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 不否定前30年引出的尊毛潮|民主中国

8

8.jpg

前后两个30年互不否定,因为专制是两时代的共性:前30年是贪得无厌,后30年是更腐败无度,从贪权到贪财,由打江山到坐江山,从剝夺有产者财产,到毁灭中外古今文化及知识人的知识产权与话语权。毛共写的坐江山史,不过就是杀人夺权与无耻夺财史。

2016-9-17

中共十八大后,由两个30年互不否定之言出笼,邓小平那“不争论”封口启封,毛粉们如获圣旨般又尊毛颂毛了。

任何还有点实亊求是品性的人,也会承认没有这30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否定前30年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社会就仍在相互比赛谁更左的缠斗中,农民就仍在公社里,丧失一切生产与生活资料,做农奴,就不存在上亿农民工到血汗工厂去积累飚升的GDP,能有今天中国领导人,可一开口就向非洲赠几百亿的挥霍吗?岂不仍像今天北朝鲜,饿着肚皮喊伟大领袖万岁,熬不住了,踏出国界脱北求生,就是投敌叛国吗?今天中国那些吃饱了,又有力气提高嗓门来喊毛万岁,难到不是喊回今天北朝鲜的老路,演30年前毛失败的旧戏吗?

今年5月,北京人民大会堂颂毛的红歌大会,被也是红二代的马哓力看不过去了,投书质问中共中央办公厅,问得当局尴尬,便抓个管大会堂的小官处分一下,敷衍敷衍。最近,9月9日毛忌日40周年之前,他们又把纪念毛的红歌,弄到澳洲去鼓噪,仍被有识者揭穿扼止。看来,这两个30年的互不否定,挑起了两个30年的撕斗,中共渐淡化的路线斗争,又开始火热地折腾,权力之间的互斗,仍由这互害未除的体制,在 GDP下滑时,更加集权引起的内斗,再发酵炽热了。

由不否定的话激奋的毛粉们,最近,看见他们“烏有之乡”的笔杆子,竟然篡夺加抢夺,夺了讲真话争民主那《炎黄春秋》的阵地,便认为他们编假话拥专制又得势,又像当年红卫兵有老毛撑腰,认为他们当家作主的时代又来临,显然不仅把“四人帮”加薄熙来的下场忘却,甚至红卫兵被毛利用后,如抹布发配乡下变相劳改(林彪语)也忘记了。

鲁迅说的:“中国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朝代,一个是求做奴隶而不得的朝代。”老夫在红朝专制下两个30年,已看清前30年毛时代,是饿着肚皮做稳过毛奴时代。这后30年,在有商品与巿场的专制下,是吃圆了肚子,一小撮毛粉又怀念起做稳奴隶的毛朝代了。不过,已有众多觉悟者,痛绝那做奴隶朝代,懂得要人权,要做新世纪的现代人了。

由此可看出:今天,老奴们奴性难改,当年锇得打偏偏,还唱东方红,唱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俱往矣。二代新奴要唱:东方又红、太阳复升,并不顺利,不是被叫停了吗?由红歌想把毛神再请上神坛,在开放的网络时代,岂非不灵了吗?也在应证鲁迅名言:奴隶想再做稳奴隶,可是,现在的新时代,已是讲人权做公民的时代了。向他们宣告:在新时代做旧梦,开历史倒车?不可能了。

毛泽东自称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他披马皮做秦始皇,一咽气,公审四人帮就宣告他失败。秦朝,还能再复辟中国这亚洲苐一个共和国之后?秦始皇还能再现于亚洲苐一大总统孙中山之后吗?

何况史称秦国为虎狼之国,郭沫若在他《十批判书》里批了秦始皇焚书坑儒,毛也写诗批郭说:“…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文革中,老毛也确实把红卫兵变成虎狼之仔,甚至,北京大兴县、广西乡村、湖南道县,人性真超越了虎狼的兽性,不仅斗虐死成百上千的地富反坏右,还割其肉烹而食之,切其肝煎而啖之。这种比丛林社会还野蛮的虎狼社会,8亿人只由一个领袖的头脑代替思考的社会,无论毛粉如何怀念,毛仔如何招魂,没有谁能由当年红卫兵与受益者能将13亿中多数已恢复人性后,再改变成虎狼之性。已开始坚守人权的公民,难再回到拥戴皇权的臣民。何况,坚决拥毛的刘、林、周可悲下场,仍告诫毛粉毛仔们捧毛颂毛扶毛,结局都惨。刘少奇是毛泽东思想打造者,林彪是毛泽东终身的大保镖,周恩来做了毛一辈子轿夫和大管家,前两人的悲惨尽人皆知,周恩来膀胱癌,毛不准做手术,拖着,要周死在毛之前,这些故亊,把刘林周为虎作伥下场,和胜过虎狼的毛时代,曾展现得如此残暴与凶恶,还能哄骗加诱骗,将中国再推入那虎狼的毛时代吗?

