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峰: 封锁镇压消息 别让烏坎变光州|苹果日报

8

8.jpg

看到内地武警、公安、特警部队如狼似虎的以橡胶子弹、催泪弹、盾牌阵对付陆丰乌坎村村民,看到当地政府如何切断乌坎村的对外交通及通讯系统(包括互联网),让我想到一九八○年在南韩光州发生的血腥镇压事件。当时南韩军事强人全斗焕为了镇压民主运动,为了把反对军事政变及军人专政的学生、民众压下去,采用的也是这种「关门打狗」的全面封锁策略,整个光州被包围封锁了,新闻全面封锁,连外国通讯社、报纸记者也被赶走,好让开入光州的南韩军队、特种部队可以放手镇压。

2016-9-14

当权者封锁镇压消息

结果,南韩军队包括空降师边开枪边进城,血洗了光州,数以百计学生、市民在镇压中丧命。死难者只能草草在市郊山头下葬。座落在现时五一八纪念公园旁边山头的一个个墓碑,每块都刻着年轻人名字,它们成了血腥镇压的印记。但在新闻全面封锁下,南韩其他城市、地方根本不知道光州被血洗,根本不知道军政府的暴行,直到几年后有心人冒着被拘捕及酷刑的威胁把受害者的证言偷偷出版,光州的惨况才逐渐公诸于南韩全国以至全世界。

乌坎村村民的困境越来越像当年的光州市民。他们被当权者镇压的情况也像南韩光州那样被掩埋封杀,村外的人特别是中国国内其他地方的人根本不知道村子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人正被打成暴民,被暴力镇压。最令人担心的是,北京当权者会像南韩军政府那样不断把镇压的力度升级,从派出武警、公安到派出正规军队,从使用橡胶子弹、催泪弹到使用真枪实弹,甚至更具杀伤力的武器,希望尽快平息村民的抗争,令局势进一步恶化。

应该看到,对所有专权政府来说,把武力不断升级以遏制反对者是他们唯一会做、懂做的事,再加上全面封锁了消息及对外通讯,当权者使用武力时更肆无忌惮,令人不禁担心坚持抗争的乌坎村村民会面对越来越残暴的打压。

可是,乌坎村村民抗争有什么错呢?他们除了自救以外还能指望谁呢?自家的土地被财团及地方政府无理、违法掠夺,民众的利益成了官商勾结的牺牲品,他们自然要尽力追究,希望拨乱反正,把被掠夺的土地及权益争回来。其实,村民一直对中共、对地方政府有期待及信任,希望透过体制内的方法如跟上级政府对话及改选村代表,换上真正捍卫村民利益的人如林祖恋,为他们争取改变。起初,地方政府似乎愿意让步,答应跟进村民的投诉,又跟村代表包括林祖恋会面商讨解决办法,并惩处涉及贪腐的官员。

公安逼村民放弃抗争

但原来地方政府特别是陆丰市政府采取的是拖字诀及逐个击破手段。他们始终没有正面回应村民的诉求,没有彻底追究侵夺村民土地利益的财团及官员,或把土地权益归还村民;反而把事件变成政治、治安事件,认为抗争的村民是在扰乱秩序及公共安全,不断派出公安到村内滋扰、威吓村民,逼他们放弃行动。到前几个月更把矛头指向致力维护村民权益的乌坎村村代表林祖恋及他的家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他拘捕,再导演一场认罪show把林祖恋判处入狱,好令村民的抗争失去一个重要的领导及支持力量。

对村民来说,林祖恋是他们选出的代表,是捍卫他们权益的象征,现在当权者却随便把罪名扣在他头上,令他含冤入狱。这不但是在否定他们的合理诉求及权益,更把透过体制内方法解决纷争的门都关上了,只剩下被镇压或含冤受屈跪下投降的路可以选择。

可是,一旦「投降」就意味任由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人掠夺,意味硬食官商勾结的不公义,意味否定过去几年来村民的努力抗争。这口气不容易吞得下。但若继续抗争,武装到牙齿的当权者将会加强镇压力度,采用更残暴的方法,手无寸铁的村民如何敌得过!

但愿当权者临崖勒马,改变高压政策。不然,乌坎村形势将继续恶化,随时变成另一个光州,出现血腥镇压及白色恐怖。

苹果日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