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申建康: 西方世界务必警钟长鸣 ——评中共对澳大利亚工党的政治捐款|北京之春

2

2.jpg

人类社会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怖威胁及后冷战时代凸显的极权专制和民主政治这两种制度形态的正面较量。相较于恐怖主义威胁,以中共为代表的极权专制的存在,更是影响全球地缘政治的一股为害深远的破坏力量。

2016年9月号

人类社会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怖威胁及后冷战时代凸显的极权专制和民主政治这两种制度形态的正面较量。相较于恐怖主义威胁,以中共为代表的极权专制的存在,更是影响全球地缘政治的一股为害深远的破坏力量。

对西方民主世界而言,无法对此进行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因为两者皆是人类普世价值观的公敌。而后者的狡猾和对西方的全面渗透将会令西方社会长期吞咽苦果,并危及普世价值体系的巩固和发展。

这次又是《悉尼先驱晨报》,本月二日有图文并茂的报道,透露了中共通过一个查无此人的河北石家庄某中共官方机构,向澳大利亚工党捐出85万澳元政治献金。事实上,这一消息丝毫不令人奇怪,这是中共对西方政界实施全方位渗透的中长期战略的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何谓全方位渗透的中长期战略?以笔者在海外的长期观察看,可以认定目前中共在西方国家采取的是三步走策略。第一,对所在国中文媒体进行席卷式的收买,在宣传领域依旧贼心不死地对所在国的华人进行持续的、变相洗脑的思想灌输和舆论掌控。同时对华人社团通过利诱进行网罗式的收编和操控,使之成为中共使领馆的驯服工具。第二,鼓动和安插所在国的华人投入政党政治,即所谓从政,以便通过他们对所在国施加政治影响力并借此扭曲西方社会的价值认同。第三,利用西方的民主政治渠道,直接用变相贿赂的方式提供政治献金以便达到隐性的干预所在国政策制定的目的。

上述三种手段和中共的大外宣战略结合在一起,正在使中共逐渐收到它欲达到的效果。这个效果就是中共借经济崛起及第三波中国移民大潮,通过洗脑后的愚民在西方世界的扩散,组建变相的第五纵队,美化和歌颂极权政治体制,达到中共当年输出革命惨遭失败而未能达到的那种在全世界扩大其政治殖民版图的目的。

向澳洲工党捐款这则消息前些天已被悉尼的中文微信网站得意洋洋地报道过了,其中还扯出了前些年被澳洲主流媒体揭出过的那个号称可在广州大街上逆向驾驶的某地产商。悉尼某大学那幢新落成的教学楼已以他的名字命名,因为他捐了两千多万澳元。这一亿几千万人民币里头包含了无数广东失地农民的血汗和身价性命,却被用作有政治企图的进入西方主流社会的敲门砖。众所周知,他也是负有中共海外舆论导向使命的亲共中文媒体《澳洲xx报》的老板。

值得引起警惕和关注的是,近几次州一级的地方选举中已多次出现了完全陌生的华人参选者,他们是突如其来的空降兵,却有大笔金钱砸在广告上宣传推广自己。相信当选议员暂时不是他们的目的,在华人社会混个脸熟才是目的。经过一回生,二回熟的欺骗迷惑,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打进政界。而背后谁在操盘,路人皆知。

当前中共和西方各国的交往和搏弈,除了外交和军事的另外一个较易令人忽略的领域,就是中共对西方政界的有计划有步骤的渗透。从人种和文化角度看,这有相当难度,但仗着口袋里有钱了,且西方选举制度中的政党捐款传统所提供的名正言顺的机会,用金钱铺路展开渗透攻势是中共深谋远虑的战略布局。

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党政治有允许政治捐款的传统,从美国开始,中共瞅准了这一机会,在西方政治舞台上寻找代言人。官不打送礼的,只要在制度红线之下,西方政党往往会笑纳。

西方民主政治相当程度上是政客政治,政客政治是一种着眼于短期目标的功利政治,选票是政客政治的重中之重。由于中共的制度架构是与生俱来的腐败构造,故其深谙政客政治的弱点所在。

执政者腐败哪里都有,但西方相对完善的民主政治制度里的监督机制会令腐败者忌惮,使其无法真正存活在公众监督的制度土壤里。而专制制度与腐败同命运共呼吸,其制度本身就是滋生腐败的最大温床。也因此,以行贿方式影响西方政治完全符合中共本质所体现的思维逻辑。

由此可见,政客和政治家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前者是短视的,后者是前瞻的。政客更容易被利用甚至收买。而中共对西方进行的政治渗透针对的全是政客目标,虽能收到短期效益,但长远来说,往往会是竹篮打水。尽管如此,西方社会也必须对之高度重视和警惕。

为何中共对澳洲工党情有独钟?我们可以从澳洲工党源自草根,跟澳洲工会组织本质上是孪生兄弟,群众基础广,煽动民众能力强,大锅饭思想普遍,党内派系林立,党内政变已是其政党文化,加之左翼思想常会主导党的方针等等这些方面找到原因。

近七年前,《坎培拉时报》踢爆中共驻悉尼重量级外交官李×从事间谍活动,收买澳洲工党秘书,获取大量工党高层人事档案情报。以致07年联邦大选及09年州大选,中共内部准确预知谁将胜出及谁将出任要职。并为此订制对策及下药对象。

西方民主政治制度尽管是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但各国均有一个组织是超越党派、只对国家最高利益一一安全负责的,那就是国家安全机构。美国有 FBI、CIA ,澳大利亚有 ASIO 。而 ASIO 在捍卫澳洲国家安全上的高效率工作有目共睹,例子不胜枚举。

澳洲工党面对来路不明的政治捐款(或曰政治献金)按例会笑纳,但逃不过始终在监视的那双眼睛。

不早不晚,偏偏在新南威尔士州3月28日大选前两个月不到,而偏偏又是那份《悉尼先驱晨报》踢爆了这个消息。

人们应该心知肚明这一切的原由。

那批身在自由社会,却站在极权制度无耻拥趸的奴才愚民队伍中者,得意之余有必要为自己及自己在这个国家的子孙后代想一想!

今天,面对中共对西方政界的渗透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境地,西方社会务必对此高度警惕,警钟长鸣!

可以预期,西方民主社会将在未来的局势发展中被迫进行价值观保卫战,并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生死较量!

beijing