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师太: 推它|北京之春

9

9.jpg

当下,对中共大陆政治走向推测纷纷,莫衷一是,准确预测是相当困难的事情。物以类分,但类之中的个体差异也是非常微妙的。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有的看起来非常强壮的却会猝死;有的病态奄奄却苟息残喘。

2016年9月号

当下,对中共大陆政治走向推测纷纷,莫衷一是,准确预测是相当困难的事情。物以类分,但类之中的个体差异也是非常微妙的。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有的看起来非常强壮的却会猝死;有的病态奄奄却苟息残喘。苏联帝国的崩溃属于典型的猝死,那么中共帝国应该渡入全面衰竭性死亡,这与中国的专制传统息息相关。

高度垄断的苏联帝国,二元结构堪称极端,闪开一条门缝便可点燃价值融合再造的引信。而中共国则经历了长达三十年的改良,二元结构虽占统治地位,但远比苏联帝国更加多元,从而达到了这种社会模式所能达到的顶峰,继而才能进行缓慢的衰竭。中国历史上的专制帝国也曾有过类似于苏联帝国崩溃的样本,像秦帝国、元帝国的灭亡,大多数的王朝都以全面衰竭而死亡。虽然和自然经济模式下的缓慢衰竭相比,信息社会条件下衰变速度不可同日而语,但仍需一个过程。

[合法性的建立]

中国悠久的专制历史给我们分析帝国的衰亡提供了非常多的标本,将这些历史标本进行归纳推理,就会发现有些是规律性的,有些是偶然性的。

纵观两千年来的专制史,中国是以天地人伦构建起来的金字塔权力和经济模式。这种模式当今看来反动透顶,但两千年前却是十分先进的,它确实顺应了自然逻辑的能量、数量配置要求。正因为如此,曾经间歇性地创造了我们引以自豪的几次盛世。

帝国的衰败都是逐渐侵袭和腐蚀这种礼仪掩盖下的经济、权力秩序开始的,直到这种量变导致了财富配置的倒金字塔结构,与自然逻辑的能量配置的金字塔结构形成尖锐的冲突,造成老旧不堪的帝国全面衰竭而死亡,完成一次王朝更替的轮回。

自秦汉到满清,东亚这块土地上支撑过大大小小十数个帝王政权,虽然它们都秉承专制基因,但选择几个鲜明的案例进行透析,更能窥探这具僵而不死的幽灵为何盘踞在中国这块大地上久久不愿离去的奥秘。

秦帝国凭着赫赫武功征服六国,建立起第一个极权王朝,但人类社会的运行并不是仅仅依靠暴力来维系的。在战国支离破碎的价值废墟上,秦帝国还没来得及构建新的价值体系便土崩瓦解。

汉王朝汲取了秦帝国覆亡的教训。踩着陈胜、吴广农民起义的肩膀,由下层官吏、六国贵族遗老领导了这次改朝换代的浪潮。连年征战,黎民百姓需要一个喘息的机会,汉高祖刘邦顺应了历史的要求。直到汉景帝,汉王朝都采用了黄老学说无为而治的价值体系,营造了历史上被称为“文景之治”的第一个盛世。

汉武帝登基,黄老这种缺乏层次的学说不能满足这位雄心勃勃帝王的胃口,而儒家这种阶层分明、长幼有序的,具有生物自然序列的价值观更能激发帝王一言九鼎、君临天下的欲望。“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从此扼杀了这块大地上多元价值生长的土壤,完成了专制王朝形与神的统一。

与此同时,赋予了这种秩序的合法性。这种合法性表现在:以自然梯级匹配能量;以人伦礼教固化权力。内表现在统治者阶层内部的权力传承财富分配要依此秩序进行;外表现在社会的每个层级也按此秩序构成金字塔结构;内在合法性要求统治者按人伦纲常统治,外合法性驱使被统治者按人伦秩序做奴隶。

这种秩序的致命错误就是忽视了人的特性。人包括其他动物的合法性来源于竞争,并不从属于时间,以时间的先后来确定能量、权力的分配是典型的异想天开。统治者绞尽脑汁用暴力和欺骗手段对奴隶进行压榨和盘剥,即便如此,统治者无尽的贪婪,也会先从他自己树立的内合法性逐渐打开缺口;继而造成外合法性溃坝,被统治者想做奴隶而不得,这样就迎来了朝代更替的新篇章。

