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新闻聚焦: 辽宁贿选, 中央震怒, 百姓看戏|民主中国

7

7

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被宣布当选无效,代表资格被取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9月13日公布了这个消息。这些被宣布“无效”的人大代表被指以财务贿赂手段“当选”。其实在中国,根本不存在民主选举,虽然说全国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和立法机关,但事实上只是起到“橡皮图章”作用,只是共产党拿来向外界宣示中国的所谓民主制度。人大代表的产生历来都是党组织内定,选举不过是走走形式,与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在中国,权力和财富是相通的。权力可以带来财富,财富也可以收买权力。人大代表大都是资本家,都是董事长、总经理之类,实际上人大不过是富人俱乐部,挤进这个俱乐部,就挤进了权力圈子,从而得到更大更多的利益。

2016-9-17  作者:施英

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被宣布当选无效,代表资格被取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9月13日公布了这个消息。这些被宣布“无效”的人大代表被指以财务贿赂手段“当选”。

《人民日报》13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指出,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涉案人数众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触目惊心。”

其实在中国,根本不存在民主选举,虽然说全国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和立法机关,但事实上只是起到“橡皮图章”作用,只是共产党拿来向外界宣示中国的所谓民主制度。人大代表的产生历来都是党组织内定,选举不过是走走形式,与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

为什么要贿选当选人大代表呢?有什么好处?德国之声采访了一位知情人士和专家,谈及人大代表的贿选动机,这名知情人士介绍,每个人的动机都非常复杂,不能看表象,“首先是具有政治荣誉性,其次是因为法律规定抓捕人大代表,要走较难的人事程序,但其实现在想抓人的话,人大代表的职位并不能起到太大作用,对企业家而言,最重要的动机想接近权力。”

在中国,权力和财富是相通的。权力可以带来财富,财富也可以收买权力。人大代表大都是资本家,都是董事长、总经理之类,实际上人大不过是富人俱乐部,挤进这个俱乐部,就挤进了权力圈子,从而得到更大更多的利益。

不过,有贿选好歹也是选举,比没有贿选要好一些。著名海外流亡学者胡平说:在中国,有贿选固然坏,没有贿选更坏。有选才会有贿选,没有贿选的地方是连选都没有,没有贿选的地方都是钦点、内定,这不是比贿选还坏吗?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13日报道:45名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

全国人大常委会临时开会审议查处辽宁拉票贿选案,宣布45名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视频截图)

全国人大常委会临时开会审议查处辽宁拉票贿选案,宣布45名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的人大代表选举本来就是黑箱操作,辽宁贿选案可能是党权力斗争所致。

财新网报道说,9月13日下午闭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决议,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涉及拉票贿选,其当选无效。这45名本届全国人大代表均为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产生的。

本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即是为处置辽宁贿选案而临时特别召开的。

此前财新网曾对辽宁贿选案独家报道称,对于辽宁系列贿选案,中央和辽宁已调查数月,专门抽调相关力量成立“430专案组”,约谈辽宁省上百名省级和全国人大代表以及涉案官员,大约6月份前后调查结束。该省有多名中管干部涉及其中,目前因涉该案落马的省部级干部即有四名。对涉案官员及人大代表的相关处理意见近期可能陆续公布,“该移交司法的移交司法,该党纪行政处理的也陆续都会看到”。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对本台记者说,辽宁的这一贿选案得到严肃处理是件好事:

“在5年前,我们成都有70多人参加这里的人大代表选举,都遭到当地政府的严厉打压,结果没有一人能够参加竞选,所有候选人都由当地政府制定,完全黑箱操作。”

黄琦指出,他希望辽宁的贿选案能够对地方官选起到警示作用:

“今年9月份、10月份,各地又要开始村级和乡级选举,以前这些选举贿选拉票现象严重,希望辽宁贿选案能够遏制这一现象,提高民众参政议政的积极性。”

财新网的报道说,目前,辽宁系列贿选案共有三起贿选案曝光,分别是2011年10月,辽宁省委常委选举、2013年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选举和辽宁省2013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贿选案,尤其是后者牵涉广泛,引起中央高层震怒。2013年1月27日,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一共选出102位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此次宣布其中45名全国人大代表为通过拉票贿选违法当选,而当日投票的619名十二届辽宁省人大代表据财新记者所知有523人涉及贿选,其受贿金额惊人。目前这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已经全部辞职或被罢免,其中包括省人大常委会原有62名成员中的38人。由于半数以上成员辞职或遭罢免,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已经无法召开常委会会议履行职责,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说,辽宁的贿选案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

