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 达赖喇嘛, 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自由亚洲

2

2.png

“我是佛教徒,但我尊重所有的宗教。我相信,每一种宗教都主张仁爱、慈悲、和平。然而,有人却违背他们自己的信仰。”——达赖喇嘛

2016-9-14

—“首先,作为一个人,我关切人类的生存状况。既然大家都是人类的一份子,应该互相友爱、和平共处才是。不幸的是,当今世界,人伤害人、人屠杀人的悲剧仍在上演。”

—“我是佛教徒,但我尊重所有的宗教。我相信,每一种宗教都主张仁爱、慈悲、和平。然而,有人却违背他们自己的信仰。”

—“比如,在叙利亚,每一个派别,都声称他们信仰真主阿拉。他们有着同样的宗教信仰、信奉同样的真主,却互相仇恨、互相残杀。人类应该结束这样的悲剧。”

这是八十一岁的达赖喇嘛尊者在“第七届全球支持西藏团体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所说的几段话,以他特有的洪钟般的声量,带着特有的西藏口音的英文。时间:2016年9月8日。地点: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圣Ÿ路易斯大学(Saint-Louis University)。

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尊者,不仅是西藏人民的精神领袖,也是世界人民的精神领袖。他的信仰、言谈和作为,具有世界范围的号召力。这次大会的出席者,包括来自50个国家的300余人,其中,包括多名重量级的欧洲议员,也包括美国大牌电影明星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等世界级名人。各国、各民族的支持者,踊跃与会,展示出尊者广泛而崇高的号召力。

达赖喇嘛没有提到在中国、包括在西藏持续上演的人伤害人、人屠杀人的悲剧,但尊者的箴言,已经不言而喻。尊者再次谈到他“中间道路”的主张(不追求西藏独立、而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强调,这一主张,符合他一贯的信仰,那就是,不是用仇恨、而是用仁慈去化解西藏与中国之间的心结,和平解决西藏问题。

世人可以见证,尽管中国政府污名化达赖喇嘛,但达赖喇嘛却从来没有贬损中国政府;尽管中共领导人咒骂达赖喇嘛,但达赖喇嘛却从来没有对中共领导人出言不善;尽管中共当局虐待藏人,但达赖喇嘛却谆谆教导藏人善待汉人。

以微笑面对凶恶,以莞儿一笑对待恶言相加,以慈悲化解仇恨,以德报怨。这就是达赖喇嘛,这就是达赖喇嘛与北京统治者的区别。思想境界的迥异,清浊分明;文明程度的落差,高下立见。

“慈悲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愤怒才是。”达赖喇嘛在次日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艺术家、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展开“心智与生命”的对话中,所说的这一句话,又是一个补充。尊者如是阐述道:“有时候,人们将慈悲行为视作软弱,这种观念是错误的,愤怒才是软弱的真正表现,而感情是力量的表现。同理,有些人怀疑慈悲行为只利他而不利己,这种观念也是错误的。当我们升起善良慈悲之心时,我们自己也是受益者。因为,它带给我们内心的平和,进而让我们可以自信而愉快地去从事手上的工作。”

对照之下,中共领导人,尽管他们大权在握、权势熏天,尽管他们支配着13亿大众的命运、垄断了全中国、包括辽阔西藏的资源,尽管他们腰缠万贯、财大气粗,他们却从来没有、也从无可能成为世界级的精神领袖。他们当中,影响较大者,当属大独裁者毛泽东,在世界范围内,其暴力学说流毒甚广,然而,却只能以邪恶之名载于史册。

在高山仰止的达赖喇嘛面前,中国独裁者都是侏儒。在人类文明的高度之下,北京统治者都是粪土。

包括笔者在内,十多位中国人出席了这次盛会。其中,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讲,他提醒:“千万不要以为中共会跟哪个单一的民族或哪个单一的团体去媾和。我们必须携起手来,团结一心,共同奋斗,早日结束压迫各族人民的专制制度。”陈光诚演讲后,众多藏人、国际友人上前与他握手、拥抱,表达支持和友情。

陈光诚的形象和声音,恰当地代表了与会的中国人。达赖喇嘛走到陈光诚的座位前,慈爱地拉起陈光诚的手,对他说:“我知道你看不见我,但你可以用手触摸我。”说着,尊者摘下了眼镜。戴着墨镜的陈光诚站起来,含笑地,用双手触摸尊者的面容。场面感人至深,有人落下了热泪。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仁慈,是达赖喇嘛的力量。而拥有这一柔性力量的达赖喇嘛,始终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