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 没有”伟大领袖”四十年祭|动向

9

9.jpg2016年9月号第373期

 没了谁,地球都照样转

转眼毛泽东去世四十年了,也不知哪根神经又撩起我想到自从这个专制独裁的“主席”、“伟大领袖”去世后,我们就没有了“主席”,没有了“伟大领袖”。后来的“总设计师”已经算不上,等而下之的就更不用说了。总之,毛泽东没了之后,中华民族的“主席”和“伟大领袖”也就没了。后来华国锋想继续做“伟大领袖”,失败了;再后来,又有什么人似乎也想做“伟大领袖”的梦,结果,很快成为“一枕黄粱”,成为笑谈。

没了就没了;没了谁,地球都照样转。毛泽东没了之后,中国人民不仅照样生活,在物质生活上显然比有伟大领袖的时代还要滋润些。就人类发展史而言,把一个头领称作“伟大领袖”,其实是一个进步了。而在称“伟大领袖”之前,我们更普遍的称呼而现在又知道的,大约还是先叫王,后来又改叫皇上,叫万岁爷,而皇上万岁爷又称天子,即天的儿子,是上天派其来治理臣民的,因此,大家都只能匍匐在天子脚下,然后“山呼万岁”。

在天子时代,普天之下,只有奴隶、奴才。难怪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那篇《中国人民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发表后,有网友跟帖就这样说道:“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皇帝一个人站起来了,其他人全趴下喊万岁。”

这样说,虽嫌极端,却也并非诬蔑。毛泽东在中国人心里,除了被称作“伟大领袖”外,确实也还给人以“王”以“皇上”以“万岁爷”的感觉。可人类文明总是在不停进步,这样一来,比天子称呼要进步得多的“伟大领袖”也落后了。我们尤其看到,凡有“伟大领袖”的国家,人民其实并不幸福,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玩。

  “主席”比“元首”更残忍

二十世纪能称得上“伟大领袖”的很有几个,最最著名的非希特拉、斯大林、毛泽东莫属。曾读崔卫平教授一篇文章,题为《迷人的谎言》,说的是一位活了很长的女艺术家的“故事”。其中提到有关希特拉的某些细节,让我有茅塞顿开或曰醍醐灌顶之感。

比如说,纳粹分子当时见到希特拉的那个著名的行礼姿势(估计也就是我们在影视中看到的,两腿啪的一并,右手胳膊抬起往前一伸,同时整个身子略向前倾),“它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遇到对方、互相问候的意义,而是一种效忠的象征,是要表明‘我是服从的’或者‘我是属于元首的’诸如此类的含义。而且它需要人们一再表明这一点,需要一再公开自己的效忠,让所有的人得以看见、得以听见,这同时也在呼唤别人同样的忠诚。在这种互相展示和卖弄当中,形成那样一种广泛的气氛背景,于其中任何人也别想有别的想法和举动,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缝隙。因此,仅仅是举手之间,指向全部纳粹统治和镇压的体系。”

其实,中国有那么几十年,单说在中共高层内,见到“伟大领袖”后虽没规定一定要有某种行礼,可一个“主席”的称呼已尽显效忠了,也更是表明“我是服从的”或者“我是属于主席的”。让人悲哀的是,在这一点上,“主席”不仅并不比那个“元首”仁慈,相反还更加残忍,对那些即使表示效忠也确实效忠的人们没有放过,像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就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这大约也是在他死后其臣子们召开大会讨论他对这个国家的祸害时会场里出现一片“怨声”,就连像叶剑英这样的老帅也难掩哀怨,愤怒之情溢于言表说,一个文革,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万人民币。

  “伟大领袖”=专制独裁

不用说,解体前的苏联也是有“伟大领袖”的国家。在有“伟大领袖”的七十年里,苏联人民吃够了苦头。又因斯大林连自然科学家都不放过,以至于有些自然科学家听到斯大林这个名字都会颤抖。仅就我所看到的荒唐到近乎笑话的苏联历史,包括一些“段子”,就让人有点不寒而栗,不说也罢。

再者,就是被政府称作“用鲜血凝成战斗友谊”的那个近邻,至今也还有“伟大领袖”,被中国民间称作“金三”。然而,也不知那个“伟大领袖”和他已经去世的爹和爷是如何领导的,说起来也独立大半个世纪了,其人民却仍要依靠国际上的不断援助才能勉强活下去。不说也罢。

华盛顿时代,美国开国时,有那么多可敬的人物都可做“伟大领袖”,但他们不做。他们知道,一有了“伟大领袖”,民主自由也就玩完。所以华盛顿一再要求辞去总统职务,尽早卸下领导国家的重担,恢复他平民身份。

在美国,做总统,就仅仅是一个职务,总统本人必须这么看。人民虽然不能随时罢免他,但有权公开批评他,甚至弹劾他,绝不像我们这种国家,仅仅在互联网上发一篇要求“总统”辞职的公开信,就有人下令“彻底追查”,弄得鸡飞狗走,甚至还牵连不少无辜者。

一个有“伟大领袖”的社会,一定是一个专制集权的社会。

一个有“伟大领袖”的国家,也一定是一个奴隶乃至奴才之邦。

在今天,如果说我们很多人都确实看到了中国还有实现民主自由的希望,那么,这希望也正缘于我们终于没有了“伟大领袖”。而没有了“伟大领袖”,正如托克维尔所说:“我认为,只有一种方法可防止人们自侮,那就是不赋予任何人以无限权威,即不赋予任何人以可诱引他人堕落的最高权力。”

欢呼吧,我的同胞们,“伟大领袖”的时代确实已经过去,且已过去四十年了!

一切企图复辟者,不管唱着什么颜色的歌儿,把话说得多么动听,也不管他是否愿意,甚至表示“绝不”,都只能是痴心妄想!

曾看过一幅网民截图,一位被称作“影后”的女艺人在微博中写道:

“一个强盛的国家,开放枪枝都不会颠覆,一个虚弱的政体,买把菜刀都需要实名;一个人性的国家,总统会逐一念出遇难者的名字致以哀悼,一个冰冷的政府,遇难人数出来都是高度秘密;一个自由的国家,记者将内阁大臣追问到满头大汗,一个禁锢的体制,官员则告诉记者,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的。”

之所以出现这种反差,就因为一个国家的人民不知皇帝天子为何物,而另一个国家的人民却是在“万岁”声中一代一代“陶醉”在贫瘠的幸福感中。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