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 拿下黄兴国, 捧出李鸿忠, 有何深意|中国人权双周刊

2

2.png9月10日,天津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深夜落马,两天半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空降天津。此事很不寻常,值得有所评点。

2016-9-14

黄兴国犯了什么事?中纪委不肯明言。官方通报只有十三个字:“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从连夜召开的天津干部会上,人们听到的是,各级领导干部要以黄兴国为反面教材,“管住自己,管住亲属子女,管住身边工作人员,自觉经受拒腐防变的考验”。这几句话透露了一些模糊信息,暗示黄兴国倒在贪污受贿、以权谋私上,倒在“家族式腐败”、“团伙式腐败”上。

黄兴国落马之前,人们都知道,他是“天子门生”,发迹于“龙兴之地”浙江,曾在习近平为“班长”的省委班子里“伴驾”一年,属于当今政坛山头最大也最硬的“之江新军”。但是,黄刚落马,立刻就出现了许多评论,说黄与习共事很短、交情很浅,并不属于“之江新军”,倒是与张德江、张高丽的官场交情更深一些。甚至有人说,习火眼金睛,当年早就看出黄某人不是个好官,所以才把他与夏宝龙交流对调,赶出浙江官场。据这些评论家说,黄兴国其实是“江派”,是张德江在浙江所提拔、张高丽在天津所信赖的人,甚至有人说他是江泽民死党、已故大贪官黄菊的亲侄子,是靠拍江马屁而走上浙江政坛的。

以上说法不能自圆其说。黄兴国虽先后与张德江、张高丽共事多年,但要分辨其政坛恩公是谁、其派系归宿何在,不能只看他曾与谁共事、曾与谁搭档(党政正职搭档的,通常都是冤家,而不是死党),更要看他由谁举荐、靠谁升迁、为谁服务、向谁报恩,其中最关键的,是要看他最紧要的那几次升迁是由谁促成的。黄兴国一生仕途,最紧要的升迁有两次:第一次是2003年底从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调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与此同时,夏宝龙从天津市委常委、副市长调任浙江省委副书记),这是专为日后升任省级正职而设定的跨省交流路线;第二次是2014年以天津市长代理市委书记,从此跻身四大直辖市一把手之列。如果不出意外,黄的十九届政治局席位已是唾手可得。而黄这两次最紧要的仕途升迁,第一次是由浙江“班长”所举荐,第二次是由中南海主人所钦点,这是毫无疑问的。

尤其是2014年底,没出任何差错、没让中纪委抓到什么把柄的政治局委员孙春兰被调离她立足未稳的天津,赴京接替令计划的统战部长闲差,而将天津市委书记要职交给普通中央委员黄兴国代理。这样的人事调整别出心裁,大违常规,非由习近平亲自拍板不可。政治局委员是直辖市市委书记的标配,而中共统战部长通常只由书记处书记(如阎明复、杜青林、令计划)或普通中委兼任(如王兆国、刘延东),政治局委员掌管统战部,孙春兰是第一人(此前级别最高的统战部长是政治局候补委员丁关根,但丁只当了两年,其转正为政治局委员之后,就改任中宣部长去了)。而那次人事调整的唯一目的,就是提前给黄兴国腾位子——以黄的年龄,如果不锁定十九大的政治局席位,他将于2018年退居二线。

虽然黄兴国在浙江“伴驾”时间不长,却是最受重用、也最受信赖的“习家军”头号大将。以下事实可看出习黄之间的特殊关系。其一,如果不是仗着习近平的特别恩宠,人员死伤惨重、经济损失巨大、震惊全世界的天津港大爆炸之后,作为市长的黄兴国早就应该引咎辞职了。其二,今年年初,黄兴国领先于各省表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经常、主动向习总书记看齐”,虽然“习核心”的提法在高层遭到冷遇,不久连同“习大大”的称呼一起被放弃,但黄兴国主动引领诸侯报效习近平的感恩之心、忠君之情溢于言表。其三,习近平将周永康案、令计划案和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系列案件通通交由天津办理,若不是久经考验的自己人,习岂能把如此重担交给黄兴国?若不是倚仗天恩无边,黄又岂敢把周案、令案、维权律师案通通办成在全世界丢人现眼的“认罪悔罪”表演赛?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成批启用其2002-2007年的浙江旧部(即所谓“之江新军”),如已经担任省级正职的夏宝龙、巴音朝鲁、陈敏尔、李强、刘奇、楼阳生等人,已经担任中央要职的黄坤明、蔡奇、陈一新、孟庆丰等人,都属于“之江新军”。还有杜家豪、陈豪、丁薛祥、徐麟、钟绍军等习近平2007年主政上海的旧部,以及习的清华室友陈希、中学校友刘鹤、早年官场知己栗战书、福建亲信宋涛、何立峰等人,也都被委以重任。这些人即是网民所称之“习家军”。十九大之前安排“习家军”卡位,这关系到未来五至十年的中共大局,而除了栗战书十九大有保局、入常的希望之外,其他人并不乐观。黄兴国是省部级中“习家军”的领跑者,大半截身子已经挤进了政治局门槛。那么,问题是:为什么中纪委突然发威,置十九大人事布局、“习家军”整体利益于不顾,上演“秒杀”黄兴国的政治悲剧?