“我曾经是地方政协代表,参加过地方人大会议,地方人大代表选举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实际上是由政府指定,投票只是走过场而已,很少有人投反对票,没有什么竞选竞争,辽宁的贿选案有些奇怪,我看可能是党内权力斗争所导致,一派得势,就以贿选名义排除异己。”

孙文广教授说,人大代表选举要实行真正的改革,候选人名单不能由政府内定,要切实保护公民的选举全和被选举权:“一个人大代表名额应有两个或者三个以上的候选人,只要在18岁以上,在当地居住了规定年限的公民都可以参加竞选,选举应该公开、公正、透明,这样的选举才有意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13日报道:辽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贿选被褫夺资格

中国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被宣布当选无效,代表资格被取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天9月13日公布了这个消息。这些被宣布“无效”的人大代表被指以财务贿赂手段“当选”。

据中媒报道,中国全国人大第12届常委会第23次会议的这项决定是根据中国人大代表选举法第57条做出的。该条规定,以金钱或其他财物贿赂代表当选的,其当选无效。他们留下的席位稍后将被新代表取代。

被取消代表资格的45人名单包括8女37男:于洪、王文良、王占柱、王守彬、王宝军、王春成、方威、包紫臣、曲宝学、朱景利、刘云文、刘芝旭、刘清莲(女)、刘福祥、齐牧、孙寿宽、李玉环(女)、李东齐、李海阳、杨敏(女)、何着胜、冷胜军、宋树新、张文成、张玉坤(女)、张占宇、张国军、张素荣(女)、张振勇、张晓芳(女)、张铁汉、金占忠、柳长庆、姜秀云(女)、姚庭财、耿洪臣、高宝玉、郭光华、常薇(女)、韩有波、惠凯、谢文彦、谭文华、燕福龙、魏立东。

以上45人是在2012年12月至2013年1月的选举中“当选”的,当时共有102人“当选”。早些时候落马的辽宁省多名高官,辽宁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前省委书记王珉及前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等人都被指控对贿选事件事件负责。

尽管中国人大被外界称为是当局的“橡皮图章”,并没有真正的立法和修法权,但在中国现有体制中,这个身份似乎可以换取利益,因此受到有钱人的青睐。

据中国媒体透露,这次辽宁省贿选案在涉案人数、金额、层级等方面都属“高级”,被北京高层定性为中共掌权后查处的第一起省级严重违反中共各种规矩的“恶劣案件”。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14日报道:辽宁大规模贿选:45名人大代表遭取消资格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周三(9月14日)刊出评论员文章,表示对拉票贿选坚持“零容忍”,回应周二确定辽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一事。

周二(9月13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确定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

根据《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辽宁拉票贿选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的贿选案,“严重违反党纪国法”、“涉案人数众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触目惊心。”

评论文章指出,做出当选无效的处份是基于党纪和国法,“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拉票贿选‘零容忍’的坚定决心。”呼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高压态势反腐败的决心。

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国务委员郭声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成员,各省(区、市)人大常委会负责人等列席会议。

扣除掉被取消当选资格的45人后,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有2894人。

人数众多

2013年1月27日,在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由619名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出102位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其中的45人涉嫌透过赠与金钱的手段取得支持票而当选。

当时投票的619人有523人涉及贿选,涉案人已被罢免或辞职。

由于被免职人数众多,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已经无法召开常委会会议正常履行职责。因此在周二会议中决议,安排成立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第七次会议筹备组,并公布补选的代表名单。

网民回应

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开始有网民“起底”涉嫌拉票贿选的人大代表,指出许多人都是董事长、总经理。

网民“浮生若梦”说:“人大代表都是一群董事长总经理,能指望他们为群众谋利吗?代表的都是资本家的利益,所以说房价物价怎么可能跌。”

一些网民表示自己从来没看过选票,对中国“没有真正的选举”却存在贿选一事表达嘲讽。

一名来自上海的网民说:“只不过是换一拨人的借口。”

