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彼得: 回归”政治挂帅”|东网

8

 

8.jpg

第五代领导核心上位后,政治被前所未有地突出出来,甚至可以说跟毛泽东时代一样,已经是“政治挂帅”了。

2016-9-16
无论中国经济增长如何减速,其增长的势头无论如何坏不到哪里去。
湖北省委原书记李鸿忠近日履新天津市委书记,成为近期内地政坛的一个重磅新闻,因为他实在是出乎很多人的意外。而李鸿忠在履新讲话也非常特别,十分地与众不同,就是他突出地强调“讲政治”、“对党绝对忠诚”、“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这就使得李鸿忠职务变动透出浓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再次回归“政治挂帅”,此堪称标志性事件之一。

在江泽民时代,江曾对党内提出“讲政治”的要求,但“讲政治”在当时只是“三讲”(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要求之一,而且仅仅排在第二讲的位置。虽然把“讲政治”的要求被提出来了,但经济建设实际上仍是党的中心任务和中心工作,发展、GDP增速是干部考核评价的主要指标。第五代领导核心上位后,政治被前所未有地突出出来,甚至可以说跟毛泽东时代一样,已经是“政治挂帅”了。

虽然重新“政治挂帅”,但全党至今没有使用“政治挂帅”的正式说法。1958年1月毛泽东在党的南宁会议上提出:“搞技术革命不是说不要政治了,政治与技术不能脱离。思想政治是统帅,政治又是业务的保证。”同年3月《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政治挂帅是勤俭办企业的保证》的社论,此后“政治挂帅”成了党的重要口号。邓小平时代,人们觉得它代表极“左”,所以避之唯恐不及。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恢复了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的提法,但中国共产党本质上从未否定“政治挂帅”,邓小平确立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压倒一切的,实质还是“政治挂帅”。全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以“四项基本原则”为预设前提的。

虽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暗含著“四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但中共各级党委在很大程度上“去政治化”,其表现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奉行发展与增长事务主义。不要说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就算是党的总书记和总理,每天挂在嘴上的也是“发展”、“增长”之类的关键词。GDP增速成了干部考核、晋升的主要指标,把GDP抓上去了,领导干部就是腐败也无损于仕途晋升。倒过来说,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必须抢抓经济大权,这样他们才能多拿多贪。在这种“时代精神”氛围下,谁还会对搞政治感兴趣呢?一个领导干部光搞政治,一个贪官拿钱就可以轻松置他于政治死地。

第五代上台后,最开始社会上普遍认为中国将重新走上邓式改革道路,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有可能提上议事日程。后来人们看到雷霆一般的反腐败斗争,社会上还是认为这是第五代在为自己的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扫清障碍。但事实证明,第五代不仅没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意思,而且明确提出了“党领导一切”、“党要管党”、“对党绝对忠诚”的新政治口号,公开为毛泽东辩护,并在部分领域公开崇毛。直到此时,一些封疆大吏和党内高官才意识到,第五代实质上正在恢复毛泽东时代“政治挂帅”的传统,“讲政治”正在取代过去二三十年来抓增长的地位,并成为第五代的主要用人标准。

可以很容易地预见,中共各级领导干部将加速向“政治挂帅”转型,那些尚未及时跟上形势的领导干部将会后悔。此番李鸿忠受到第五代重用,在很大程度上在于他及时转型与转型成功。李鸿忠在社会上形象不佳,政治前途也不被看好。但今年元月,李在湖北省委常委会上公开称赞习近平具有“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雄才大略和高超政治智慧”、“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升到了新境界”,在党内率先表态,宣言“习近平总书记是党中央的领导核心。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就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省委书记的这种角色转型,标志著中国封疆大吏由将经济建设作为第一要务向“政治挂帅”的历史性转变。而此番一名各方面表现平平的省委书记获得重用,证明中共领导干部“向政治挂帅”转型是被中央首肯的,自然是有前途的。

向“政治挂帅”转型,从此将成为中国政治的一股潮流。一方面,“讲政治”正在成为政治晋升的主要标准,另一方面经济建设的中心地位正在相对下降,政治挂帅正在成为终南捷径。随著第五代反腐不妥协,抓经济已经捞不到油水,则抓经济还有何意义?长期以来,中共各级党委“党不管党”,而是热衷于抢夺省长、市长的经济管理权,原则就在于抓经济、引项目可以发财。现在发财的路走不通,那就一心一意“讲政治”好了。

第五代核心深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必须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统一领导,中国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中国梦,但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强化党的领导,这种领导不能有丝毫弱化。其逻辑结果,一是坚决反腐,以免动摇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号召力;二是强调党性,这主要指各级领导干部对党和党的领袖的绝对忠诚。邓、江、胡时代,虽然“四项基本原则”未被根本性动摇,但党内外弥漫著自由主义空气,这种自由主义空气正在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掘墓人。第五代并没有抛弃改革路线的意思,但显然是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当务之急是恢复“政治挂帅”的理念,先稳住党的执政地位。

但“政治挂帅”会不会因为工作重心的悄然转移,而损害中国的经济增长呢?习近平认为,无论中国经济增长如何减速,其增长的势头无论如何坏不到哪里去。第五代恐怕还有一张底牌,那就是不搞阶级斗争。中共长期否定“政治挂帅”,不能主张“去政治化”,而是否定毛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而不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把讲政治对经济建设的冲击控制在允许的限度内了。而实际结果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