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 乌坎辽宁香港 三种选举三样情|苹果日报

8

8.jpg

民主选举,是中共心中的刺。中共既容不得真普选,也容不得挑战小圈子选举的潜原则。尽管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因湖南衡阳集体贿选案而震怒,连声追问六个「到哪儿去了」,把问题上升到党纪国法、良知的高度,但改变不了民主选举被扭曲的大局和恶果,因此,辽宁省的全国人大代表选举毁了,被誉为中国第一个普选村的广东乌坎毁了,香港2017年普选特首的承诺也毁了。

2016-9-17

中共放不下一党专政慾望

乌坎村在2012年3月实现一人一票选村委会主任(俗称村长),举世关注。但正如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所说,乌坎只是落实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关村主任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的规定,并没有任何创新。随着林祖恋被控受贿罪、判囚三年一个月,武警入村镇压,记者被公安羁留、殴打,毁掉的不只是中国普选第一村的形象,还有农村的民主选举、村民依靠民主选举维权的希望。

Image result for 乌坎

当年汪洋、朱小丹藉乌坎选举,大谈打破既有利益格局制约、从政府头上切实推进改革,令人憧憬中共由下至上的政治改革,但中共终究是放不下一党专政的慾望、放不下敌视民主的心态。在这种慾望和心态之下,不只《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不可能落实,《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同样不可能落实。

湖南衡阳市人大会议在选举省人大代表时爆发集体贿选案,76名当选代表中有56名送钱拉票,涉案金额达1.1亿元。习近平曾为此在中纪委会议上怒问:「这里面的共产党员到哪儿去了?市委和市政府到哪儿去了?当地人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到哪儿去了?当地的纪委到哪儿去了?这些人的党纪国法观念到哪儿去了?这些人的良知到哪儿去了?」

然而,习近平的怒火烧不掉中共伪选举的潜规则。全国人大常委会早前举行临时会议,处理辽宁选举全国人大代表贿选案,确认45名代表当选无效,占辽宁省102名全国人大代表的44.1%。当时参与投票的619名代表中有523名涉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更因62名常委中有38人失去资格而瘫痪,创下中共建政後最大的选举丑闻。

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指,辽宁贿选案触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底线。其实,贿选在全世界都是触碰法律底线的,只是辽宁的贿选案更具中共特色而已。因为选举人和被选举人,都是中共指定的,他们触碰的是中共小圈子选举的游戏规则而已。

中联办操控选举未受规管

没有真普选,没有民众的监督,官员和投靠官员的商人、学者,在选举中只有利益、有派系、有团夥,哪有党纪国法和良知?当局未公布辽宁贿选案涉及的金额,但财新网透露,中一集团前董事长李东齐行贿金额400多万元,即一席全国人大代表的「价值」已超过400万元。

反观香港,没有乌坎的直选,人大代表和立法会议员的产生也有别於辽宁选举。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有36席,选举并不受由廉政公署执行的《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规管,而是由中联办一手操控。这不等於说,港区代表选举有贿选问题,但既然一席代表在内地都能开出天价,在香港就不能不受到监管,不能任由中联办既扮中央政府化身,又替香港人选代表。

Image result for 香港立法会 选举

与此同时,中联办对香港本地选举,包括区议会、立法会选举的干扰、操控,已是肆无忌惮。如此藐视《基本法》、藐视香港选举法例,与中共违背香港普选承诺、剥夺港人普选权利是一脉相承的,何来国法、何来良知?港人不想被代表、不想接受伪普选,惟有继续在议会内外抗争,阻止梁振英卖港,阻止西环治港。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