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 没错, 我们都是朱凯迪|自由亚洲

2

2.gif

正当立法会选举的票王朱凯迪一而再收到死亡威胁,香港的高度自主何尝不是面临致命冲击,同样面对官商乡黑的从中作梗呢?

2016-9-15

管治上,北京领导特区政府已不是空话。由钦点特首、委任官员、政制改革到基础建设、中港经济融合、国民教育等等,北京都不避嫌疑,起主导作用。北京2014年发表的香港政策白皮书,不外反映它正不断侵蚀香港高度自治。
com-quote620.jpg

杜耀明评朱凯迪死亡威胁事件与一国两制(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到立法会选举,不论地区直选和功能组别,都看到中联办的身影。由运筹帷幄判断大局策略、到依从形势拍板决定取舍,北京可谓眼到口到心到手到。非建制所面对的竞选对手再不是个别亲北京候选人或政团,而是北京本身。若说这还不算是干预本港内部政治,相信再没有任何事会抵触《基本法》第22条,即任何内地政府部门均不得干预特别行政区的事务。

面对干预频繁,我们的特区政府理应依法迎抗歪风,不控诉大陆部门违反《基本法》,也该公开谴责。不过,特区政府其实不是我们的,它是北京的附庸而已。它不但对上述的干预无动于衷,甚至由铜锣湾书店的离奇遭遇到周永勤被要胁退选,也只摆出不明所以的态度。

再看特首梁振英上台至今,不但无心缓和中港矛盾,政治上更撕裂社会,把不同政见派别视为仇敌。同期间,民粹组织纷纷冒起,把大陆文革式批斗政治延伸到香港,打着「爱国爱港」的旗帜,冲击反政府的政治和社会群体,而传媒和政坛中人所受黑社会威胁,近数年来亦有增无减。

特别是北京操控香港,不单单是掌握了政治话事权,也是要主宰香港的经济发展。不论是新界东北还是大屿山发展计划,以至大规模的乡郊发展规划,当中涉及利益以百亿元计,自然成为官方号召资本家支持的最大本钱,不少利益集团亦趋之若鹜。因此,不论他们是为权贵所用,还是为求讨好权贵而报效武力,政治暴力已成为本港从政者必须面对的一大挑战。

当官商乡黑越行越近,谁可保证,黑恶势力只会限于经济,不会枪头转向,直指其他领域,为当局提供维稳力量?果如是,香港的高度自治面对的挑战,与今日新界乡郊所受的威胁,会有很大分别吗?

不错,面对存亡的挑战,我们都是朱凯迪。要正本清源,重整未来,我们就要有朱凯迪的识见,而且无畏无惧,向权势者指出问题的根源,正在于官商乡黑朋比为奸,先让大家看清楚,也让大家明白到,看清楚并不足够,支持他替大家出头也未足以改变现状,而只有大家参与其中,以集体行动,持续抗争、努力不懈,才可能看见希望。

在朱凯迪心目中,民主不单是一套政治制度,或者一套政治理念而已,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处事手法。大家通过参与社区的生活,共同思索、探讨和决定社区发展的事务,并且坐言起行,分工合作,群策群力,发挥集体力量克服阻力才能带来改变。

他标榜的社会改革,源自民众力量的结集和运动,重视实践,开导新生活,甚至不惜以抗争手法,采取直接行动介入现实,寻求改变现状。因此,组织的规模固然重要,但也需要广布于不同的生活领域,由学校、教会、社区到工作场所无处不在,让大家从参与中认定目标,从抗争中坚持理想,从坚持中改变自己、改变现实,而自己的命运亦由此改写。

朱凯迪的理想主义实践,究竟如何星火燎原,推广至全港不同领域,加强民间社会的力量,推动香港前途的民主自决,仍然有待探讨。但他的想法可贵之处,在于注重参与者的身体力行、民主参与、在地实践、凝聚力量、持续抗争,由此走出来的希望政治,不是建基于虚无缥缈的乌托邦,而是主张全力拼搏,勇者无欋,以群体的智慧和勇气,行动和力量,筑起大家的理想,并且一步一步实现出来。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