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家”李源潮和他的”政治阴谋”(1)|明镜杂志

13

Image result for 中国密报 李源潮

从中组部清洗、江苏反腐,再到秘书圈肃贪,最后是司机、家人和传说中的情妇都遭殃,这是习王对付政敌李源潮的蚕食策略,从18大后发动到2013年10月抓季建业开始加速围剿江苏帮,不难想象李源潮是在何种高压线生存着。

《中国密报》第48期 2016年8月

《中国密报》特约记者   张苏

2016高危大老虎李源潮排第一

2015年底出版的《调查》第29期有一篇文章叫《谁是高危官员2016年度人物?》,李源潮排名第一。

三年多来,薄熙来的帮派党羽基本上清理完毕。分析家说,亿万富翁徐明的莫名死讯,算给薄熙来案画了句号,意味着这条线处理乾净了。曾在薄熙来案中出庭作证的前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2015年12月4日在湖北武汉服刑的监狱内上厕所时,突然“心肌梗塞”死亡,年仅44岁,而他本来应该於2016年9月11日刑满释放,正勾画出狱後重整企业山河的蓝图。


《调查》第29期封面。

对周永康团夥的清查整肃,以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带入尾声。周永康在四川、政法、石油系统、秘书帮的马仔们,甚至他的妻子儿子,总数近20人也都陆续被判刑或正被调查,现在只剩下张越这样级别的大人物等待处理。

徐才厚和郭伯雄在解放军中的朋党势力,已经基本摧毁。郭伯雄的儿子称,解放军半数将领都是他家爸爸郭伯雄任命的,这也是可能的。郭伯雄自2002年成为军委副主席到2013年卸任,在军委副主席位置上11年,高级党羽遍地。

根据维基统计,截止到2016年7月5日,有53位解放军少将以上将军因为腐败出事,其中包括上将3人,中将4人。在军内反腐之外,军改及战区制的建立,等於对解放军进行了一次全外科手术。这些军改,与徐才厚和郭伯雄在解放军中庞大的帮派势力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迫使习近平只能在军中另起炉灶。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李源潮危机消息目不暇接


7月6日,李源潮在北京会见肯尼亚副总统鲁托。

7月4日,《明镜邮报》捅出一篇爆炸性新闻:来自中南海的消息说,现任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将於1至2个月内被立案调查。李源潮的仕途已经进入倒计时。

博讯当天的独家消息称,李源潮7月2号被限制在家,要求就其本人和家人所涉问题配合调查。报导说,北京消息人士称,对李源潮的限制措施由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7月3日作出,与会的25位政治局委员,24人举手同意,李源潮本人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李源潮的妻子高建进也被要求配合调查,她在中央音乐学院负责的课程暂时由其他教师替代。

博讯的消息还说,对李源潮的限制措施还没有达到“双规”,但事实上处於被“停职审查”的状态。根据中办安排,李源潮的秘书、司机和警卫已全部更换。

博讯说,消息人士判断,马上要举行的北戴河会议可能要商议对李源潮的处理方法,估计2016年秋天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前,要作出处理决定。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2016年3月21日,杨桦(右一)出任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

赵姓大秘书被抓

6月末以来,对李源潮不利的新闻开始目不暇接,大有十九大越临近,李源潮大劫越靠近的气氛。

6月26日,《明镜邮报》独家报导说,李源潮大秘书被抓,李源潮也处於危险中。来自中南海的消息来源向《明镜邮报》透露,李源潮涉嫌一系列犯罪,他的赵姓大秘书,日前被从中南海带走。这位赵姓大秘书从李源潮在担任文化部副部长期间就跟随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引述熟悉江苏情况的媒体人士指出,《明镜邮报》报导所称的“赵姓大秘书”应为赵学为,此人曾在李源潮担任南京市委书记和江苏省委书记时先後任职於南京市委办公厅、江苏省委办公厅(李源潮秘书)。2005年8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源潮进京後,也随他至北京担任李源潮办公室主任。

次日,消息来源又向《明镜邮报》透露,李源潮的妻子高建进和司机都被带走接受调查。另一个可信的消息来源则对《明镜邮报》说,目前被抓的是李源潮办公室主任(大秘)、专职司机及其太太。而李源潮的夫人是被监视居住、限制行动,尚未被带走,但其涉及问题属实。

李源潮太太高建进1979年於上海音乐学院外国音乐史专业本科,并留校任教。知情人士讲,李源潮和高建进大约在70年代末或80年代初结婚,当时两人都快30岁了。李源潮和妻子育有一子李海进,生於80年代中期。

6月29日,李源潮的政治根据地江苏的最後一个堡垒丢失。团派“四大金刚”之一,前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被来自浙江的习近平嫡系李强取代。美国之音报导说,罗志军是李源潮在江苏的头号亲信。目前,罗志军转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这一调动更让外界认为李源潮的处境不妙,仕途末日越来越近。

在江苏12年,罗志军与李源潮合作无间。两人最密切的合作是在南京,当时李源潮当市委书记,罗志军当市长。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海外谣言”“受害者”


明镜出版社的《李源潮传》。
2015年1月21日,李源潮出席中国侨联九届二次全委会并演讲,在谈到互联网信息治理环境问题时,称自己是网络谣言的受害者,“境外网站谣言不少,海外不明真相的人,有不少人会相信。”

 

香港《南华早报》的一则题为《海外传言满天飞受害人李源潮真急了》的新闻评论说:“上周,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在北京举行会议,有四百多人出席。在会上,李源潮不寻常的直接回应了有关传闻。他表示,对於海外网络谣言如此疯传,而不少人也相信这些炒作,令他感到很无奈,并说自己是这些炒作的受害人。他的言论被一名出席会议的香港记者张贴在一个新成立的新闻门户网站上,然後令人费解的是,有关言论却没有在任何一家国家媒体的报导出现过。”

说起李源潮的海外“谣言”,应该从十八大说起。在十八大之前,即有关於举报李源潮的三大谣言。一,海外有情妇;二,情妇透过李源潮的关系敛财;三,深度卷入政治内斗,包括薄熙来事件和令计划事件。正是这些“谣言”,导致当时风头正劲的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之一,也是曾经的入常第三人(习近平、李克强之後)李源潮最後失去了常委的位置。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遭非政治化打击

媒体早就指出,习近平反腐刑不上太子党。三年反腐下来,没有一个数得出来的太子党成为反腐目标。

现在在监狱服无期徒刑的薄熙来,其所谓腐败证据在法庭上呈现之後,基本上强化了习近平以贪腐罪名修理薄熙来的这种猜想,而对李源潮的处置,也基本是薄熙来案件的翻版,习当局想从贪腐入手收拾李源潮。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程晓农说,与毛泽东、邓小平时代有很大的不同,过去中共高层发生党内斗争之後,对被打击的一方通常都是采取政治打击的处置手法,现在改用非政治化处置方法。

《人民日报》7月4日的一篇评论,把“新四人帮”不能公开的罪名,以一种隐晦的方式展现出来。这篇评论题为《充分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它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深刻汲取令计划犯罪案件的教训,“进一步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mingjingza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