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 “能人”黄兴国|东网

5

5.jpg

天津大爆炸之后,黄兴国可能预感到官位岌岌可危,不断在全国率先喊出“核心”、“看齐”的口号,大表忠心。
2016-9-13

黄兴国终于落马了,9月10日晚上10点半,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条28个字的消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想寻找出其中的蛛丝马迹确实很难。不过,有人等这条消息等了很多年,至少天津大爆炸之后有无数的人希望他下台。这些人终于如愿了。

天津这个地方挺有意思。京畿重地,首在天津。作为北京的门户,天津一直被当做中国政治的晴雨表,所以北京天津离这么近,当初还是设立了两个直辖市。因为离首都太近了,所以整天活在帝都的光环和阴影之下难有作为。不过,天津的官却容易高升。不用干得多么出色,因为干好了太扎眼,有喧宾夺主之嫌。干差了也没啥关系,是因为北京太强势。在天津当官,稳当是第一位的,所以天津经常出高官,政治局常委出过李瑞环、张高丽。加上一把手本身就进入政治局,所以天津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官场上有很多人惦记,成为不同政治势力激烈搏杀的阵地,也是不少人仕途飞黄腾达的跳板。而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推进,天津掌门人的地位越发重要。

某年的两会期间,有媒体记者曾目睹这样一幕:黄国兴披着呢子大衣走近座位,停顿,身边随行人员立即帮他脱下大衣,黄兴国方才落座。显然,这是一个十分强势人物的特征。从简历上看,黄兴国确实应该属于一个“能人”:1954年10月出生,浙江象山人,从农村基层党团工作做起,31岁就担任了象山县委书记,成为年轻的正处级干部。36岁成为正厅级,任台州市委书记;43岁成为副省级,任浙江省副省长。之后,历经15年的历练,58岁时担任天津市市长,晋升为正省级。2014年年底,政治局委员孙春兰调回北京,接替令计画担任统战部部长,实际上是给黄兴国腾个位子,以便黄能在19大上晋级政治局委员。

天津大爆炸之后,黄兴国可能预感到官位岌岌可危,不断在全国率先喊出“核心”、“看齐”的口号,大表忠心。但是还是没能躲过一劫。这么一个官场“能人”,谁承想这代理市委书记,一代就代了20个月共计620天,结果还给代“黄”了,把自己给带进了秦城。

坊间传说黄兴国是“之江新军”的骨干。在现有常委里,黄兴国和三个常委都有过共事经历,其中与张德江共事4年,是在1998年到2002年。在此期间黄兴国担任副省长不到一年,就被委以重任下派到宁波担任市委书记,并晋升为省委常委;随后习近平接替张德江担任浙江省委书记,与黄兴国在省委班子里共事一年,一个在杭州,一个在宁波。一年后黄兴国与天津市副市长夏宝龙对调,赴天津担任副市长。在天津期间与市委书记张高丽共事5年,并在张离开天津后晋升为市长。所以从简历上看,黄兴国应该是与张德江和张高丽更加彼此熟悉。

从历史上看,每一次党代会前,围绕人事安排的博弈都十分激烈,特别是市委书记为法定政治局委员的四个直辖市的人事安排更是如此。十五大前是陈希同,十七大前是陈良宇,十八大前是薄熙来,十九大前是黄兴国,每次党代会召开前都有直辖市一把手落马,这几乎成了魔咒。黄兴国的落马,使京津沪渝四个直辖市找齐了,无一漏网。

黄兴国到底怎么“严重违纪”了?从媒体公开报导透露出的蛛丝马迹看,应该是与黄兴国在天津13年的仕途生涯密不可分,并不仅仅是因为“812大爆炸”。此前的8月22日,黄兴国在天津市政府的副手、副市长尹海林被双规,其长期在天津规划系统任职,而搞城市建设大拆大建,又是黄兴国的强项。此外,从2015年8月到2016年9月,天津市至少已有34名厅局级及以上干部落马。仅是在大爆炸后被立案的厅官就有9人。这些都难免“拔出萝卜带出泥”。

鲁迅曾经说过,在中国政坛上经常会出现广东话所说的猛人,也即大人物。凡是猛人,必有包围者,一大群人围上去,直到把这人围垮,然后再围下一个。鲁迅所说的猛人,其实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能人”。万科的王石曾经介绍过用人的经验,其中一条就是“不用能人”。他认为能人作为发明家是好样的,作为创业家也会是好样的,但作为企业的管理者却不合适,因为能人喜欢打破常规,不喜欢遵守规章制度。

能人各行各业都有。但是官场常出能人,并不是一件好事。近几年落马的高官里,不少曾被誉为能人。一个好的领导,应该能够驾驭好能人。如果党政领导自己本身就是能人,那可能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能人背后有人弄,能人背后有能人。“能人”黄兴国的落马,恐怕又为这样的故事,增添了一些新的注解。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