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宝胜: “港独”与”台独”一样将势不可挡|民报

11

11.jpg

香港立法会9月4日选举结束后,主张香港优先和自决甚至独立的本土派异军突起、获得六个立法会席位。这不仅标志着香港选民越来越具有了强烈的本土意识,也标志着本土力量从体制外的街头抗争已经进入体制内的政治博弈,更标志着在香港立法界,对抗亲中建制派的力量除泛民外,又增添了一支更年轻、更激进的力量。在中共强烈打压本土派的政治压力下,在中共及其香港代理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对付本土派(甚至已经发出了死亡威胁)的形势下,这些本土派议员的政治前景如何?整个香港的本土运动前景又如何呢?

2016-9-14

与台湾的民主化历程相对照,香港本土运动其实前程似锦。台湾追求民主化历程中,主张台湾独立和住民自决的派别,在早期并不占主流,很多关进绿岛的反对派人士满脑子还是大中国意识。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主张独立反对大中国意识的本土派后来居上,不仅成为最大在野党,后来竟获得总统直选的胜利。而在2016年,反对“一中原则”的本土政党民进党实现了行政和立法的全面执政。这说明虽然有国共两党的合力剿杀和打压,选票和民意还是要将本土政党推到历史的巅峰。台湾民主化的历程说明,独立自决是最彻底的与专制决裂、抵制吞并与侵略,并巩固民主自由的政治道路,在目前中共暴政威胁下的地区,如果反对派不最终走向独立自决,那么很快就会被选民所抛弃。

跟台湾本土派发展历史类似,1997年后在香港追求民主、反对北京中央和建制派的政治力量,是中国意识比较强烈的泛民派,他们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民主运动在现有的宪制框架及程序内追求民主改革,以在一国两制下建立真正的选举制度。但是在雨伞革命后,港人在思考泛民多年的努力几无成果,而对蛮横无理的北京中央已无必要继续向其陈情、请愿和谈判,唯有彻底从中国脱离出来香港才有出路,从此香港的本土化趋势愈演愈烈,香港民族或国族成为话题、公民民族主义蔚然成风,“中港隶属关系”取代了“民主化”议程,自治、自决、独立、香港优先等成为最时髦话语。由新东补选到立法会换届选举,不足一年时间,香港变天,反对运动不再一样。港人青睐的乃是标榜自决甚至独立的“香港众志”“青年新政”“热血公民”等的候选人,主打民族自决的“独立参选人”朱凯迪,竟然以8万4千票赢得票王封号。按此趋势发展下去,独立自决,很快会成为香港主流民意;本土自决派,完全有可能成为反建制派的第一大党。如果政治形势允许,本土派成为香港立法院第一大党并且能获选香港行政最高首脑,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跟台湾本土派议员走过的路一样,目前当选的香港六位本土派议员,将会很快利用体制内的立法平台,占据更有利的政治地位和媒体制高点,体制内外结合,进一步推动本土运动日新月异的发展,这一趋势,已如历史长河,北京和建制派的阻挡只能成为螳臂挡车,在明显的民意面前,北京当局最终也只能不断地说说“听其言,观其行”了。这就如同当年的民进党等本土政党经过多年的体制外抗争,进入立法院后,顿时成为台湾政坛最耀眼的风景,冲突叠起、热点不断,而民进党的政治理念就更大规模地渗入台湾社会和人们心中。虽然有对岸中共政权声色俱厉地对台独的恐吓,虽然有统派政党的污蔑和拦阻,但民进党及各本土政党顺应时势,迅速成为台湾的主流政党。

“港独”与“台独”的势不可挡,跟前苏联解体时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极其类似。当一个专制帝国践踏人权、倒行逆施、恶贯满盈时,它所占领的地区或者声称拥有主权的地区的离心离德、独立自决趋势就会加速来到。住民自决本来就是《联合国宪章》承认的普世人权及价值,而被中共政权统治、压制和威胁地区的民众在经过各种形式的抗争仍无济于事时,他们就会意识到抵制专制独裁、保有民主自由的最好方式,就是与中央政府彻底脱离关系,而住民自决、宣布独立就会成为该地区民众的共识。拉脱维亚、立陶宛、乌克兰等国的独立,莫不如是。

如同前苏联一样,目前在中共政权所声称拥有主权的地区,如西藏、新疆等地,由于当局对温和派的毫不容忍和温和派多年来的毫无建树,导致独立自决派已经逐渐成为反对派中的主流。例如在西藏,尽管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行政中央不主张西藏寻求独立,而采取“中道”战略,但是在“藏青团”等青年藏人中,占主流的仍然是西藏独立的观念及方法。在新疆,由于中共对从没有主张过新疆独立的温和派异议人士伊力哈木等的残酷打压,导致海外和更多年轻人,早已普遍地主张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国了。

在人权高于主权、住民享有自决权、国家是工具而不是目的等等普世价值深入人心的今天,在各地区温和民主派、体制内改良派努力多年并无成效却反受中共政权凶狠摧残的今天,各地区人民已经忍无可忍、不得不选择自决独立此一通途了。这是民心所向、这是历史的大趋势、这是保守和巩固各地人权民主的最好方法、这也是瓦解中国共产主义魔鬼政权的最好途径。这一切,正如中国流亡异议诗人廖亦武在荣获德国文化界最重要的奖项-德国书业和平奖时演讲的受奖辞《这个帝国必须分裂》中写到的:

“为了孩子不再死于无辜,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母亲不再无辜地失去孩子,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中国各地的人们不再流离失所,沦为世界各地的累赘,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叶落归根,为了将来有人守护祖宗的墓园,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全人类的和平和安宁,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