▲德国之声(DW)9月14日报道:辽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贿选被罢免

9月13日闭幕的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上确定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新华社9月13日报道,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确定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新华社的报道公布了被取消人大代表资格的45人名单。据报道,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在选举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过程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拉票贿选。

史无前例的贿选案

新华社的报道援引了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选举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根据该法规,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贿赂代表的,其当选无效。报道称,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经审查认为,辽宁省这45名全国人大代表违反选举法的有关规定,以违法行为当选,应当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其当选无效。

《人民日报》也就该事件发表评论员文章。文章指出,辽宁省拉票贿选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的贿选案,“严重违反党纪国法”、“涉案人数众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触目惊心。”

评论文章指出,做出当选无效的处份是基于党纪和国法,“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拉票贿选‘零容忍’的坚定决心。”

此次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罢免45名代表的资格之后,现届全国人大实有代表2894人。

▲德国之声(DW)9月14日报道:辽宁贿选案:史无前例 普遍存在

辽宁大规模贿选案件致使省人大常委会瘫痪,在新中国史上尚无前例。中国普遍存在的贿选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知情人士向本台透露其中的各种复杂内幕。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官媒新华社13日晚间报道称,当天下午闭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成立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筹备组的决定。“筹备组作为代行常委会部分职权的机构,其行使职权至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完成相关选举等事项为止。”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对决定草案作说明时说:“一个省级人大常委会出现这种情况,新中国历史上还没有过。”

报道称,2013年1月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全国人大代表过程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拉票贿选,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目前,涉案的省人大代表已由原选举单位接受其辞职或者被罢免终止了代表资格。报道还介绍,辽宁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共有组成人员62名,其中有38名因代表资格终止,其常委会组成人员的职务相应终止,这样,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已不足半数,无法召开常委会会议履行职责。

无解的制度性问题

《人民日报》13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指出,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涉案人数众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触目惊心。”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德国之声表示,这是第一起被发现的省级大规模贿选案件,应该是纪委通过调查腐败案件而发现的,但实际上,贿选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

虽然官媒强调当局对拉票贿选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但是在知情人士看来,这是一个死结,因为“在现有的制度下根本避免不了这种制度性的问题。由于权力高度集中,全国人大只是一种行政化的操作,譬如辽宁省开人大会议,它的代表团都是以行政单位组团参会,例如鞍山代表团和沈阳代表团等,代表团的团长基本上都是地区的最高领导人,也就是市长或书记,并不像西方民主国家民主或普选那种。 ”

贿选原因和动机

这名研究中国选举的专家还指出,中国的选举制度十分复杂,主要采取任命和内定的行政化操作,所以才会产生贿选。但是,他补充说:“而采取民选的方式目前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地方采取民选,上层政府的合法性就没有了,这牵扯到政治运作、合法性等问题,很难往上走,所以只能在基层实行。”

谈及人大代表的贿选动机,这名知情人士介绍,每个人的动机都非常复杂,不能看表象,“首先是具有政治荣誉性,其次是因为法律规定抓捕人大代表,要走较难的人事程序,但其实现在想抓人的话,人大代表的职位并不能起到太大作用,对企业家而言,最重要的动机想接近权力。”

“民主政治的花瓶”

中国的选举的复杂与不透明众所周知。中国学者、时政评论人吴祚来曾给德国之声 撰稿时也写道:“我们每五年就能看到各级领导人在电视画面上出现投票的镜头,但我们没有通过电视看到那些候选人大代表是如何被初选出来的,更难能看到,他们如果角力竞选人大代表的候选资格,他们有怎样的政治理念,有怎样的客观条件,将怎样为社区公民提供服务,还有,社区居民如何能找到人大代表。”

吴祚来还透露:“我曾问过上一届当选人大代表的朋友,他说是上面安排他当候选人的,被选举上,也与他无关,似乎早已内定好。”“自己内定的人大代表,与行政部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自己信得过的人,不会给自己工作添乱,地方行政部门的动议、决策,容易被人大表决时通过,这样,人大实质上成为行政权力部门的一部分,成为其举手表决机器,成为民主政治的花瓶。”

