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明: 值得回顾和反思的历史事件 ——纪念“913” 事件45周年|公民议报

5

5.jpg

在互联网的时代,独裁者们的一切封锁和拑制人们思想的作法都是愚蠢的,也终归是不能持久的。人民大众只要坚持和平理性的抗争,民变终有一天绝对会导致官变的,统治集团内部、像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东欧各国的民主变革者、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蒋经国——等等一类的民主派、改革派,定会在中国大陆出现的。

2016-9-12

据史料记载,1971年9月13日凌晨2时30分许,前中共副统帅林彪与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以及他的手下亲信等九人,因反叛毛泽东的事情败露而仓惶出逃,所乘的三叉戟座机在蒙古国的温都尔汗坠毁,机上人员全部死亡,史称“九一三” 林彪叛逃事件。这是历來共产极权内部权斗的大暴露,也是中国现代史上影响深远的一次重大事件。现在事件过去四十五周年了,中国人对此会有何等样的认识和反思呢!?

笔者以为,透过“九一三” 事件及其前后的那些历史,最少有下列几点是值得我们去总结和反思的

  1. 共产集团内部争权夺利之内斗从來就是不间断的

中共从1921年7月建党以來,它的领导集团内部争权夺利之内斗总是时有发生的。这不论在它夺得政权前还是夺得政权之后,历來都是如此,有时往往会表现得异常激烈和残忍,这在它的党史中是早就记载了的。回顾它建党以來的历史,如在夺得政权前的井冈山红军时代的内部肃反互相残杀,延安时期所谓整风实际是残酷的内斗;就是在它的最高领导人中如陈独秀、李立三、瞿秋白、张国涛、王明、博古——等等之类的人,他们走马灯似的被以各种罪名遭到整肃、清算而落马,甚至被逼无奈而投入另一党派的环抱,都是它内斗的典型表现。而在它夺得全国政权之后,这种内斗更是从未停止过。最典型的如共产党夺权建政初期的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 事件,1959年的“彭、黄、张、周反党集团” 事件,“文革” 初期的廹害刘少奇、陶铸、贺龙、彭徳怀——等等一大批老干部的事件,“文革” 后期的抓捕江靑等“四人邦” 事件,再有“文革” 结束后的华国锋被逼下台事件,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胡耀邦、赵紫阳被非法解职事件——等等,都应是共产党內部权斗的典型表现。

至于“九一三” 林彪叛逃事件,更是一件特殊的、引人注目的历史事件。因为林彪本是毛泽东一伙的人,他在“文革” 前就肉麻地吹捧毛泽东本人和他的思想,什么“四个伟大” 和“天才”、“ 顶峰” 、“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之类的,都是林彪第一个喊出來的谎言,却深得毛的好感,林也因此获得了“副统帅”、“ 亲密战友”、“ 接班人”——等等美誉。尽管这样,他们之间终因权力之争而出现内斗。这种内斗虽然最终以林彪的失败而告终,但此一事件对共产党的打击却是不可小视的。一个号称“立党为公”, 号称要“解放全人类” ,号称掌握了“宇宙真理”, “全心全意为人民”的政党,它的领导人之间每每发生争权夺利的内斗,这与自古以來统治集团之间为个人或小集团私利的内斗是一脉相承的。试想这样的党它的先进性表现在那里?岂不令人深思么!?

就是到了现在,这种內斗停止了么?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等一批贪腐高官的落马判刑,个中是否有内斗的因素,不值得人们多问几个“为什公” 吗!

  1. 关于当今世界的政变问题:

林彪在“文革” 之初1966年5月的一次中央全会上,曾作过一次长篇报告,所谈的主要是政变问题。在报吿中他历数过中国从古代以来,历朝历代宫廷内部互相残杀的主要政变亊件,举出了许多统治集团内部、乃至父子之间、兄弟之间互相残杀的具体实例,以吿诫与会的髙干们要警惕现在的宫廷政变,说明他对政变确是颇有一番研究的。

在当今世界,特别是刚过去的数十年中,许多国家可以说是政变成风,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互相倾轧,那是风云变换莫测的。但,人们从这些不同国家的政变中似可以发现一个基本的亊实,那就是所有这些政变,都是发生在独裁专制体制的国家,如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的一些国家,而在宪政民主制度的国家如西欧、北美、澳洲等地的国家是从未见有政变发生的。

