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乙铮: 北京能否阻止香港的分离主义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5

5.jpg

分离派候选人在立法会中的崛起,正是北京对香港收紧控制所造成的。撤掉中联办,停止资助香港政客等方式,将对修复双方关系有所助益。

2016年9月13日

在中国领导人关上香港政治改革的大门两年后,六名凭借分离主义政治纲要竞选的年轻候选人,在9月4日的香港立法机构选举中赢得了议员席位。一个决意要为香港争取更多独立的年轻政治群体迅速崛起,而这正是北京收紧对该前英国殖民地的控制直接造成的。

分离主义者的崛起不仅是香港政府和北京的一场危机,后者本就面临着西藏、新疆和台湾境内的独立运动。它还威胁着日渐年迈的香港民主阵营领袖的政治权力。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倡导政治改革,现在却发现自己被年轻的激进分子超越了。对北京日渐专制的行事方式,这些激进分子没什么耐心。

这六名新当选的分离派议员均不到40岁。他们是受了2014年雨伞运动的鼓舞。当时,香港出现了历时79天的大规模静坐示威,抗议北京拒绝允许香港进行民主改革。

香港的立法会权力有限,但它可以阻止政府的动议。在70个立法会席位中,30个席位的人员安排对北京有利,由利益集团挑选产生,另外40名议员则由公众从不同选区选举产生。

考虑到两年前公开呼吁脱离内地的香港人少之又少,且分离主义分子并未参加所有选区的选举,他们能在这样一场受操控的选举中赢得六个席位实属非凡。长期以来,香港政坛的斗争一直是在泛民主政党和亲北京的政府之间展开,如今,分离主义者成为了香港政坛强大的第三股力量。

尽管始终呼吁进行政治改革,但香港老一代民主人士秉承爱国之心,愿意与内地合作。这种方式并不受香港年轻人的欢迎。对北京和雨伞运动的失败感到失望的他们,对香港的长远前景及北京日渐蔓延的影响力感到悲观。他们对未来感到恐惧、绝望、愤怒。

英国1997年把香港交还给中国时,中国承诺香港享有50年的“高度自治”。直到前不久,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充满活力的公民文化一直蓬勃发展。没人知道北京在2047年会采取什么措施,但民众担心的是,香港会被中国完全合并。

尽管分离主义者分属不同的团体,各团体目标不一,从让香港成为一个完全自治的城邦到彻底独立,他们都希望通过公开讨论来决定2047年之后的政治安排。他们中大部分人的目标是争取到足够多的民众支持,以逼迫北京允许香港民众在一场有约束力的公投中,投票决定香港在2047年之后的未来。

相比之下,老一代的泛民主政党几乎没有提出什么新的主张。在最近这场选举中,民主党的政治核心诉求相当于是请求北京重新打开选举改革的大门。泛民主领袖坚持的理念,被年轻人普遍认为是一项已经耗尽动能的战略。他们失去了年轻人的信任和尊敬。

分离主义者仍面临诸多挑战。他们阵营内部的意识形态斗争激烈,分歧严重。抛开军事镇压或北京对香港实行严厉的报复性经济惩罚的可能性,香港脱离内地可能不切实际:中国掌控着香港大部分的食物和水,以及大量能源供应。与此同时,香港的许多民众对年轻一代的激进主义心存戒备。

中国的领导人似乎认为,采取强硬态度便能遏制分离主义运动。选举结束后,北京发表了一份严厉的声明,称香港政府应该惩罚宣扬独立的活动人士。

这项策略会适得其反。正是亲北京的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的高压行为,推动了分离主义运动在过去两年里的发展壮大。去年,梁振英挑出一份分裂主义刊物公开谴责。此举激怒了香港民众,他们认为这是对言论自由的隐含威胁。梁振英还禁止一名支持香港独立的学生领袖参加其所在大学的会议。

北京直接介入香港事务导致形势进一步恶化。去年,香港一家出版有争议的政治书籍的出版公司的五名工作人员遭到绑架,并被带至内地关押。

中国要说服分离主义者中的中坚力量放弃,可能为时已晚,但中国领导人仍可采取多项举措,阻止这场运动的发展。

北京应该将派驻香港的中央政府工作人员撤离。因为北京多次非法干预香港事务,中联办备受指责。亲北京政客常被看到现身中联办,这会让人以为他们直接受命于内地。关闭中联办容易办到,这一姿态可能会消除一个冲突根源。

委派高官去香港的反腐机构和高校的管理机构任职的程序应进行改革。任命这些官员的权力目前掌握在行政长官的手里,但梁振英的所作所为表明,他的个人利益影响了他的选择。今年,香港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的一位高级负责人似乎被迫辞职。在那之前,据说她坚持调查牵涉梁振英的财务违规行为。

此外,还应停止内地对香港政客的一切资助,以及为争取选票而进行的不公平行为。在最近几场选举中,亲政府的支持者用巴士将上了年纪的人送到投票点,并在老人的掌心写上他们支持的候选人的名字。投票结束后,那些老人常被巴士送往餐厅。

但即便中国领导人选择缓和同香港民众关系的政策,梁振英也不是执行这一政策的合适人选。他的亲北京立场太过明显,令很多港人耿耿于怀。在明年3月梁振英的任期结束时将他换下去,会有助于修复北京与分离主义者的关系。

如果行政长官不换人,我们可以预计,分离主义者将在四年后的下一届选举中赢得更多席位。

练乙铮是香港经济和政治议题的评论作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