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边: 温哥华侨民抵制毛忌日”红歌会”纪实|动向

8

8.jpg

九月三日晚上,一场由温哥华毛粉鼓捣的《纪念毛主席逝世四十周年文艺晚会》在当地一个叫巨星舞台的剧场举行。活动主办单位是:加拿大湖南商会、温哥华湘潭湘情会和加拿大华枫艺术家协会。在澳洲悉尼一些毛粉试图举办同类“红歌会”遭当地民众强烈反对夭折后,这场晚会成为海外仅有的一场公开纪念毛泽东四十周年忌日的活动。

2016年9月号第373期

  毛粉胡搞,新移民看不下去了

和悉尼的毛粉不同,温哥华发起单位这次比较“低调”,不发广告,不开记者会,但是,消息还是被人披露,并在温哥华网络媒体传播,许多华人感到不可理解。“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通过各种管道疏通,希望主办方从社区和谐出发,最好不要举办这种活动,但没有成功。

眼见温哥华的毛粉“红歌会”就要举行,温哥华有一位抵埠才两年的新移民Glary先生实在看不下去,单枪匹马在网上倡议“组团抗议”,一时间获得不少人的响应。

到九月一日晚上,离“红歌会”举行只有两天, Glary在微信圈组了一个“温哥华抗议举办毛忌日活动群”,筹备上阵。Glary祖籍江苏,姓胡,二○一四年才移民来温哥华。

Glary说:来到海外两年,真没想到这里简直比大陆还“红”,居然还公开搞这种“红歌会”,这让我们这些家属经历过文革苦难的人情何以堪?毛粉真要搞的话,可以私下进行,不能以这种公开方式来祭拜,这种行为严重影响社区的和谐,如同在不少华人的心口撒盐,相信很多人都看不下去,所以必须予以抵制。

“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在九月二日晨也发表声明,对温哥华华枫艺术家协会等团体执意举办纪念毛忌日活动,深表痛心和关切,并表示应社区不少民众强烈要求,演出当晚会前往红歌会演出剧场外面和平抗议,以维护温哥华华人社区形象。

声明称:“任何以侨团、商会、同乡会名义并在营业性场地举办的公开纪念毛活动,都会给社会传递出一个非常错误的讯息。毕竟我们是生活在加拿大这片土地上,我们不能吃了民主的饭,还要去砸民主的锅。我们既然选择在加拿大生活,就要坚定地去维护加拿大的价值,并且和任何敌视甚至期望砸烂这种制度的历史人物保持距离,这也是一种对国家的忠诚。”

  守卫未来属于自己的美好家园

这场音乐会预定九月三日晚上七点举行。不到六点半,“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召集的一支由中港台新老移民以及大陆短期访客组成的三十多人的抗议团队陆续到达剧场外面。

他们支起扩音设备,人手一面加国国旗,来自香港移民二十多年的伍卓华手举一面巨幅加拿大国旗。Glary买来了几十面加国国旗。电脑工程师石方搬来了专业的音响和扩音设备。还有不少素不相识的朋友带着制作的标语牌,从温哥华四面八方赶来了。标语牌上面用中英文写着:警惕红潮污染加拿大社会、海外毛粉、华人之耻等标语。其中还有一条大横幅上写着:温哥华毛粉,薄熙来找你回家吃饭!

大陆企业家孔德荣移民温哥华已经六年,他带着自己的孩子还有朋友的孩子也赶来了。他说,一定要孩子也来接受一下教育,让他们知道是非和善恶,让他们知道如何坚守加拿大的价值,守卫未来属于自己的美好家园。

三十多位抗议者手拿国旗在剧场外面,组成了一个加国国旗方队。随着加拿大国歌声的响起,大家齐声高唱,把剧场里面张罗“红歌会”的人搞得十分狼狈。

  温哥华是个“红番(泛)区”