记得文革结朿,改革初启,仍被毛思想洗脑的典型毛左,到深圳参观,见到那里思想开放了,经济松绑了,巿场有自由交易,外资也进来了,便说是资本主义复辟,变了天了。这种人还痛哭流涕,过去,这种人跟着老毛消灭资本主义,把农民种菜的自留地作为资本灭了不说,把人家养鸡下蛋,也批为是到资本主义银行取款,毛时代灭了商品生产,改革恢复商品巿场与商品生产,毛左就哭是把资本主义复辟,实是向现代社会进步,这不是老毛骂的花岗岩脑袋吗?

那阵子,咱们东邻那朝鲜金家王朝,也这么骂中国改革,是修正主义,是资本主义复辟哩,这种毛左,不是同金家王朝同腔同调吗?当时同朝鲜金日成同腔调的左魁,中国副总理王震,跑出打开国门去英国遛达访问,一问,人家开电梯工人的工资高过他这副总理,他儍眼了。

我就亲见这么哭了又骂的一位厅级老共被深圳蛇口金融高管与国企大亨的儿子接去过几天商品畅流的日子,口还念着毛经,生活已变土豪,但他孙子上中学,就送往美国了。1990年代,他就同今日司马南之流一样,反帝反资的话不离口,全家的脚都往羙国走。人家就懂打马列旗过资本主义生活,与今日金家王朝苐三代,骂羙帝、恨中修,他的独裁豪华生活,那些中世纪国王也难比其穷奢极欲。如以中国今日的移民潮与朝鲜的脱北潮对比,金正日的社会主义还重复中国毛时代的逃港潮,毛时代饿急了逃香港求活命,抓住就枪毙或坐牢,不是与金正日今日处理脱北者一样凶狠吗?那么,当代中国人不为肚子逃亡,而是为脑子自由出走,不是跳海,而是拿着护照揣着外币坐着飞机去做移民的政治难民、经济难民、文化难民及生态难民了,难道不是与时俱进,还要回到今天的金王朝昨天的毛时代才叫信了马主义吗?

这就证明:无论毛时代的铁桶专制,或朝鲜式铁桶社会,包括今日中国有开放与商品的专制,都还在同今天非洲逃专制与贫穷那些难民逃海,演着同一本戏哩。孔子说的: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专制政权正是制造危邦乱邦之根源呵。

老夫阅历了66年中共专制,有商品的与无商品,有巿场与无巿场的专制,都看过了,专制是两时代的共性:前30年是贪得无厌,后30年是更腐败无度,从贪权到贪财,由打江山到坐江山,从剝夺有产者财产,到毁灭中外古今文化及知识人的知识产权与话语权,毛共写的坐江山史,不过就是杀人夺权与无耻夺财史,即便他们党內过去曾有过有理想有品格的志士,都在历次运动排挤、清除干净,剩下一点这种人在《炎黄春秋》也不容了。要讲看齐意识,我看这看齐意识,怎么越来越向毛时代在看齐,又说:要警惕什么野心家了,怎么同毛伟人忌恨的又一致,难道中国受毛时代之灾,那健忘证的老毛病又翻了,习仲勋在文革挨斗坐喷气式飞机也忘了?

甚么看齐意识?把有点独立思想的灭干净,毛时代就做绝了,8亿人只毛主席一人思想为真理,是合法,从前的皇帝,向他早朝,也只一班文武臣僚,文革中,规定亿万民众向毛早请示晚汇报的顶礼谟拜,够向毛看齐了,最向毛看齐的四人帮,又下场如何呢?

甚么野心家?历史证明:老毛野心最大,他的大跃进砌泥巴炉炼钢,超英赶美,实想超苏联赫鲁晓夫,做共产阵营领袖,还用田里放亩产10万斤的假卫星,与赫鲁晓夫天上绕地球卫星较量,其野心,是饿死3千多万人遭失败,他还要撒钱落后亚非拉,妄图当苐三世界首领,再落空,然后关起门来,逼万民谟拜,来安慰他受撞的野心,发动文革意图未来免遭史大林遭清算的下场罢了。

可是,他一咽气,尸骨未寒,这清算,就落在审四人帮头上,未必不是审毛?如果,老毛这坐了龙廷膨胀野心演的荒诞历史戏,还未看穿,那么,国外最崇拜模仿他的两个学生的下场,绝对比国内学生四人帮更悲惨与荒诞了!