▲美国之音(VOA)9月14日报道:辽宁人大代表贿选被免 省人大常委会瘫痪

中国辽宁省爆出数十名人大代表贿选丑闻, 被撤销人大代表资格的45人中有38人被免除人大常委职务,致使省人大常委会无法正常工作。

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在2013年1月召开的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选举产生的该省全国人大代表中,有45名当选代表因涉嫌拉票贿选,被撤销代表资格。

CCTV星期二报道,中国人大常委会召开特别特别会议,表决通过这45名代表当选无效,并决定成立召开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的筹备组。报道还指出,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有成员62名,包含38名此次被撤销资格的代表,因此该省人大常委会成员已不足半数,即法定要求的最低人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已不能正常运转。

报道还说,省级人大常委会代表不足法定半数,导致无法开会。这在中共建政后尚属首次。由于没有先例,“需要根据宪法和法律精神做出创制性的安排”。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关于成立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筹备组的议案。

本月早些时候,新华网报道辽宁人大原副主任郑玉焯因涉嫌受贿罪、破坏选举罪被立案侦查。此前,该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省委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省委原书记王珉先后被指控拉票贿选而落马。

据财经网报道,有数十名来自辽宁省的人大代表正在接受调查,部分有实力的企业老板不惜重金贿选,这些企业老板当选后插手司法,以“司法建议书”的形式干预案件办理。知情人士向财经网透露,本届辽宁省619名人大代表,大多接受过专案组的调查。CCTV新闻联播指出,有523名代表涉及此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14日报道:八成代表涉贿选 辽宁省人大瘫掉

八成代表涉贿选,中国辽宁省人大已瘫掉。中纪委昨天9月13日宣布45名辽宁省全国人大代表因贿选当选无效。但据中国媒体消息,辽宁省人大代表有超过80%都卷入贿选弊案,受贿数额惊人,有辞职的,又被罢免的,现在连会都开不起来。

据财新网报道,为处置辽宁省人大代表贿选案而召开的中国全国12届人大常委会23次会议透露:辽宁省人大在2013年1月产生的102名全国人大代表中,有45人因涉贿选被宣布无效,占比48%;而当时投票的619名人大代表中,有523人涉贿选,占比84%,其中包括省人大常委会原有62名成员中的38人。财新网说,这些人的受贿金额惊人,但没透露具体数目。

由于辽宁省人大代表在贿选弊案曝光后或辞职或被罢免,现在该省人大已经瘫掉,无法召开会议。于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特别筹备组,处理后事。该筹备组负责甄别辽宁省第12届人大代表,确认代表资格是否有效,并公布补选代表名单。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15日报道:辽宁人大集体贿选只是全国冰山一角

共产党一党专政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本来是中国向西方民主多党制以及直选政府的另一种“人民民主”的展示,但新华社日前报道全国人大里面有45个代表,或辽宁省的全国人大代表人数的一半,竟然是由贿选产生,令人质疑中国的国家立法程序,有否受到贪污而溃烂。南华早报引述人民大学政治系学者张鸣说,辽宁一案,不可能只是单独事件,因为贿选做人大代表的风气,全国盛行。

全国人大每年开会一次,来自全中国的代表们在人民大会堂听取总理的工作报告,审核国家计划,而如果碰上“选举年”,代表们还负责“选出”国家领导。这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演出”,也是展现人民民主的橱窗。

然而辽宁人大集体贿选案,无论是牵涉的人数或涉案人政治级别之高,已成为自1949年以来中国立法系统最大的一宗丑闻,曝露了人民代表制度的严重缺失。

报道引述张鸣说:“我相信(辽宁一案)这是向其他省份发出警告,但效用不大,因为舞弊是免不了的,整个选举制度就存在缺失。”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帆同意这个看法,“人大选举制度由于缺乏透明和公开,才滋生贿选和金权交易的条件。”

中共中央政治局排行第三的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说,这次丑闻“触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底线”。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说:“ 一个省级人大常委会出现这种情况,新中国历史上还没有过,需要根据我国宪法和有关法律精神作出创制性安排。”

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陈道银说,在这个时候爆出辽宁一案,是习近平有意在明年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整顿权力和人事的计划。陈说:“在中共的十九大之后,全国人大将会在之后三月举行的全国会议上通过政府高层人事任命……习近平不容许在这个流程中发生任何变卦,一定需要绝对的控制。”