民主制度国家体现着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等正义的原则,实行着言论自由,多党竞争,权力制衡,定期选举等等政治规则。人民的人权绝不会受到侵犯,有广泛的自由和民主权利,人民可以用选票来决定各级政府的人选,当官的是人民的公仆,老百姓才是国家的主人,他们用不着担心有思想言论的犯罪,更不会存在“反革命罪”或者“颠覆国家政权罪”。因此,这样的国家不需要有什么专门的维稳费,因为他不可能有农民造反起义,也不存在什么宫廷政变。但,在独裁专制的国家就不一样了,那里的统治者自称是人民的“大救星”,是“救世主”,实际上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封建独裁者,或者是官僚垄断资本集团的代言人。他们搜刮民财,化公产为私产,过着腐败透顶的生活;而广大百姓成了他们的奴役和剝削的对像,没有基本的人权保障,也缺少应有的自由民主权利。在这样的国家出现群体性骚乱亊件,乃至农民起义造反,或者统治集团内部因争权夺利而发生宫廷政变,都是不足为怪的亊。因此,对当今世界独裁专制国家(包括中国)的政变问题应是值得人们探讨的又一个问题。

  1. 林彪的政变似有值得肯定一面的

林彪自上世纪20年代末起就跟随毛泽东搞暴力共产革命,为毛泽东的夺取政权可以说

是功勋卓著的。自毛夺权建政后,从50年代起林彪就称病极少露面,平日里言辞默默,沉默寡言,极少谈论马列主义。但到了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等人被毛泽东打成反党集团,国防部长的职位也被剥夺了,而代之以林彪出任国防部长。此时的林彪一反过去的沉默,开始极力迎合毛泽东的种种举动,特别是他在全军开展活学活用毛泽东著作的群众运动,选编毛主席语录,把毛泽东捧上了神坛;自“文革”运动开始后,那时的林彪更是“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跟随毛泽东干了不少坏亊,整了一批老干部,这都是有目共睹罪行累累的。然而,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如果深入的探究人们定会看清亊物存在的另一面。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可否把林彪自60年代初至文革时他紧跟毛泽东、吹捧毛泽东,整了一大批老干部——等等的一切所为,可否认为这是他在忽悠毛泽东,顺着毛泽东之意走下去,以取得他的信任,用他们自己的话來说,是“打着B52的旗号打击B52的力量”,即“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最后搞掉毛泽东的一系列计划、部署呢?亊物的本来面目也许正是这样的。因为林彪跟随毛泽东几十年,深知毛泽东的为人,深知毛泽东在共产党内一次次的血腥整人术;他看透了毛泽东的一套,晚年觉醒了,因而千方百计地设计除掉毛泽东这个独夫民贼。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说,林彪的政变是有进步意义的,是有值得肯定的一面的。

林彪能看出毛泽东的独裁专制本质,能勇敢地站出来设计搞掉毛,这是难能可贵的。比起那一大批所谓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来说,他们历来与毛是一伙的,向来在毛面前唯唯诺诺,从不敢越雷池半步,不敢有半点的自由思想;即使有某些不同的意见,也绝不敢有丝毫的忤逆。而即使有个别人不小声一旦发出了不同的微弱之声,也必然会受到毛的责难与整肃,此时这些人也只有乖乖地检讨认错,以求得毛的宽恕而沦为毛的奴才。经过毛的整肃而检查过关后,这些人对毛更是感激涕零,颂毛之声不绝于耳,这样的亊例是太多了。林彪与这样的人显然是不能同一而语的。

当然,林彪如果政变成功,他未必就能搞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但林彪怀有仁政的理念,比毛的独裁专制会有巨大的进步则是无疑的。林彪曾多次抄写孔子的“悠悠万亊,唯此为大,克己复礼。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仅从这点即可看出,林彪一旦政变成功,肯定也会在政治上有某些开明的表现,经济上也会为了造福人民而会有大的进步,绝对会祛除毛独裁专制的一套,这是必然的。