[权力的游戏]

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条警示已经被人类社会所证明为真理。当我们再任性一下,探究这句话内隐含的自然逻辑就会发现,权力作为大自然进行能量配置的社会形式,早已被上帝确定,至于由什么人掌握,苍天并没有做出具体安排。历代帝王偏偏要挑战自然法则,企图永远掌控不属于自己的权力。那么当你还能顺应自然法则时尚能拥有一段时间的统治,甚至开创自以为是的盛世。但不幸的是,人性会慢慢瓦解当权者的理智,使其与自然法则背道而驰。这样的话,大自然就要毫不客气地摧毁你这个跳梁小丑了。

秦开创帝制,而汉巩固了帝制,研究汉王朝的权力运行轨迹,对解刨专制这具僵尸具有典型的意义。有历史学家曾形象的给毛太祖定义为前汉后秦,打天下时刘邦,坐天下时秦始皇。这种定位十分准确,揭示了专制人物深藏不露的内心机谋和厚黑龌龊。

历代帝王打天下时都尊奉了商鞅的帝王术,以贡献战略物资和消灭前朝政府有生力量多寡论功行赏,塑造秩序。一旦天下坐定,帝王们便不想和这些强人平起平坐分享权力和利益,围绕权力和利益的博弈就会悄然开启。统治的意义在于有人可统,有人可治。帝王们再用商君书模式,将被统治者斩尽杀绝已然难以行通,人伦纲常的儒教帮了帝王们的大忙。浩浩荡荡的战场厮杀,让位于深宫帷幕后的密谋与算计。

拂去历史的尘土,那一幕幕宫廷搏斗,真是步步惊心,令人屏息。

一、内合法性的破产

内合法性是指统治者内部确立的权力运行和传承秩序。历代帝王挖空心思,采用暴力、恐惧、蛊惑手段,企图使自己的江山千秋万代,然而能量分配的权力唯有大自然才能独享,帝王们的心思和人道及天道与生俱来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冲突。帝国政权的寿命取决于帝王们背离人道和天道的速率及烈度,帝国的崩溃往往从内合法性的侵蚀开始。

汉刘邦登基时,帝国的权力运行和传承尚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性欲旺盛的汉高祖在革命的同时仍不忘广纳美女,播撒龙种,即便是大军追赶的途中,也不耽误将如花似玉的山村野花戚夫人采摘手中。待到高祖龙庭坐定,龙子龙孙俨然已满天下,高兴的是不愁革命后继乏人,忧愁的是怎样从一大群后代中挑选一人继承帝业。虽然刘邦内心更欣赏兵荒马乱、天黑星寒的夜晚与戚夫人云雨后的胜利果实如意君,但革命初始前朝绅士吕太爷的支持、以及强悍的吕后逼迫,促使刘邦立下吕后所生的刘盈为太子。奸诈多变、不爱讲规矩的汉高祖刘邦最终也没有逃脱吕后的手掌心儿,成了这位盖世帝王难以诉说的悲剧。同时也开启了外戚干政,侵袭帝国内合法性秩序的先河。

翻开中国二十四史,宫廷政治斗争的主角始终离不开外戚、宦官、官僚。外戚为依附于皇权的基于婚姻的得利集团;宦官为专司服务皇帝的秘书帮;官僚集团最开初为跟随皇帝打天下的文武官员,基本上都是自学成才。东汉太学开创了培养官僚的新路子,隋朝大兴科举,把选用官员的秩序固定下来。外戚、宦官、官僚构成了专制王朝政治斗争线路图的中心骨架,一切风暴都从这里发起,除了元、清外族政权,大多数的改朝换代都可以从这里寻到渊源。

从耕战秩序过度到人伦秩序,再到人伦秩序幌子下人性恶的大竞争、大爆发。外戚、宦官、官僚围绕着绝对皇权,时而偷梁换柱,狸猫换太子;时而册立童子皇帝,幕后垂帘听政;也有挟天子而令诸侯,官僚军阀一展风采。帝国的内合法性秩序就这样逐渐湮灭,以至漫延到外合法性的崩溃。