位于东北、人口有4600万的辽宁,过去是苏俄式的国营重工业大省,但近年来已有“生锈省”的别号,经济和政治发展不振,而且是中国今年上半年唯一出现经济收缩的省份,地方政府拥有的企业更是纷纷倒债,而辽宁省之前的省委书记王泯,也因为涉贪而落马。

近年来全国人大一直被诟病是金权具乐部,商人和官员都渴望成为人大代表,因为这个位置可以积聚影响力和发展人脉关系,甚至可以免受警察的拘禁。全国人大3000多个代表,不乏地方政府官员、国企高管和富豪。

张鸣说:“全国人大已经成为高干和高管的具乐部,如果你进不了,你就没办法跟他们勾肩搭背。这是一个身份象征。”

全国人大在中国的宪法地位崇高,但基本上只是中共的一枚橡皮图章,但审视日常工作流程的人大常委会,却逐渐成为一个专业的立法组织。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15日报道:焦点:辽宁贿选案震怒中南海的背后

中国人大常委会召开临时紧急会议是罕有的,上一次是在12年前。

辽宁人大代表贿选案,被中国一些媒体形容为是中国贿选“天字一号”案。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13日亲自主持临时会议处理该案。

“震怒中南海”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随即在次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辽宁拉票贿选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的贿选案,“严重违反党纪国法”、“涉案人数众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触目惊心。”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称,人大紧急会议确定辽宁省的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拉票贿选‘零容忍’的坚定决心。”

据多维新闻网报道,张德江在会上措辞极为严厉,他连用三个“挑战”和两个“底线”来形容贿选事件的严重性,称“这突破了中国共产党执政底线”,挑战了“社会主义法制的权威和尊严”。

张德江的“震怒”是可以理解的。这是自中共建政以来,人大系统第一次在省级层面发现如此大规模的贿选腐败。它也是已经揭露的人大系统腐败案中,涉及人数最多、层次最高的贿选案。

2013年1月27日,在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由619名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出102位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全国人大紧急会议后确认,其中的45人涉嫌透过赠与金钱的手段取得支持票而当选。时隔近4年才案情大白,案件隐藏的时间也是最久的。

中国央视报道说,被撤销人大代表资格的45人中有38人被免除人大常委职务,因此辽宁省人大常委会成员已不足半数,即法定要求的最低人数,辽宁省人大常委 会已不能正常运转。

CCTV的报道还说,省级人大常委会代表不足法定半数,导致无法开会。这在中共建政后尚属首次。由于没有先例,“需要根据宪法和法律精神做出创制性的安排”。

“橡皮图章”的价值

中国的人大常被西方媒体形容为“橡皮图章”,“举手机器”。中国的老百姓对人大选举的实际意义也是心知肚明。“没有真正的选举却存在贿选”,成了中国社交媒体上网民嘲讽调侃的话题。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高级讲师,中国政治分析人士李文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不惜重金贿赂获得人大代表资格,是因为人大代表的身份可以带来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

李文说,这些人大代表到北京开会时,可能是举手机器,橡皮图章。但回到地方上,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是非同小可的,可以在官场上,在生意场上,在社会上,换取可以实际衡量的利益。

据财经网报道,有数十名来自辽宁省的人大代表正在接受调查,部分有实力的企业老板不惜重金贿选,这些企业老板当选后插手司法,甚至以“司法建议书”的形 式干预案件办理。

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也开始有网民“起底”涉嫌拉票贿选的人大代表,指出许多人都是董事长、总经理。

连带效应

辽宁省政坛过去几年来地震不断。就在本月早些时候,新华网报道了辽宁人大原副主任郑玉焯因涉嫌受贿罪、破坏选举罪被立案侦查。

此前,该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省委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省委原书记王珉先后被指控拉票贿选而落马。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高级讲师李文分析说,中国官场买官跑官贿选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决不仅限于辽宁省。只不过这一次辽宁人大代表贿选的规模、涉及的人数实在是惊人,才惊动了中南海。

李文认为,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在中央层面上已经基本告一段落,接下来会更集中在省市地方上的反腐整肃。而且,十九大的筹备已经启动,人事调整会涉及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相信辽宁贿选案的查处还只是个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