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 习近平厚爱李鸿忠的N个理由|自由亚洲

8

8.jpg

李鸿忠的“公众形象”极差是非官方的,或者说老百姓的看法,更是海外舆论界的看法,而海外舆论界因为李鸿忠的“夺笔事件”对他的万炮齐轰,恰恰是习近平所信奉的“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凡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在习近平眼里,凡是“政治上强”的干部,都会受到外部媒体的“打击和讽刺”。

2016-9-15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大肚能容,李源潮平安降落?》中已经介绍过了,中共政权在其宪法里规定了国务院和全国人大的领导人都只能连任两届,而中共党章里则对党的中央领导人的任期没有明文规定。但因为党的总书记只能连任两届已经被“规范化”,所以依此类推,无论是政治局常委还是政治局委员,也都是只能连任两届。两届之后,即有所谓“不进则退”的说法。意思是,如果某人已经连任了两届政治局委员的前提下没有晋升政治局常委,那就只能出局,如果仍属”年富力强“,也就是在换届之年还没有年满六十八岁的话,因为中央领导人换届时的年龄规则是“七上八下”,那就只能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去担任一届副职了。而如今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除了因为年龄原因在十九大上“到点下车”者和习近平和李克强两名常委,只有汪洋和李源潮是连任了十七届和十八届政治局委员,所以他们两人在明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都是“不进则退”,不入“常”就出“局”。

种种迹象显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如果维持七人制的话,汪洋也还是前途远大,有可能接替张高丽,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出任一届常务副总理。而李源潮即使不象外界所传那样是习近平的眼中钉,肉中刺,习近平大肚能容,也只能容许他李源潮平安降落,如同当年的李铁映一样“不进则退”,到全国人大当一届副委员长之后再告老还乡。

不久前,包括中共在美和驻港媒体都争相报道了所谓李源潮借谈互联网为自己“辟谣”消息,说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近日在出席中国侨联九届二次全委会时,专门谈到互联网信息治理环境问题,并感慨称自己也是网传谣言的受害者。

中共驻美媒体报道说:李源潮的原话是:“境外网站谣言不少,海外不明真相的人,有不少人会相信。”而所谓“感慨自己也是网传谣言的受害者”这句话,笔者在网上翻来找去,根本就没有一家媒体敢说这是李源潮的原话。

却原来,前面引述的李源潮的原话,当然可以理解为是他自己也是“网传谣言的受害者”的有感而发,但他李源潮是万不可能在公开场合直接为自己“辟谣”。

而且无论是李源潮还是其他任何一个在位的中共高官,谁胆感在公开讲话中主动为自己“辟谣”,那就是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的表现,政治上必死无疑。

接下来要分析的是,目前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除了李源潮因为已经连任了十七和十八两届,十九大上“不进则退”,也还有十一名因为年龄原因不可能在十九大上继续留任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也就是说,在诸如韩正、孙春兰、张春贤、刘奇葆这样的在十九大上即使不能晋升政治局常委,但也还会继任一届政治局委员的前提下,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里至少也还是会有十数名新面孔。

而这十几个新任政治局委员的具体人选应该说还没有全部落实到位,但至少有三位现任和新任“封疆大吏”已经是铁定入局。此三人是:现任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新任新疆区委书记陈全国,刚刚升任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

