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己: 无可救药的政治怀旧──习近平高压统治的副产品”膜蛤文化”|动向

3

3.png

作为习近平日益增强的高压统治的副产品,以江泽民为偶像的“膜蛤文化”引领着政治怀旧的风潮。然而在一片“要嫁就嫁习大大”的“政治叫春”中,怀念癞蛤蟆与猫头鹰的爱情非但不合时宜,也无半点浪漫和美好。

2016年9月号第373期

八月十七日是江泽民的生日。这一天,在中国的社交网站上,广大“蛤丝”纷纷用隐晦而戏谑的方式,向九十高龄的“长者”贺寿,一人续一秒,恭祝“万寿吾江”。

作为习近平日益增强的高压统治的副产品,以江泽民为偶像的“膜蛤文化”引领着政治怀旧的风潮。然而在一片“要嫁就嫁习大大”的“政治叫春”中,怀念癞蛤蟆与猫头鹰的爱情非但不合时宜,也无半点浪漫和美好。所谓“膜蛤”不过是犬儒的自我解嘲之道,因为今天,对当局的任何批评都可能被扣上“吃饭砸锅”的帽子,“妄议中央”更是违纪的。

姑且抛开江泽民的政治功过不谈,隔代指定习近平作为接班人,毕竟是他的主动选择,就算这块石头最终砸了自己的脚,也怪不得旁人。为了把江泽民扶上马,再送一程,当年邓小平同样隔代指定了胡锦涛。可惜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经济高速发展为中共全面腐败大开方便之门,而软弱无能的胡锦涛对此完全束手无策。到执政末期,连政治局面都几近失控。

习近平经过险恶的斗争,方才登上权力的顶峰。为了确保权力巩固和自身安全,必须对一切可能的政敌继续穷追猛打。面对全面腐败的党,反腐,无疑是其最得心应手屡试不爽的工具。“小毛泽东”式的政治怪胎不是一夜之间诞生出来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二位助产士对于今天的习近平,即便没有塑造之功,起码难逃成全之罪!

  老百姓膜蛤习近平膜毛

那么,内地百姓厌恶习近平,转而怀念江泽民,究竟是何种逻辑呢?

千百年来,除去革命或造反,中国的政权不是在党派就是在家族内部传续。权力的近亲繁殖,违背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因此政局难免陷入治乱兴亡的死循环。天下大乱渴望明君圣主的治理,而一旦强人的铁腕扼住了咽喉,又幻想呼吸自由的空气。政治怀旧的本质是一种奴性,是民主缺失的并发症。

受够了梁振英的恶形恶状,不禁开始怀念曾荫权甚至董建华的香港人所患的,不正是这种病吗?反观手握选票的台湾人,他们既不会因为堕落的国民党亲中媚共便怀念“两蒋时代”,也不会因为蔡英文上台百日左支右绌就对马英九心存留恋。民主之路并非坦途,但没有民主,一个人根深柢固的奴性绝不会随着社会地位的改变而消失。

其实,习近平也是一个政治怀旧者。百姓膜蛤他膜毛,尽管毛泽东曾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自己的父亲习仲勋打倒,连小小年纪的习近平也跟着吃了不少挂落。毛泽东带领中国人民站了起来,习近平要引导他们走入民族复兴(复兴也是怀旧,但不知复哪一朝的兴,怀哪一朝的旧)的“中国梦”里。至于通过自我催眠所营造的种种幻象,是美梦还是噩梦,或许唯有梦醒时分方能知晓。不过按照习近平当下开倒车的速度,这一天恐怕并不遥远。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