准备很久的谎言彻底破产,前功尽弃——

9月1日,在美国的人权活动人士陈光诚先生就《张凯告知书》接受我的采访。

陈光诚:“最近我听到张凯公开了他的《告知书》,当然引起了很多朋友的关注。我想这个很清楚,不论是张凯之前在喉舌上接受采访,还是被迫旁听709大审判之后接受采访的表达,都不是他自身真实意思的表达,都是在中共胁迫或者逼迫之下的产物。这次《告知书》说出来以后,据我所得到的消息,现在已经没办法联系上他。当然我们还不太清楚最近有什么新的进展。

我最想说的是,《张凯告知书》又让中共精心准备很久的谎言彻底破产,前功尽弃了,作用应该一点儿也不亚于前一阶段林荣基在被中共绑架到大陆逼迫他做(认罪等)一些事情之后,回到香港在记者面前对于中共绑架行为所作的一些揭露。”

陈光诚:《张凯告知书》已不简简单单是揭穿中共谎言,还是中共罪行的铁证——

陈光诚:“我想说,现在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不简简单单是揭穿中共的谎言,从另一个角度讲,这都是中共所犯罪行的铁证。

也就是说,你中共现在一定不要觉得‘我做这些事情,如果不被揭穿,那我就侥幸能够成功,对维权人士、维权律师进行打压,对他们家庭的迫害,也没人知道,反正他们也不敢往外说’,现在已经远远不是这麽简单了。

我们世人应该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就是足够给中共入罪的一些铁证。我们要把中共所做的这些恶,通过这一个个《告知书》的公开,这些都足以证明对中共将来通过国际法或者通过国际刑事法庭、人权法庭……对他进行审判的一些足够的证据、足可以入罪的一些证据。所以我觉得现在中共做这些恶,我们已经不仅仅是揭露他的谎言——长期愚弄民众,然后欺骗世界,已经不是这么简单。”

陈光诚:正考虑集体要求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中共709等迫害展开调查——

陈光诚:“所以我们也正在考虑,联合起来集体要求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中共从去年709前就已开始的新一波打压中被迫害的人士展开不受任何干扰的以国际法为标准的调查。

如果在这整个过程中充分证明中共对他们(当事人)通过酷刑威逼利诱要他们做些什么,或逼着他们去认罪,这一系列事情被证实以后,我们应该要求所有民主国家和联合国对中共这样一个邪恶政权随意违反国际法,违反《联合国宪章》、对公民权利进行侵犯和践踏的政权应该有一个说法。

甚至我们也可以要求联合国批准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中共进行追诉。这些即使中共现在抵赖,就是拒绝甚至即使是他退出联合国也不要紧,总之这都为将来审判中共打下一个基础。”

陈光诚:中共精心策划的阴谋,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付出政治代价——

陈光诚:“我想说,其实任何一个人,你一定不要觉得……当然中共是事先想到了,我就是叫一年多得不到任何的信息、就让你从心理上崩溃,非让这些人去作这种假认罪。当然我们也看到,还有一些人就是没有在央视上认罪。

我想,像中共这些做法,以为把人抓起来封锁信息、传达一些假信息‘现在没有人关注,你的家人怎么怎么样’,让你在担忧的情况下跟他们达成妥协,甚至跟他们为伍,这样的一个心理战。直到《张凯告知书》出来之前、林荣基揭露中共暴行之前,他可能以为是很成功的,但是到今天为止,我想大家应该看到了,中共精心策划的这个阴谋,最后的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国际文明世界这些国家,应该进一步认清中共这样一个邪恶的政权。你看美国现在大选,我相信不管哪一个人入主白宫,将来对待中共政权的大门肯定是越关越紧,这毫无疑问。所以说对国外的这种政治代价,我想中共他还是没有办法估量。”

陈光诚:中共这样的事情办得多了,谁还再会信你!等待你的是审判——

陈光诚:“另外对国内民众的这种欺骗——你看又在央视认罪,甚至又是找香港的媒体来打掩护……可是随着这些信息的公开,我们看到中国人民也不是那么好糊弄,中共这样的事情办得多了,谁还再会信你!

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民心也将在这样一系列的举动之后丧失,接下来等待中共的可能就是审判。

我的意思就是说,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每一个人的力量,说大就可以无比的大,说小也就可以无比的小。如果你做了中共要你做的,哪怕是在逼迫下,你沉默了,从此以后,你再也没有和中共谈判的筹码。

你如果一下子把中共当初胁迫你做这些事情的经过或者细节……这个恶行揭露出来,你看这短短的一个《告知书》,就能让这样一个强大的政权惶惶不可终日。这时候,你就会得到全世界正义人士、正义组织、正义国家的支持,那么不管中共对你怎么样,我想全世界的人眼睛都盯着中共,他再怎么对你威胁,也得想一想将来他还为不为自己留一点后路?”

陈光诚:被中共逼迫做了违心事的朋友们,考虑一下在合适的时候揭露中共恶行——

陈光诚:“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些举动……那些还没有发出告知书、同时在之前又被中共逼迫着做了一些违心事情的朋友们,考虑一下在合适的时候……因为张凯毕竟被取保了一段时间,心绪可能调整得差不多了,能够说出这些话。有些刚被取保的可能还惊魂未定,等你安定一下心神,你会看看全世界有多少人在支持你。尽管你在中共的监狱里不知道,那么你在你心神安定之后,我建议这些朋友们大胆的把中共这些恶行揭露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合力让这样一个政权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陈光诚:可喜觉醒的中国民众清楚是非所在,为维权人士帮忙——

陈光诚:“我也看到张凯的妈妈也公开发声了。其实中共惯用的一个办法就是隔离,让你周围的人都跟你划清界限,亲戚不跟你来往,家人跟你保持距离,你自己孤立无援就比较好对付。这是他长期以来惯用的一个手段。

那么现在有个非常大的根本的改变非常可喜,我们看到,709抓捕当中这些律师的家属们,不但没跟他们的家人划清界限,反而不断的去向邪恶说‘不!’

