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遭监禁律师妻子们的共同行动|法广

11

11.jpg

《世界报》驻京记者在9月14日发表的一篇撰文中,披露了中国被捕律师的妻子们如何组织起来、呼吁公众关注那些遭到不公正待遇的维权律师的消息。共有六名被捕维权律师的妻子自发地组织起来,她们的年龄分别在35至45岁之间。她们的丈夫纷纷在2015年7月9日的大抓捕行动中被警方带走。

2016-9-14 流芳

 

《世界报》指出,在7月9日的大抓捕行动中,近300人或遭拘捕、或被传讯、或受到监视,其中绝大多数为投身于维护中国民权运动的律师。随后数周,这些人员中的10多个人处于“失踪”状态,其中有多名知名维权人士。他们的亲属在数月之后,才了解到他们被关押在天津。今年8月初,他们中的4人均在突袭式审判中获重刑。

《世界报》驻京记者见到了6名妻子中的4人。作为律师的妻子,这4名女性纷纷表示坚信,未来数天或数周内,她们的丈夫将像同僚一样、以同样快的速度和低调的方式受到审判。这4名律师中的两人受到“颠覆政权”的指控,另外两人的罪名则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过,他们的妻子每天都在与绝望作斗争并在与警方阻挠她们权利的斗争中取得了些许成功。

7月初,她们前往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照片在全球各地流传。当时,这些律师的妻子各自身着用红颜色书写的丈夫姓名以及支持话语的长裙,对天津司法机构的沉默表示抗议。

她们还在国际民间组织网站发表了记载她们所经受的苦难的长篇信函。当她们获知8月1日开庭的消息后,便立即赶往天津,但随即便被送往派出所、被遣返回家并受到监视居住。天津法庭于8月2日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开庭审判。甚至那些通常在审理人权案例时出现在法庭前的西方外交官,也未能在8月1日之后留在天津。

此后,在等待新的审判之际,这些律师的妻子们不断经受着屈辱。报道列举了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的遭遇:李文足在北京街头多次受到骚扰。国保不仅强行阻止其子上学,还令其无法租房。

《世界报》指出:在严格的审查制度下,这些挑战行动打破了无阻力镇压的画面。异见人士艾晓明将对一名律师妻子的录制访谈画面放到了网上。此一信息又通过外国媒体返回中国。李和平律师之妻王峭玲表示:事件发生已一年多时间。当局不希望我们之间有联系,但我们做到了。我们共同经受着这场考验。过去我们并不相识,现在却比任何时候都密切。这是我们最大的胜利。

《世界报》在另外一篇报道中,刊出一篇由中国人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和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客座教授谢孟哲(Simon Zadek)共同撰写的一篇文章,阐述了对绿色金融未来前景的观点。

文章指出:G20财长和央行行长终于达成一项共识。他们越来越坚信,“绿色金融”(对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融资)应该成为经济发展的战略中心。这一至今为止仅为少数学者和决策者认可的观点,有可能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新的“真理”之一。

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认为,环境保护应是在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方可考虑的一种“奢侈”行为。这样的主导思想严重制约了全球收入的增长。

传统经济发展模式的弊端在中国表现得尤为明显。在人均收入和经济增长方面,中国的发展一直非常成功。但是,这也带来了严重的空气污染、以及土地和水资源的严重污染现象。

令人庆幸的是,中国领导人现在似已意识到:必须在获得高收入地位之前展开对环境的保护。目前他们已站在了绿色金融运动的前列。

fa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