二、外合法性的瓦解

宫廷秩序的混乱,会很快会向社会全方位逐级蔓延,以致构成统治基础的经济秩序凌乱不堪,倒金字塔的财富结构加速形成。刹那间,土地兼并狼烟四起,农田水利年久失修,市井百业日益凋敝,粮食生产大面积下降,流民沸腾,饿殍遍野,鸡鸣狗盗,强人兴起。一旦宫廷斗争白热化、公开化就会导致统治集团的瞬间分裂,宫廷权斗与民间建立新秩序的祈求产生共振,改朝换代的序幕就会拉开。

三、专制王朝的权变清单

虽然专制王朝在中国这块大地上,经历了十数次的兴衰轮回,但衰变的路径却不尽相同。对其轨迹进行细致的罗列分类,在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

A·除了汉、明帝国,新王朝的建立一般都由前朝实力型官僚所取代。篇幅所限,这里就不再详细列举,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观二十四史。

B·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一般会被彻底清洗和取代,新王朝和旧王朝很少有藕断丝连的渊源。

C·由前朝官僚置换的新帝国,出于合法性的考虑,一般不会颠覆人伦秩序,背负篡逆恶名。在早期都是挟天子而令诸侯,犹抱琵琶半遮面,直到找到中国历史上的禅让渊源后才最终得以正名。这出宫廷剧从三国开始首演以来,在历史的舞台上反复上演。

D·自失重现象。当人处于生死攸关情形时,都会出现忘我意识。就像一艘载重量有限船,对于一个正在逃命的人来说,都会奋不顾身抓住这只船,完全忽略自己的重量会导致大船沉没。正像宫廷斗争的各方,清晰知道自己都在同一条船上,但当斗争白热化时均会忘记自身的分量和位置,直至大船倾覆。

E·几乎没有儿皇帝完全抛弃父皇帝的先例,这是人伦秩序所决定了的。如果否定先皇,一则意味着背叛,二则是自断合法性来源的行为。这正像一座专制大厦,以人伦纲常为骨架,统治集团栖息在这座大厦下对百姓进行盘剥和奴役。每任新皇帝可以对前朝外戚、官僚、宦官进行清洗更换,但绝不会对大厦的框架进行倾覆;可以对大厦内的家具进行更新,对环境进行装修,但断不会对大厦推倒重来。

[回到眼前]

文艺复兴大潮泥沙俱下,自由资本主义、兽类丛林主义,新神包装的共产主义全都从中世纪神的魔瓶中放出。经过四五百年的竞争、博弈、融合,虽然派生出许多新变种,但至今仍没有基于人类基本价值观上统一,人类社会依旧混乱不堪。

曾经如火如荼的共产主义,激情澎湃的高潮渐渐退去,基于空想的、反自然的新神学彻底破产。那些令人热血沸腾的华丽包装光环散尽后,仅仅留下了现代专制遗产。以苏联和中共国为代表的新型帝国,在共同的专制基因作用下,分别划出不尽相同的轨迹。

他们的相同点显而易见:高度垄断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等;经久不衰的政治清洗;暗箱操作的政治生态;言不由衷的政治宣传;貌似平等的经济结构。

苏联内合法性的破产,源于斯大林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的政治大清洗;中共国的内合法性的瓦解,肇始于林彪一家的家破人亡。苏联外合法性的消失于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鞭挞批判;中共国外合法性葬送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北京天安门事件。苏联是崩塌后明目张胆的进行私有化,而中共国则是在公有制名义下的化公为私。苏联垮台后演化成国家资本主义,中共国则形成了权贵资本主义。

中共国目前处于帝国后期,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新生权贵,共产原教旨政治遗老,各种势力正在进行激烈的博弈。对于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来说,甩掉意识形态的外衣显得迫不及待;新生权贵则要在利益的再分配中分得一杯羹;原教旨遗老祈求回到一言九鼎的极权年代。它们扭扭捏捏、半推半就,谁都不想背负篡逆恶名,共同维持一个斗而不破的局面。这就像三国时期的曹操、司马懿之流,行帝王之实,拒帝王之名。

近二十年来的全球化支撑了公有制名义下的化公为私,一旦经济出现变数,国际收支陷于无奈,贫富差距暴露出倒金字塔经济结构,人们的生命需求受到严重威胁,各派势力这时都会撕去伪装,社会的格式化就会悄然开启。

阿弥陀佛,保佑我中华民族在历史的化蛹为蝶过程中免遭苦难,保佑我中华民族顺利、平安!

北京之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