林彪的政变最终却惨遭失败,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留下了千古遗恨,这是令人惋惜的。而失败的主要原因除了因为毛的老谋深祘,心狠手毒,他位居神坛,奴化教育渗透国人之心,并有众多的耳目和强大的力量而外;也与林彪的未能果敢出击,错失良机有关的。林彪的密谋既使在被识破后,如果能夠顺势应变,破釜沉舟,立即率部东征,直搗黄龙,仍然是有成功之可能的,可惜他错过了时机,成王成寇之亊,有时仅在于一闪念之间,这个经验教训是为其后的人们所必须牢记的。

林彪的政变虽然失败了,林氏父子二人都已命赴黄泉;但他们的政变是否可以说是功败垂成,他们的历史功绩是否永载史册,也是值得人们探讨的,其经验教训则也是深刻的。

  1. “五七一工程纪要” 是一份值得探讨的历史文献

林彪的儿子林立果和他的一些志同道合的志士仁人秘密起草的政变计划:《五七一工程纪要》(“五七一”即“武装起义”之意,以下简称《纪要》),应该是林彪思想的集中反映,完全可以认为是在林彪旨意下完成的。这是一份难得的重要历史文献,是我们据此而解读林彪的最重要历史资料。

当年的毛泽东、周恩来把《五七一工程纪要》作为中共中央1971年57号文件的附件一起下发到基层,他们的本意是供人们深入学习,供批判林彪之用,以认识林彪的反动本质。现在看来毛、周的决定是失祘了,他们的本来目的不但未能达到,反倒让人们从这份文件中看到了毛的暴君本质和那时社会的黑暗,也给人们认识林彪提供了难得的史料,这恐怕是毛、周当年意料不到的亊。

《纪要》完成于1971年3月22至24日,全文分:可能性、必要性、基本条件、时机、力量、口号和纲领、实施要点、政策和策略、保密和纪律等九个问题,分别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论述。开篇就开宗明义地指出:“92(指1970年8月在庐山召开的中共九大二中全会)后,政局不稳,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尖锐,军队受压;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親离——”。

《纪要》中特别強调指出:毛泽东“是一个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他搞的一套“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把中国的国家机噐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毛的人格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毛的暴政下,“人民敢怒不敢言”;农民“缺吃少穿”;“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剝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等等等等,读来确是使人深受启迪,也大快人心的。

《纪要》对毛的指控可以说是一针见血,千真万确,非常深刻。清楚地表明林彪是同情人民的苦难,痛恨毛时代社会黑暗,憎恶毛的淫威。林彪自1935年以来的几十年里,一直身居髙位,他对党内的权力斗争太了解了,对毛泽东个性之阴险狡诈、残忍狠毒是太了解了,因而才有这份政变纲领的出现,这是林彪大智大勇、思想精华的集中表现。

纵观《纪要》之全文,可以说是言之正确,证据充分,立论深刻,是十分可贵而又大胆的诚实之言,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宝贵的历史文献。

林立果则是他父親思想的忠实与坚决的执行者,是《纪要》策划政变的关键人物,是在他主持下制定《纪要》的。一个出生于1945年、年仅26岁的靑年人,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正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正在发生发展着強烈的怀疑精神和自由主义精神,叛逆精神。他虽是一个出生于红色家族的青年,除了“选妃”一亊以外,并未见他有多少“小衙内” 式的胡作非为;相反,在他的灵魂深处却打上了那个反叛时代的烙印,这是难能可贵的。他混迹于那时的最髙领导层,却凭借着天然的独特视野,能看清毛泽东的祸国殃民,从而产生极大的抱负,要当大英雄,这是我辈当年紧跟毛泽东的造反派,包括像蒯大富、韩爱珍、王大宾——等等所谓当年造反派“领袖” 人物在内的一大批青年人,那时他们只知道造贪官的反,而紧跟皇上,并为皇上所利用,到头来还是落得可悲的结局,与林立果的大智大勇是根本不能相比的。

一部《纪要》说的清楚明白,林立果所遣责的不仅是暴君毛泽东本人,而是揭露毛泽东所代表的整个社会制度。他所搞的政变不是仅仅在于谋求政治权力,而是用人类的正义和良知来论证他所从亊的亊业,是追求为大众谋利的政治理念。从这些就可看出他是那个时代的英雄青年。虽不能说是什么“超级天才”,但,是一个具有反叛精神的青年、一个有作为、有理想、敢作敢为的青年则是无疑的。