一个是利比亚的卡扎菲,这有杀人上校绰号的政变上台的统治者,他也崇拜毛泽东,仿毛泽东的红宝书,他也用他的屁话称真理,印成绿宝书,人手一册。毛泽东喜欢泡游泳池,这利比亚的毛泽东喜欢蹲帐蓬,毛泽东喜欢美女昼寝,卡扎菲喜欢美女做保镖。可是,这老毛学生死得够惨,独裁者萨达姆还是从地下室被捕审判,卡扎菲是从班加西臭阴沟拖出来,哀求无效,被愤怒起义者一枪子弹打得他面目全非。

另一个老毛的好学生即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他在中国党校学毛泽东思想卒业,回国前去拜见老毛,求传授真经。毛给他传授的是:中国革命的教训,就是镇压反动的不够彻底。此时,已是文革前夕,毛早就在土改、镇反杀了几百万地主与反革命,大跃进饿死几千万。毛听到汇报死的人,说:死人埋的地里,庄稼长得好。迎合他那坏亊可变好亊的流氓式诡辨,又出笼了。波尔布特得他真传,返国在夺得政权就进行血洗,竟然杀掉柬国1/4人口,包括30万华人、小商小业主也作资产阶级灭掉。今天,波尔布特死了,但活着的乔森潘等,仍在受联合国对其反人类罪进行审判,岂不又是对老毛的审判吗?

毛粉们无论给毛时代打多少粉,给老毛脸上贴多少金,把这瘟神说成救星,史学家余英时给他“打天下的光棍”的定性很精辟,加州大学宋永毅教授历时几十年搜集的中共史与毛史,已儲入亿万字的光盘,最近,当局把广东汕头唯一一家文革博物馆封了,纪念文革50周年的学术讨论,仍在欧羙举行,而哈佛大学讲台讲老毛文化革命,已讲了20多年,哪是几个毛粉能吆吼出什么东方又红,太阳再升,就能喚回毛呢?

不妨走向世界,听听外面对毛泽东评论吧?毛的罪孽,已超过史大林、希特勒,列为上世纪三大魔王之首,在中国人心中,更有斗死、杀死、寃死8000万的一本账,还能用红歌招魂,五毛颂伟,或是整垮说真话的《炎黄春秋》,封了汕头那家文革纪念馆,就能使老毛再光辉吗?就是俄国普金还有专制情节,也同意为史大林大清洗蒙难者建政治死难纪念碑哩。真的历史,抹不掉,也绕不过,不敢正视历史,难有未来。

不敢面对真实历史,绝对被他制造的伪史埋葬。

翻开人类历史,就是从神权到君权才进步到民权与人权社会,这进化史,毛泽东也懂,不仅有窰洞与黄炎培说的:他找到用民主跳出历史兴亡周期律的对话,还有他为《解放日报》祝美国国庆写的社论:中共赞同林肯那民治民有民享的宣言,等足以证明。但这是未掌权打江山时说的,打下江山夺到权,权也如海洛英,吸到了甜头,就嗜权如命,便坚持专制极权,拒绝民权人权和分权,要独裁,独霸,独享,拒监督,必然腐败,便又回到过去王朝那兴也勃焉,亡也忽焉的专制独裁者宿命。今天的维稳,用暴力还加金钱去抵抗这宿命,抵得住吗?把钱撒到美国时代广场自已吹自已做的广告,有人看有人信吗?

翻开各专制王朝兴亡史,荣祿王朝腐败荒淫,亡了称霸欧亚的罗马帝国,已成史箴史典,翻开中国的二十四史,不看远的,就看最近的汉族王朝吧:明朝朱元璋惩治贪官,比今天王歧山凶狠多了,贪汚60两银就下獄,严刑到贪官被剝皮揎草悬尸示众,也未止住明朝贪腐,反映在民谣中的是:“中书随地有,都督满街走。监纪多于羊,职方贱如狗。荫起千年尘,抜贡一呈首。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末两句是说崇祯已上吊,明朝已亡,拥个福王登基的凤阳总督马士英,还藉此狂扫猛刮江南的财富哩!若改此谣为映照今日贪腐应是:土豪随地有,博士满街走,警察多于羊,五毛贱如狗……岂非贪风已同类。腐气更同流吗?余英时教授说毛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认为还应加个朱元璋,因为朱元璋的利用农民夺权,与毛相似。笔者看朱元彰杀他二把手(宰相)胡惟庸,也与毛搞死刘少奇类似,由此观之,毛建的共朝与朱建的明朝,在史家眼里成同类货色了。这便是洞悉历史奥秘的历史眼光。那么,在电子网络信息时代,3千年未遇的历史大转折大变局的新时代,还想把两千年前的秦皇与700年前的朱皇召喚回来统治中国,请问:这是什么样的花岗岩脑袋哟?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