笔者刚刚从网上读到一篇署名杨光的文章。文中说: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宣布“中央决定”,李鸿忠接掌天津。陈希给出的理由是:“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干部交流精神,以及天津市领导班子建设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而2014年底,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宣布黄兴国代理孙春兰卸任的天津市委书记一职时,也是这么说的,措辞一模一样、只是那一次,赵乐际还代表中央表扬了黄兴国:“黄兴国同志政治立场坚定,思想解放,视野开阔,组织领导能力强,中央认为黄兴国同志代理天津市委书记职务是合适的。”黄兴国也当场作了自我表扬:“自觉遵守廉政准则,始终坚持廉洁自律,正确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严格管好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不谋任何私利,不搞任何特权。”现在读起来,这些话都成了笑话。谁也说不清楚,李鸿忠会不会成为天津官场的下一个笑话。看起来,李鸿忠比黄兴国更让人不放心。李鸿忠的为官特点,一是公共形象极差,2010年两会期间,李于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抢夺记者的录音笔,曾引发国内外媒体人的公愤;二是官风极差,此人秘书出身(仕途起点为李铁映秘书),身上带有“秘书帮”所有的天然缺陷,比如好做秀,好溜须拍马。习近平庆丰吃包子、街头打的士之后,李鸿忠也曾到农家包饺子、排队挤公车,以此向习看齐。今年年初,近半数诸侯向“习核心”表忠,李鸿忠紧随黄兴国,表态速度位列前三甲,争当“政治上的明白人”。不知道这些做秀、溜须与李鸿忠此番升迁有无关系,有多大的关系。

这位作者有所不知的是,李鸿忠的“公众形象”极差是非官方的,或者说老百姓的看法,更是海外舆论界的看法,而海外舆论界因为李鸿忠的“夺笔事件”对他的万炮齐轰,恰恰是习近平所信奉的“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凡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在习近平眼里,凡是“政治上强”的干部,都会受到外部媒体的“打击和讽刺”

人们也许还会记得三年前习近平有一个“818内部讲话”,其中一段内容是:对敢于碰硬、敢于批评、做得正确的同志,党委首先要支持,而且要公开支持。不要认为这些同志给自己惹了麻烦,这样想是不对的。对这些同志要表扬,符合条件的要提拔重用。我们讲立场坚定、保持一致,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在宣传思想领域,我们不搞无谓争论,但牵涉到大是大非问题,牵涉到政治原则问题,也决不能含糊其辞,更不能退避三舍。“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不行的!领导干部要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上进行斗争。我曾经说过,领导干部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干部对大是大非问题绕着走,态度暧昧,独善其身,怕丢分,怕人家说自己不开明。这是万万要不得的!这是什么羽毛?这是什么形象?故作开明姿态嘛!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为了党和人民事业,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当时給笔者传来这篇讲话全文的内地朋友说,如今被海外舆论骂得最狠的李鸿忠在习近平那里肯定被大为看好,十九大入“局”十有八九。现如今,果不其然!

除了“夺笔事件”,李鸿忠在政治上最“知名”的作为就是和当时的天津市委代书记黄兴国同时喊出了拥戴“习核心”的口号。而李鸿忠比黄兴国向习近平献媚的更多的举动除了在宣传口号上把“政治上强”升华为“政治上硬”,令习近平龙颜大悦而外,更多“向习总书记看齐”的具体行动也令习近平怀有一种再不提拔李鸿忠都不好意思的强烈感觉。

今年四月,湖北省官媒体发布一则消息:“这个地方,习近平去过,李鸿忠也去过”。

消息中说:这个地方就是河南兰考,习近平主席曾经五年三次到访兰考,今年4月29日,李鸿忠书记和王国生省长也去了。全省103名县(市、区)委书记,除了12人因公务请假外,其余91人,集中乘高铁、转汽车,赴河南兰考。这也让湖北成为全国除了河南省外,首个组织全省县市区委书记来兰考学习的省份。

习近平当上总书记后,凡是要表现他本人是如何“不信邪”的时候,好说一句他当知青时学的农民语:“听拉拉咕叫还不种庄稼了?”据说李鸿忠某天半夜在武汉陪同习近平叩拜毛泽东武汉行宫时,习近平和他聊起各自的知青往事,又说了一次“听拉拉咕叫还不种庄稼了?”,以此鼓励李鸿忠不要畏惧海外媒体对他的“群起而攻之”。

和习近平一样,李鸿忠不但也是知青出身,而且也是当知青时就成了“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模范,不但在农村入了党,而且还担任了大队民兵连长、治保主任、团总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虽然日后的李鸿忠是恢复高考后进的大学,但李鸿忠告诉习近平自己也曾经推荐为工农兵学员,但因为大队工作离不开,所以未能前往。如此一来,就更被习近平视为政治体己了。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