《纪要》是一份难得的重要文献,人们在今天读来仍然会倍感親切,深受鼓舞和启迪的。真应该感谢林彪父子和那些参与其亊的人们,是他们用生命给我们留下了这些难能可贵的精神财冨。

  1. 和平民主与非暴力应是当今时代的主流

人类世界已经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这应是一个和平民主与非暴力的时代。回顾过去漫长的历史演变中,人类社会曾经历过种种你争我夺,互相残杀的野蛮时代和长期的封建独裁统治,使人类蒙受了巨大的痛苦与恥辱。但,自1640年至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取得胜利,建立民主共和国起,其后西欧、北美、大洋洲等许多国家都相继建成了宪政民主的共和体制,随着这些国家共和体制的不断完善,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得以实现,使人类社会逐步走上了和平民主和非暴力的新时代。特别是自1776年美国独立建国以来,至今240年了,美国的民主制度成了世界的典范,美国和西方自由世界、尤以瑞典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更是成了当今人类所响往的制度。

只有在宪政民主共和体制的制度下,人类才能活得有尊严,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才能得以彻底实现,这是世界人类的共同希望所在。虽然这种制度仍可能有不完善和值得改正的地方,但比起独裁专制的社会制度那是要好上千百倍的。当今世界那些独裁专制国家的统治者,他们为了维持其自身的独裁统治,为了维护既得的利益,仍在实行封建法西斯的统治,散布国情特殊而強调“不搞多党竞争、不搞三权分立、不搞议会制、不搞全民普选——” 这实在是強词夺理的歪理邪说,是绝对不可相信的谬论。当今独裁专制的政体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等世界上的许多地方依然存在,那里的独裁统治者仍然在压迫、剝削人民,人权、民主和自由的普世价值对这些国家的人民来说仍然是水中望月,甚至不时会出现反人类的屠杀,这是我们必须要清楚看到的现实。

独裁专制国家的人民如何改变自己受奴役、受压迫乃至被屠杀的命运呢?再像过往奴隶和农民暴力起义、武装夺权的时代应是不行的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像过往历史上的那些农民暴力起义造反,不但对国家财产和人民自己都会带来极大伤害,而且即使起义夺权成功,仍是新独裁者取代旧独裁者,对劳苦大众是毫无好处可言,这个教训是永远不应该忘记的。

当今时代应该反对暴力,一切应该用和平民主理性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对广大民众来说尤其应该如此。当然,在独裁统治集团内部,人民应该寄希望于改革派、民主派的出现;即使一时看不到这些,也应该有耐心等待的时间,如果贸然鲁莽行亊,是绝不会有理想结果的。但,我们反对民间的暴力,并不一概排斥和反对统治集团内部革新派包括政变在内的一切断然措施,因为那对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促进宪政民主体制的建成是绝对必须的。在独裁专制的国家,只要这种政变不会导致国家的内乱,不致造成大规糢的流血;只是在统治集团内部进步与独裁之间的较量,即使有流血,只要不引起社会的动乱,不影响到广大民众的安宁,这种政变就是合理的,是应该受到称赞的。

在互联网的时代,独裁者们的一切封锁和拑制人们思想的作法都是愚蠢的,也终归是不能持久的。人民大众只要坚持和平理性的抗争,民变终有一天绝对会导致官变的,统治集团内部、像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东欧各国的民主变革者、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蒋经国——等等一类的民主派、改革派,定会在中国大陆出现的。

民变与官变的统一,乃至统治集团内部民主派、改革派的政变,独裁专制的政体终会有垮台的一天,宪政民主的政体必将会在全世界实现。

结束语

以上是笔者在纪念“九一三”亊件45周年时的若干联想与思考,这些肤浅之言显然是不深刻的,内中定会有不少谬误之处。但笔者年迈不敢忘忧国,仍在关心着国之大事,愿以这些不成熟之浅见与关心国事的朋友们共同商讨;对笔者的这些肤浅之言如能引起大家的讨论和提出批评教正的意见,就是笔者的希望所在了。

                                                 作于2016年9月上旬

ying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