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 思想统一已成明日黄花|东网

11

11.jpg

思想多元化已经成为网络社会常态,每个人具有平等的言论自由权。
2016-9-15

G20杭州峰会在官方看来,肯定是很好的事,普通的人也会肯定和拥护。但是官方没想到,峰会呈现了两种对立的声音。一方面是官媒的叫好声,另一是自媒体的叫坏声。甚至,自媒体还把领导人读错字,说错话,对传统小说和传统文化的误读当成了调侃的对象。妄议成了微信、微博的主题词。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在微博上说:“我国近年举办的大型活动,往往不经宪定程序大规模限制或冻结公民基本权利,同时极大地扩展公权力尤其是警察权。这从宪法角度看,实际上是一次又一次地任意实行戒严,因而对正常宪法秩序破坏极大。这个问题到了引起社会各界重视和监督解决的时候了。”

安保和维稳已经常态化,地方政策和法规是活的,宪法却是死的。宪法没有权威,地方政策和法规有权威,官员有权威,这些权威都凌驾于宪法之上。无论官方如何说G20好,自媒体就是不买账。

自媒体对公共事务的反官方主流态度经常出现,难道是网民已经忘恩负义,只记得G20带来的不便,忘了G20带来的长久好处?难道是网民忘记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互联网?都不是。这其中有多方面原因。

第一,市场经济培育了庞大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主体意识增加。市场经济以其独特的面目塑造了中产阶级,他们不但要地位,还要权利。权利不单是经济权利,还要政治权利。政治权利由于受权贵的挤压,引发了中产阶级的不满,于是中产阶级借助各种方式争取自己的政治权利,尤其是要回言论自由这种“人的尊严的权利”。中产阶级言论自由的权利导致思想观点多元化,通过言论自由挑战公共权力,让之回归法治的轨道。

第二,互联网启蒙功不可没。传统媒体的启蒙是单向的,精英主导的。互联网的启蒙是多向的,意见领袖与网民是互相启蒙的。网民的反向启蒙给传统的启蒙注入了活力和内容。被启蒙的人不再相信官方的话,他们从自己的经历、体验、知识、价值出发,使得官方话语的能量减弱,使官方话语思想的统一性变成碎片性。

第三,网络公民社会形成,这尤以微信为甚。在微信里网络公民社会具有团结性,网民在微信汇集,形成爱好、价值、利益、信仰共同体。微信多元的声音传到一个群又一个群,其复制与传播能力不亚于微博。微信言论自由使得官方的一元声音难以跟进。

第四,思想多元化已经成为网络社会常态,过去权力意识形态惟我政治正确的大一统意识形态已不复存在。每个人具有平等的言论自由权、有对官方意识形态的平等的解构权、有平等的对官方政治正确的批评权。网络时代,是众神狂欢发泄的时代,是去掉官神让网民自己成为自己的神的时代。

第五,利益多元化和利益板结化共存,公平正义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十八大以来,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板结化的问题不断地被强化。穷人生活质量没改善,穷人对高等教育避而远之,学一门手艺成为穷人的首选,知识与人文在穷人那里没有立足之地。中产阶级把孩子送到国外去学习,以求下一代过上没有恐惧的、富有价值和尊严的生活;富人则直接把孩子送到西方国家受完整的终身教育。只有穷人以支撑自己的方式支撑国家。这种对教育不同层次的选择,也使官方意识形态失去了贯彻下去的时间和空间。

第六,反腐败红利普通人没有看到及得到。人们支持反腐还是希望优化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态,让每个人能够享受到反腐的红利。不幸是反腐败反而使得官员懒政盛行、经济下滑、政治空间收缩。

在这些原因下,官员做的任何事,即使无论从长远来说如何有利,人们还是不能接受。不接受的表现之一,就是你在哪里统一思想,我就在哪里解构思想,让统一的思想不再统一。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