我们不妨猜想,此事或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两年黄兴国奉旨整人,得罪的人太多,天津官场震荡,各派人心惶惶,触怒了前朝元老(如在天津官场极有势力的李瑞环、张立昌派系,以及温家宝、万里的家族势力)和党内其他重要派系,而黄兴国自己偏又贪欲旺盛,吃相难看,又要“打铁”,自身又不硬,结果被落了马的仇家众口一词咬出来,铁证如山,不办不行,习近平、王岐山只能挥泪斩马谡;二是中纪委和最高领导人的选择性反腐方向发生了重大偏离,大水冲倒龙王庙,“王家军”不认“习家军”。比较而言,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但习、王分裂的第二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黄兴国倒台之后,网络传出对其接任人选的多种猜测:一为张春贤——上月底原西藏书记陈全国顶替了张春贤的新疆书记之职,张虽“另有任用”,但至今没有着落,在京赋闲无事,若其接任天津,既回归了政治局委员掌控直辖市的用人传统,亦表明习当局拿下黄兴国是胸有成竹,早有预案;二为王沪宁——这主要是为了王的前程着想。王沪宁作为习近平颇为看重的三朝元老,要想在十九大更上一层楼,须尽快补上主政一方的地方履历为宜;三为夏宝龙或何立峰——夏、何二人皆为天津官场旧人,又都属于“习家军”,倒一个,扶一个,等于“习家军”内部交流,肥水不流外人田;四为李鸿忠——去年天津港大爆炸之后,新华社曾传出“谣言”,说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将担任天津市委书记,虽随即秒删,但必不是空穴来风。至于“谣言”从何而来,黄兴国之后为什么是李鸿忠,却又没有人能说得清其中原委。

9月13日谜底揭晓,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宣布“中央决定”,李鸿忠接掌天津。陈希给出的理由是:“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干部交流精神,以及天津市领导班子建设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而2014年底,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宣布黄兴国代理孙春兰卸任的天津市委书记一职时,也是这么说的:“这次市委主要领导的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天津市领导班子建设实际,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除了“干部交流精神”之外,措辞一模一样,只是那一次,赵乐际还代表中央表扬了黄兴国:“黄兴国同志政治立场坚定,思想解放,视野开阔,组织领导能力强,中央认为黄兴国同志代理天津市委书记职务是合适的。”黄兴国也当场作了自我表扬:“自觉遵守廉政准则,始终坚持廉洁自律,正确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严格管好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不谋任何私利,不搞任何特权。”现在读起来,这些话都成了笑话。谁也说不清楚,李鸿忠会不会成为天津官场的下一个笑话。看起来,李鸿忠比黄兴国更让人不放心。李鸿忠的为官特点,一是公共形象极差,2010年两会期间,李于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抢夺记者的录音笔,曾引发国内外媒体人的公愤;二是官风极差,此人秘书出身(仕途起点为李铁映秘书),身上带有“秘书帮”所有的天然缺陷,比如好做秀,好溜须拍马。习近平庆丰吃包子、街头打的士之后,李鸿忠也曾到农家包饺子、排队挤公车,以此向习看齐。今年年初,近半数诸侯向“习核心”表忠,李鸿忠紧随黄兴国,表态速度位列前三甲,争当“政治上的明白人”。不知道这些做秀、溜须与李鸿忠此番升迁有无关系,有多大的关系。

但无论如何,重用李鸿忠不可能是习近平的本意。因为习近平三年多来的用人之道已显露无遗:一是排斥党内其他派系,二是喜用无靠山、少人脉人员,三是独宠闽浙沪旧部和早年故交。而李鸿忠的派系色彩过于明显,其与张德江渊源很深,在广东任职期间曾受张刻意栽培与提拔,却与习近平素昧平生,从无交集。在这个意义上,黄兴国下台、李鸿忠上位,可以解读为习近平的十九大人事挫折。

此事表明,习两年前即已着手的新政治局布局已经从天津打开缺口。在省部一级战无不胜的“习家军”在政治局一级遭到了强力阻击。经此一役,十九大人事攻防战后事如何,“习家军”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到其他地方去找补,还是从此军心涣散,转攻为守,走下坡路?剧情尚未展开,且请拭目以待。

2016/9/14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1期  2016年9月3日—9月15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