还有更可喜的一件事情,广大觉醒的中国民众很清楚是非所在,都公然站起来给这些正义人士……为中国、为他人、为维护自身权利所作出抗争的这些人去努力帮忙。你看包括给胡石根捐款的这些人,包括刘士辉住院,大家齐心协力,捐款四十多万,民心所在啊!”

陈光诚:个人力量可让谎言无处藏身。要肯定没认罪的人,英雄不太容易作——

陈光诚:“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所有正义的力量一点都不孤单。而且这种人民的力量会越凝聚越大,人心越聚越齐。这样一个趋势对于中共想把人隔离开来去黑箱迫害,这个可能性就越来越低,代价就会越来越大。

其实只要我们大家坚持这样一个渠道,那么中共最多也只能逞一时之能去迫害,一旦人被放出来,大家就可以把真相讲出来。就可以去拆掉中共这样一个虚伪的谎言大厦。

可是如果你做出了这样亏心的承诺或者亏心的指控,如果你从此就销声匿迹,那这就完全的不一样了。所以说,我相信不怕在中共的逼迫下作出认罪,关键是在合适的时候,能够把中共的这些恶行揭露出来,那就又重新回到一个新的起点上。

所以我劝还没有声明的朋友们抓紧时机,准备好揭穿中共的谎言,向林荣基学习,  向张凯学习。同时我也呼吁尚有自由的朋友们多去关注这些被迫害的人的家人和亲人。

第二个,对于这些还没有作出认罪的人,我们当然是加以肯定,这个英雄是不太容易作的。

总的来讲,我想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我们民间的力量在逐步成长,虽然还没有达到可以跟中共坐下来谈判的这样一个强大的程度。其实,民间的力量无比强大,只要大家能不断站出来声援支持,中共的这种迫害就会破产。

咱们大家一定要有信心,每个人的力量都是非常非常强大的,都可以让谎言无处存身。”

何俊仁:张凯与林荣基的相同与不同,张凯受到报复没有法律保护——

9月1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接访我的采访,谈《张凯告知书》

何俊仁:“他被放出来之后,说他在被羁押时讲的话都是违心的,都不是他愿意讲的,就这一点,是跟林荣基一样。但是当然他们最大不同,就是林荣基在香港,现在受到香港法律的保护;张凯就完全没有在香港这样法律保障的环境之下,他推翻自己的认罪,那当然一定受到报复了。这是非常明显的事情。

当然我是完全相信他在被羁押时讲的话都不是自愿的,我们完全相信,跟其他人都是一样,在狱中、在被拘留的时候讲的话,完全不像他们平常时讲的话,与依据他们的信念讲的话完全违背。我只能相信他们一定受到很大压力,可能受到酷刑、家人受到威胁。所以我相信《张凯告知书》讲的话完全是可信的。

但是这个后果就是他一定受到报复,现在看得很清楚了。所以我感到非常难过,也非常遗憾,竟然对这样的一个人,在完全没有办法、没有法律的保护之下,再来给他第二重的打压,我相信全世界都看得到的。

何俊仁:林荣基在香港也受到一定威胁,整个香港都是在保护林荣基的——

何俊仁:“现在就是林荣基在香港,也受到一定的威胁。现在他还是受到警方的保护,但是我相信,整个香港都是在保护林荣基的。

我们出来游行时讲‘我们每个人都是林荣基’,我们是不能害怕的,也是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林荣基,因为他出来讲真话。

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呼吁全球人都一同关注张凯的事情,要求中共当局不能对他加害,这是非常不文明的、非常野蛮的做法。”

谈到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就《张凯告知书》和张凯目前处境所要作出的进一步反应,何俊仁律师说:“现在我们还在商议、处理之中,你们稍后看得到的。”

何俊仁:中共完全歪曲法制精神、违法违宪,行为野蛮。现在的倒退非常可怕——

主持人:“中共现在使用的这个方式方法,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何俊仁:“我只能说是非常可耻,现在看来是完全不理(会)人家怎么去看他们,完全不理(会)他自己的信用、形象。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野蛮的、完全是歪曲法制精神、违法、违宪,完全是不合理的野蛮行为。这看得很清楚。

每个人都不会相信,张凯他们以前的认罪是真心的。

每个人都会相信,只要我们用我们的常识去看看,张凯出来讲的话一定是真话。中共以前建立的一点法制基础,或者这样的形象,现在都被他们完全不计后果地摧毁了。

所以我相信,现在这个倒退是非常可怕的。”

* 99日采访傅希秋牧师,询问是否有张凯律师的新消息*

9月9日,我再次采访傅希秋牧师,询问是否有张凯律师的新消息。

傅希秋:“我现在在赫尔辛基转飞机。根据我们获得的信息,张凯是否现在在家还是个问号,不能确定。没有信息显示他重新被拉回监狱去。但是不是随时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是随时可能,我也收到相关的信息。

我这次在欧盟,这个礼拜见了十几个欧洲议会的重要议员,包括昨天跟欧洲议会的一个副主席特别有见面,也谈到张凯和最近一系列宗教迫害升级的现象。

都很关注。我也特别希望中共当局要慎重处理这个事情。因为在这边很多人在欧洲很关注张凯,现在至少有超过一万基督徒在为他祷告,都知道他目前面临的处境。

我可以十分肯定的是,如果张凯再次被当局无法无天对他进行进一步迫害的话,那么会影响很大的一个外角格局问题。”

9月9日,记者拨打张凯律师和他母亲的电话,无法打通。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