这场红歌会的发起人叫史兆宽,他是温哥华一个叫华枫艺术家协会的会长,此协会在温哥华并无任何知名度,被当地圈内人士称为“一人会”。这些年,学中文出身的史兆宽以“音乐家”自居,作词作曲写了些歌。这次,他联合两家温哥华侨团发起举办纪念毛忌日的活动,被人连呼“看不懂”。

温哥华号称北美“红番(泛)区”,毛粉势力较大。有个来自四川的政治难民颜宾还曾创立过“红教”,专门在加国从事宣传毛泽东、宣传中共“四项基本原则”的活动。颜宾平时穿着写有“毛泽东万岁”的T恤招摇过市,在社区很活跃。二○○九年十二月和二○一三年十二月,当地一些侨团也分别举行过纪念毛泽东诞辰的活动,颜宾都是主力,却从来没有见过史兆宽的身影。

这场由史兆宽发起举办的红歌会,并没有邀到当年几家主要的“毛粉”团体,因为二○一三年十二月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的活动,遭到了当地“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以及民众的强烈反弹。

史兆宽搞的这场温哥华“红歌会”,可容纳近两百人左右的剧场,到了七点半,总共进场人员不足五十人,加上演职人员勉强凑够八十多人。演唱的歌曲主要有:《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毛主席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深切怀念毛主席》等,还演唱了由史兆宽作词作曲的女声独唱《万众歌唱毛主席》。

这次活动全部免票进场,还专门给观众破例准备了简餐,面食、小菜和水果一应俱全,但场面依旧出奇的清冷。几乎所有当地知名侨领都没有到场,连演员也鲜有温哥华华人社区知名歌手。唯一有位朱姓男高音歌唱家本来演唱《北京颂歌》,最后还是被人劝阻没有到场。

  “红歌会”场外开起了“声讨会”

在场内“红歌会”粉墨登场演出之际,场外的“声讨毛贼”小型演讲会也超级精彩,抗议者们大家每人三分钟,个个表现出众。曾经三次见过毛泽东的红二代韩先生说,作为老红军的后代,自己今天一定要来告诉毛粉们,他父辈为之奋斗的理想和毛呈现给大家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才千辛万苦来到加拿大,这下惨了,毛粉又追来了,这都是那门子的事呀?你要毛粉好歹离毛住得近点呀。

来自山东的电脑程序设计师石方说:为罪犯准备的是监狱,而为毛泽东准备的是地狱,希望红歌会的举办者好好想想,在自由的加拿大你究竟要选择怎样的一种价值判断,害苦自己不要紧,拖累了整个社区的名声,那就罪莫大焉。

从河南来温哥华探亲的老王开车几十公里参加集会。他说,他见温哥华居然有人要搞毛忌日的纪念,感到非常可笑,因为在大陆这种明目张胆的公开毛粉唱红活动不是少了,而是不敢搞了。所以,他看到一些温哥华的华人居然这样胡搞,心里非常气愤。他说。大家想想,咱们的孩子都在这里,温哥华今后的华人会越来越多,这不是让全世界人民笑话我们吗?

到了晚上八点多,“声讨毛贼演讲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剧场里面开始有观众和演职人员从大门口陆续离场。所有抗议者一字排开,面对剧场大门,只要见有人出来,就高呼口号。他们喊的口号是:东方霉、太阳黑,中国出了个大毛贼。坚决守护加拿大价值,警惕红潮祸害社区。还有针对红歌会主办者的:毛粉史兆宽,送你去北韩!

散场的观众一见这阵仗,满面尴尬,也有人行色匆匆,赶紧抽身走人。笔者问一些观众参加“红歌会”有何感想,他们都不愿意回答。其中,有位老年观众开玩笑道:“我不是毛粉,不就是来蹭了顿饭还免费听了次歌,也挺好的。”有位观众还说:剧场里面有两个观众一边看,一边在骂老毛呢。

更让人可乐的是,“红歌会”主要负责人史兆宽直到剧场内空无一人,还不见从大门口出来,后来有人报信,他和一拨人从剧场后门走人了。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